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湖北黃岡市紅安縣的吳先生,深受病痛折磨,疑患腫瘤。因省內各家醫院收治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患者,已經人滿為患,根本找不到收治醫院。如果找不到醫院,就無法診斷,無法治療,也不能採取措施緩解病情。

湖北省以外醫院,也沒有收治通道,根本就不會收治從湖北出來的人。一旦湖北的人出去把別的省確診數據帶上去了,會成為政治問題,這個地區的領導可能都要下台。

《大紀元》記者電話採訪了吳先生的女兒,了解到吳先生在找不到接收醫院的情況下,只能在家住忍受病痛。

湖北非中共肺炎病人 求醫無門

「我們聯繫了武漢的醫院,我個人去聯繫了,但是都是暫時沒有床位的,有可能過去排隊掛個號,但是掛了號之後,一旦去了武漢,回來之後這邊的社區又不接收了。」

但是「去了之後沒辦法保證那邊收治,那邊都是說慎重去。甚麼方艙醫院這些地方,都不能提供給我們在那裏待,如果不能收治的話,就是跑去掛個號,掛完號之後那邊沒地方住,然後回來的話,因為去了武漢,我們當地社區也不會接收。」

「所有武漢的醫院都說腎病現在沒有床位。沒有確診,大夫說腫瘤可能性大,而且也沒有找出病源到底從哪裏發出來的。說他的肩膀這裏不是原發的,確診不了,也沒有確診單。武漢有些醫院說可以做些腫瘤的放療、化療,但是沒有確診,對方也不收。現在兩難了。」

「(我們)當地是黃岡,黃岡也是重災區,武漢以外就數黃岡了。黃岡市只有一家三甲醫院,沒有床位,我們內部打聽,好像是腫瘤科全科被隔離了。查出有人感染了新冠肺炎(中共肺炎),腫瘤科的醫生全部被隔離了。」

「我們打聽到的,不能收治病人,現在就是想找找看其它的市,就是省內的,武漢是沒有希望了。外省的話也出不去,看看其它的三甲。現在也不知道,只能自己去問。現在能夠出去,但是能不能回來……反正是去武漢他不接收,去別的地方,我現在只要能有地方去,他這個病也不是三兩天就能好。」

「我是打算只要能去治療一段時間,等封城解除以後回來應該問題不大。主要是沒有地方收,我們不怕出去。」

但是「也出不去,外地也沒有醫院會接收的,基本上出不去,都是勸返。」

「附近的省現在我們都打聽過了,安徽啊這些都沒有可接收的醫院,湖北都是勸返的,打聽到的都是這種情況。現在就是跨省資源的這些通道全部都關閉了。」

「外省市的一聽是湖北的,根本就不接收。現在成了政治任務,沒辦法,也不能怪他們。如果湖北的人出去把別的省數據帶上去了,所有的領導可能都要下台。」

「我們是有在醫院做過新冠篩查的,如果有接收醫院,可以證明我們沒有這個東西,但是我們把證明拿給別人看的機會都沒有。」

家屬呼籲:開通跨省轉診的通道

「你們如果可以呼籲的話,幫忙就是說,呼籲一下現在非新冠的病人越來越多了。我們沒有經驗、毫無條件,到處去找醫院聯繫,到處碰壁。很多危重病人越來越多,有這種訴求,希望能夠開通跨省的轉診,別的省都不收湖北的病人,湖北人在外面成了過街老鼠,湖北的車也出不來。」

「我(吳先生的女兒)本身是在上海的,我弟弟、父親是在老家的。我也回不去,他們也出不來。現在上海所有醫院都是只出不進,不收病人。所有的手術能不做就不做,都停在那裏了,醫院也不給掛號。在網上諮詢現在也全都停了。」

「外地的只能是網上掛號,現在也不讓掛了,說一級防控,不要出去。」

「網上掛號,現在上海只允許本地戶籍的人掛號,看看有甚麼毛病,但是基本上重一點兒的,像手術甚麼的都停了,除非是像生孩子這類沒辦法,小毛病能拖的都拖,現在都不做,只出不進。」

「腫瘤,就是疼痛受不了,因為沒有確診,也做不了化療、放療,當地也沒有醫院。當地的條件也很差,腫瘤科的醫生都被調走了,沒有多少醫生留守的。各種設備條件很差,只有一個CT的設備,進一步檢查的設備都沒有,一般都是(將病人)往上級醫院轉。」

「醫療資料全部用到新冠病人上去了,導致新冠以外的病人就無法收治。(我們)呼籲解決這種非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病人的就治,如果省內不能救治的話,開通跨省轉診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