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已擴散到全球。專家表示,中共隱瞞疫情,世界衛生組織(WHO)配合中共唱雙簧,疫情禍及全球至少123 個國家,「親共國家成重災區,而反共的台灣防疫表現獲國際讚揚,可見誰親共誰倒楣,其實天意告誡人要反共,抗疫與抗共密不可分」。

中共肺炎中共隱瞞疫情 促世人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受訪表示,武漢疫情去年12月初爆發,由於中共隱瞞疫情,譚德塞又頻繁為中共「護航」,導致各國輕忽中共肺炎的嚴重性,未多做防疫準備全球都遭殃,引發國際媒體及輿論紛紛指責。現在中共還企圖誣陷、把疫情源頭說是美國搞的鬼,「這也讓世人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共產黨就是殘酷、說謊的邪惡流氓組織,現在全球反共潮越來越高漲。」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資料照。(陳柏州/大紀元)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資料照。(陳柏州/大紀元)

高為邦表示,其實世衛從香港的陳馮富珍任秘書長時就開始親共了,現任秘書長譚德塞是非洲小國埃塞俄比亞(又稱埃塞俄比)的前衛生部長、外交部長,中共官媒承認,譚德塞在擔任外交部長期間曾獲得中共130多億美元貸款,世衛已經牢牢被中共控制了,「就連世衛高級顧問艾沃德(Bruce Aylward)率領專家小組到武漢,他竟然說中共做得很好,如果他感染病毒想在中國得到治療」。

他說,除了世衛為中共唱讚歌,中共中宣部推出《大國戰「疫」》吹捧當局有效阻擊疫情的故事,新華社還轉發文章《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完全顛倒是非善惡,沒有人會接受」。

他表示,愛滋病「雞尾酒療法」的發明人何大一也直指,他毫不懷疑中共肺炎起源於中國。中共初期在遏制中共肺炎疫情上由於「缺乏透明度」、「相互推卸責任」導致疫情大規模爆發。

圖為1月28日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在北京受到習近平的接見。(Getty Images)
圖為1月28日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在北京受到習近平的接見。(Getty Images)

「中國是當前疫情最慘重的國家。」高為邦說,親共的國家中意大利受害最慘,人也死最多,歐洲國家也已經淪陷了。「伊朗唯一的朋友是中共,也是很慘。」南韓、日本和台灣都跟大陸鄰近,但韓日都中標,而台灣人在總統大選的表現及政府優異的防疫都顯示抗共的意志;港人反送中運動高達200萬人上街反共,香港疫情也不嚴重,「顯示武漢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抗疫與抗共密不可分」。

此前,世衛一直拒絕宣佈疫情成為全球大流行,在中共再次宣佈向世衛捐款2,000萬美元之後,譚德塞3月12日宣佈中共肺炎疫情已成為全球「大流行」,並預期將進一步擴散。

中華民國副總統陳建仁表示,「太晚了啦」。他說,譚德塞未認真深入了解各國病毒檢驗政策是否已改變,作出錯誤警訊,草率定論致死率變遷,未足以讓世人提高警覺,反而引起不必要恐慌憂慮,「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台灣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9日召開記者會,媒體詢問是否收到世界衛生大會(WHA)5月舉行的會議邀請,他指出,世衛現在都快自身難保了,台灣只能靜心等待,觀察後續疫情發展。如果世衛大會有召開,台灣還是要向世界發聲。對此,高為邦說:「世衛配合中共自己毀了信用,確實是自身難保了,現在沒有人再相信世衛說的話了。」

1971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後,台灣也被迫退出世衛。高為邦說,由於中共打壓台灣不能加入世衛,反而使台灣這次防疫被全世界公認表現最好,「中華民國防疫,國家隊超前部署,1個月就打造了60條口罩機,台灣基本工業很強,這些廠商本來彼此競爭,但大家有國家觀念且為了民眾福祉,很快合作把生產線搞出來,目前台灣製造口罩,單日突破千萬片產量,這也是奇蹟,其實台灣是蠻有前途的」。

中共肺炎疫情擴散全球,台灣防疫表現廣獲國際媒體讚揚。中華民國外交部6日表示,迄今全球國際媒體對台灣的正面報道多達234篇。外交部長吳釗燮日前透露,近期收到許多外交使節聯繫詢問防疫作為,認為台灣的防疫非常成功,也希望他們的政府向台灣學習該如何防疫。

高為邦:中共肺炎蔓延警示全球,親共者應該趕快覺醒了

據美國之音報道,在武漢出生長大的中國90後屠龍(化名)說,一場武漢疫情徹底改變了他按照當局者意願做個順民的想法。要不是自己會翻牆,​​要不是一些海外的朋友告訴他真相,此刻說不定他已經進了焚屍爐。封城的日子裏,他反思了很多:「他們清理北京低端人口時,我跟自己說,我很努力,我不是低端人口,我不會被清理」。
屠龍說:「他們在新疆搞勞改營時,我想我也不是少數民族,我也沒有宗教信仰,我也不會被清理;我很同情香港人的遭遇,但我覺得我也不會去上街,不會抗議,所以也跟我沒關係。這一次事情發生在我的家鄉,我周邊已經有很多人得了病,也有去世的,所以我沒有辦法再忍受下去了。」

對此,高為邦說,聽到屠龍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大家都會想起二戰時希特拉屠殺中的倖存者馬丁·內莫勒(Martin Niemoller)牧師的話:「當納粹逮捕共產黨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當納粹逮捕社會民主人士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人士。當納粹逮捕工會主義者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主義者。當納粹逮捕我時,已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

高為邦強調,屠龍已經覺醒拒絕再沉默,但還有很多人繼續保持沉默,「其實很多事情表面看起來跟你無關,事實上都跟你有關,共產黨存在一樣地影響到你。老天的懲罰,親共者難逃,老天一次次警告親共的危險,再不聽勸不會有好下場。」

他指出,國民黨以前在大陸投共的國軍,在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中,最後一個個都被中共整治掉了,「武漢肺炎(中共肺炎)蔓延警示全球,親共的人應該趕快覺醒了。」

「共產黨大概差不多要完蛋了。」他表示,中共利用網絡防火牆對中國人隱瞞疫情,讓老百姓不知道疫情真相太不人道了,世界自由國家應該協助把中國大陸的網絡防火牆拆掉,要讓中國人民聲音跟全世界直接溝通,還原中共肺炎事實的真相,「唯有解決中共禍害中國人的問題,才能真正解決了世界因共產黨存在跟著倒楣的問題。」

「反共是世界潮流」,高為邦說,共產黨就是邪惡的政黨,它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生存,根本不管老百姓死活。世人也漸漸覺醒認清中共真面目,「從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運動、台灣大選蔡英文總統大勝連任,到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在大陸及世界延燒,全球反共潮持續高漲,習近平也焦頭爛額了。」

他呼籲,四面楚歌的習近平應像戈巴契夫解體蘇聯一樣,就是想辦法結束中共,使中國走向民主,這樣才能保住自己,否則下場很悽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