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侵襲全球超過110國家、感染至少13萬人並奪走至少4900多人的寶貴生命後,世界衛生組織(WHO)終於在2020年3月11日宣佈疫情已成全球「大流行」,並預期將進一步擴散。在所有國家中,感染嚴重的中國和意大利,都採取了「封城」措施。而這兩個國家的封城,有何不同之處?是否能達到防疫效果?

民主國家做不到的「中國式封城」

截至3月13日,意大利境內確診中共肺炎的人數超過1萬5千例,逾1千死,為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

意大利仿傚中國封城,仍無法阻止疫情擴散,迫使意大利總理宣佈自3月10日起,封城範圍擴至全國。

封城、封國,真的有用嗎?前嘉義榮民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崇蘭診所院長蔡宗宏表示,在疫情嚴重的地區,封城是必要的。把區域切成許多小塊較好管理,人群彼此隔開一段時間後,病毒自然難以傳開。

然而,湖北省所採取的封城模式,卻和民主國家所指的封城情況不同:許多地區強硬的封村、封路、封樓,甚至封戶,民眾不能進也不能出;網上曝出大量住家大門被木板釘死或鐵鏈封堵住的照片或影片;局部地區還出現限時斷網、抓人等極端現象。

在沒有民生配套措施下,湖北市民的基本生活受到人性層面的衝擊。許多民眾不是染病而死,而是以其它方式離世。湖北一名16歲腦性麻痺兒在家人遭到強制隔離後,餓死在家中。

更可怕的是「封口」。來自武漢的張尹說,在中國大陸,發任何「疫情敏感信息」都可能被迅速刪貼、封號、警告,甚至求救都會被當成造謠,使大量急需幫助的普通國民或病人無從發聲。「我朋友在網上幫感染中共肺炎的親人發求救訊息,微信被封號。如今,她爺爺已經過世,父親托關係住院,現在在重症監護。」

蔡宗宏形容,中國政府的做法,「很像用個鐵桶把你圍起來,讓人在裏面自生自滅,外面的人不知道你是死是活。」他指出,「這在民主國家,是不可能發生的。只有中共或北韓這種極權國家才有可能辦到。」

中國所採取的封城模式,卻和民主國家所指的封城情況不同。(HECTOR RETAMAL/Getty Images)
中國所採取的封城模式,卻和民主國家所指的封城情況不同。(HECTOR RETAMAL/Getty Images)

相反,意大利由於屬民主國家,採軟性封鎖,以公民自律為基礎,人民的生活仍有一定的自由。意大利政府目前要求全數禁止所有公眾集會,各級學校關閉時間延長至4月3日。除食品店與藥局,全國所有商店,包含酒吧、Pub、餐廳、理髮廳與食堂全數關閉,剩外送到府服務可繼續。

在米蘭生活的台灣人陶品熙於3月11日在臉書介紹意大利的情況,她說,意大利的「封國」像是短期限的限制出境,政府鼓勵大家 「能待在家裏,就待在家裏」,若因故或重大急事需要出城,則必須申請外出單。人民的基本生活也維持不變,可外出工作或購買生活用品,市區內的主要交通運輸工具仍正常運作。

當疫情嚴重至有封城必要時,蔡宗宏指出,除了人民要配合,政府的防疫政策也要全面規劃。他以湖北腦性麻痺兒被活活餓死為例,當父母被隔離,要確保有人為小孩送飯、有人帶小孩上下學,「像打仗要有後備,要有人去照顧人們的生活起居」。

在甚至有封樓必要的情況下,政府還要教導民眾如何做好隔離、用漂白水消毒等措施,而不是封鎖後就一勞永逸。蔡宗宏舉例,住院病人用過的紙尿褲算感染廢棄物,醫院要統一燒掉。台灣當局統一隔離從大陸返台的上百名台商時,廚餘依感染控制高標準處理,排泄物也由環保人員送到指定場所單獨處理。

不透明下難以評估的疫情高峰

當中共肺炎持續在全球多個國家爆發之際,中國的確診病例卻明顯減少。中共衛健委3月12日宣稱,「中國本輪疫情流行高峰已經過去」。

現在局勢似乎發生逆轉,中國反過來要幫其它國家防疫。意大利向中國請求支援,中國外交部發聲明表示,中方願意派出醫療小組赴意協助抗疫,更稱意大利外交與國際合作部長迪馬約 (Luigi Di Maio)說「意國要密切關注和學習中國抗疫的成功經驗」。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也提到,有收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信,表示願意幫助。

中國的封城真的起到效果、國內疫情真的受到控制了嗎?

前台北榮民總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尚文診所感染科醫師鄭元瑜指出,因中國的資訊不透明,有沒有效很難評估。他認為武漢目前的狀況有3種可能性:

1. 疫情還在嚴重階段。

2. 疫情已讓大量人口感染,例如70%,但其中5%~10%已死亡,剩下的人都產生抗體,表面上呈現出醫院病人開始減少的現象。


3. 因嚴格管制小區人口流動,疫情受到一定控制。

鄭元瑜表示,真實情況到底是哪一種,目前無法證明。但如果中國政府的防疫真的有效,就不用如此嚴厲限制言論自由,「因為有效的防疫會自然在社會上得到許多讚揚,可接受公評」。

蔡宗宏認為,對於意大利或其它國家,對疫情應該有超前部署,不應讓它走到封城那一步,「因為醫療能量(有限),一下爆那麼多病例就沒辦法應對」。

蔡宗宏認為,對於意大利或其它國家,對疫情應該有超前部署,不應讓它走到封城那一步。(ANDREAS SOLARO/Getty Images)
蔡宗宏認為,對於意大利或其它國家,對疫情應該有超前部署,不應讓它走到封城那一步。(ANDREAS SOLARO/Getty Images)

包括美國喬治敦大學傳染病專家丹尼爾‧盧西(Daniel Lucey)在內的多位學者推估,中共肺炎可能最早於去年11月至12月初出現,甚至在當時中國專家已知道此病可人傳人,但中共當局直至12月30日因網絡流出有關疫情的紅頭文件,才在隔日發佈第1則疫情通報。期間,多人因「傳謠」被抓捕,因在微信群發表疫情信息、遭當局「訓誡」的醫生李文亮,最後也感染武漢肺炎去世。而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日前接受陸媒採訪、談到發現疫情時被嚴厲警告及封口的專訪文章,也被中共當局全網封殺。

中國政府在國內外都隱瞞消息,WHO亦多次為其防疫政策作保證,要人們別反應過度。但隨著多位國際名人相繼染病,WHO秘書長譚德塞的祖國埃塞俄比也淪陷,出現中共肺炎首例,不禁讓人疑問:疫情還會在全球惡化多久?

台灣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在3月13日記者會上指出,有外國使節代表詢問他疫情何時到達高峰。他直言,目前只有中共和WHO有條件評估中共肺炎疫情何時會到達高峰,但中共說的大家都不相信;而WHO的專家和國際資料最齊全,卻從來都不講話,因此根本無從評估疫情實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