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毒在加拿大攻入總理府,周四,總理杜魯多夫人索菲亞・格里高・杜魯多(Sophie Gregoire Trudeau)確診罹患中共肺炎。總理夫婦雙雙在家自我隔離。

本次疫情在中國重鎮——武漢市爆發後,正值中國新年之際,中共以標榜「大好形勢」為重,以人民生命為次,錯失疫情黃金防控期,導致病毒肆虐全球。在海外,意大利、伊朗、南韓疫情最為嚴重,西班牙、法國等國次之。

按照感染病例的數據分析,以上國家疫情的嚴重程度與其和中共的關係有關,和中共走得越近,疫情越嚴重。在加拿大,疫情總體來說並不嚴重,不過病毒直接攻入了總理府,引發全球關注。

欣賞獨裁?

2013年11月7日晚,時任加拿大反對黨黨魁的杜魯多曾說,他「在一定程度上欣賞中國的基本獨裁」,當時距離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開幕前不到二十四小時。此話一出全球譁然,各媒體爭相報道。

杜魯多慌了陣腳,忙於滅火。他在推特上解釋「我提到中國,是指大國可以迅速解決重大問題」,他強調「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好的國家,我絕不會出賣自由」等。

政治專欄記者安德魯・科因在《國家郵報》的文章認為,杜魯多的話「就是非常……怪異」。但是,杜魯多的話倒不意味著,他會在加拿大實行共產黨式的專政統治。

他認為,杜魯多的錯誤通常在他最想一鳴驚人或顯得深沉時出現,反映出的是他的思考能力和他的名聲之間的鴻溝。

在文章中,科因預測,杜魯多在當選後,會像加拿大人所期望的那樣「抗議中國人權」,但是,會用不引起中共注意的音量。

綏靖政策

自2015年杜魯多當選加拿大總理後,正如科因所預言的,他領導的聯邦自由黨政府一直對中共採取綏靖政策。

2016年9月訪華時,杜魯多宣佈加拿大正式申請加入亞投行,成為首個北美成員。

2018年12月,加拿大按照加美引渡條約的要求逮捕孟晚舟。9天後,中共拘留兩名加拿大人,以販毒罪判另外兩名加拿大人死刑,禁止部份加拿大農副產品出口中國。

杜魯多政府雖然抵制中共施壓,堅持司法獨立,但沒有採取強硬措施。

2019年7月,在野保守黨領袖希爾要求杜魯多,反擊中共當局對加拿大的「霸凌」:立即撤回投放給北京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2.56億美元;立即向世界貿易組織投訴中方針對加拿大進口產品的行為;對來自中國的所有進口產品增加檢查;開始研究對中國產品徵收報復性關稅。

但是,杜魯多政府未改其對中共的綏靖政策。2019年12月,保守黨提議成立了「國會加中關係特別委員會」,全面檢視加拿大與中國的關係。

對華為5G態度曖昧

對於是否允許華為5G進入加拿大,目前還沒有定論。

保守黨強烈要求杜魯多政府禁止華為參與加拿大5G建設,指出華為5G網絡為中共在加拿大搞間諜活動大開方便之門。網絡安全專家擔心,華為5G網絡,方便中共竊取經網絡蒐集的大量加拿大手機用戶使用信息,如手機使用習慣、時間和地點等。

加拿大軍方亦認為,華為5G設備可能會在國際危機期間為中共的間諜活動服務,或會破壞加拿大的關鍵基礎設施。同時,允許華為進入5G網絡可能損害加拿大與美國、澳洲、紐西蘭及英國等五眼夥伴國之間的安全合作及情報共享。

目前,對華為審查的進展,杜魯多政府一直秘不外宣。

接近親共勢力

2016年5月杜魯多曾出席華商主辦的籌款活動,為自由黨籌款。活動有32名客人參加,入場券每人1,500加元。但該活動的參加者引發質疑。

參加者有長江國際商會會長劉萌(Liu Meng),他是中共黨員,他與杜魯多站在一起的照片,被刊登在大陸政府辦的媒體長江網絡上。

參加者還有中國商人張斌(Zhang Bin),他是中共政府的政治顧問,是中共政府在全球推廣活動網絡中的一個重要角色。他在出席這次籌款活動後的數周,與另一人合作,向杜魯多父親「老杜魯多基金會(Pierre Elliott Trudeau Foundation)」和蒙特利爾大學法學院捐贈了100萬加元 。其中5萬用於老杜魯多雕像。

《環球郵報》在2016年10月發表的一篇社論認為,杜魯多知道這種籌款活動不對,但他沒決心採取行動。

開放網的一篇評論文章中認為,杜魯多的親共基因來自其父老杜魯多。文章稱,杜魯多的父親在青年時期熱衷共產主義,他擔任加拿大總理的16年間,一直把橄欖枝伸向中共。1968年老杜魯多當選總理;1970年和北京建交,並把白求恩從中國迎回並樹為國家英雄;1976年台灣運動員被擋在蒙特利爾夏季奧運會的門外,令中國加速進入國際奧委會。

去年年底的一份民調顯示,44%的人表示自由黨表現非常差或有些差,27%的人表示表現一般,另有27%表示自由黨政府的表現非常好。而在2015年杜魯多剛獲得第一次大選勝利時,有60%的加拿大人說自由黨的表現很好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