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周四(3月12日)轉發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編譯報道的美國國會聽證影片片段,再次散佈陰謀論說「美軍把(中共肺炎)疫情帶到武漢」,引發國際社會譁然。

《經濟學家》記者加迪・愛潑斯坦(Gad Yepstein)推文回應說,「這名擁有27.2萬追隨者的中共外交官趙立堅在徹底散佈瘋狂言論——美軍可能把(中共肺炎)疫情帶到了武漢。」

他指出:「中國(中共)在社交媒體散佈不實信息的問題正變得越來越嚴重。」愛潑斯坦曾在2月系統撰文分析中共外交部的推特輸出宣傳戰術,周四更是對趙立堅的推特賬戶截圖介紹。

根據趙的過往資料顯示,這名前中共駐巴基斯坦大使在升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之前,就已經是中共外交官中最喜歡在推特平台上對外挑釁的人物。

趙的推特帳戶創建於2010年5月,是所有中共外交人員中擁有個人帳戶中最早的一個。截至2020年3月12日,趙總共發送58,500條推文,平均每天推送16條。

自從趙立堅今年2月被召回北京後,其作為挑釁者的職責之一就是讓更多的中共駐外大使加入發推文。

中共顛倒黑白 妄圖推脫中共肺炎起源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周三出席國會眾議院監督委員會公開聽證,表示有死於流感症狀的美國人在屍檢中被檢測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

這一回答被中共媒體編譯報道後當成美國的軟肋,進行大肆炒作宣傳。

趙周四轉發該影片,並推文說:「美國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個現行。零號病人是甚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甚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趙的推文是想推脫疫情源自中國武漢的事實。美國政治網站Axios周三就撰文提醒說,「我們瞥見了中國(中共)如何用其強大的宣傳手段掩蓋真相,並改變國外報道的手法,這些跟它在中國國內的做法一樣。」

中共最拿手的就是篡改歷史和掩蓋真相。報道總結了中共當局正在推動的兩個偽命題,第一個就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起源不是中國;第二個則是中共為世界贏得了應對疫情的時間。

網傳「武漢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涉及宣傳直達綱要問答」的通知貌似對中共網絡五毛和自媒體等作出方向性指導。(網絡圖片)
網傳「武漢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涉及宣傳直達綱要問答」的通知貌似對中共網絡五毛和自媒體等作出方向性指導。(網絡圖片)

對比中國國內的動靜,反能幫助外界洞悉中共在海外的小動作。近期,網絡上傳出的中共內部對網絡五毛和自媒體的指導性文件「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期間涉及宣傳直達綱要問答」的通知,其中一則就是「如果美國沒有爆發(中共肺炎)疫情,應該如何應對,文件的煽動方向為『應著力宣傳(中共肺炎)病毒是美國對華人開展生物戰,但只能讓紅色自媒體去實施』」。

整個答案可謂「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中共的輿論指導性文件可濃縮為一點,美國未必比中共強,為維護中共體制痲痺人。

而趙立堅更早在3月4日的記者會上就引導了一次這樣的輿論。他說,個別外國媒體稱新冠病毒是「中國(中共)病毒」是「企圖讓中國(中共)背上製造疫情災害的黑鍋,完全是別有用心」,中方對此堅決反對。

同日,官媒新華社轉發自媒體文章《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以及《聽,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合唱》,正式進入中共輿情控制第四部曲的全面倒戈篇。前三部份別是喪事喜辦、美國陰謀、「中國又贏了」。

貶損他國和稀泥 中共高層罕見策劃的反攻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信息學院的教授肖強告訴《華盛頓郵報》,恰好就在中共及其領導人因隱瞞中共肺炎疫情、形象遭到嚴重貶損之際,中國國內社交媒體就準確及時地充斥反美言論「絕非偶然」。

「這不只是一些不實信息或官方敘述,這是中國(中共)政府通過各種渠道精心策劃的全面運動,罕見的(高層)策劃。這是反攻。」他說。

2月3日,中共最高的權力機構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其中之一就是討論在中共肺炎疫情期間如何進行宣傳教育和輿論引導。

根據中共機關雜誌《求是》罕見刊登的全文,中共高層一致認為,中共官員們必須「講好中國抗擊(中共肺炎)疫情的故事」。而作為回應,中共外交官快速轉向他們數年來一直在迴避的社交媒介——推特。

經濟學家的愛潑斯坦說,「雖然推特在中國受到封鎖,但在中共試圖在全球範圍內放大聲音時,推特正在迅速成為共產黨青睞的工具。」

自從中共領導人鼓勵對外「講好中國故事」後,越來越多的中共外交人員公開使用推特平台、傳播中國(中共)聲音。(Bethany Clarke/AFP/Getty Images)
自從中共領導人鼓勵對外「講好中國故事」後,越來越多的中共外交人員公開使用推特平台、傳播中國(中共)聲音。(Bethany Clarke/AFP/Getty Images)

法國巴黎東部大學在讀博士生、DICEN-IDF實驗室學者黃昭(Zhao Alexandre HUANG)以及美國路易安納州立大學王瑞(Rui Wang)的研究發現,截至2018年12月18日,有14個中國(中共)駐外使領館或使館官員正式開通推特(Twitter)帳號。但到現在這一數字已增至八十多個。

這些中共外交官員的推特帳號被用來宣傳中國醫護人員的英雄事跡,以及傳達西方領導人對中國的​​支持信息。

他們有時故意推文挑釁人、達到脅迫的目的。2月16日,中共駐印度加爾各答總領事查立友(Zha Liyou)在推文中指,對那些批評中共處理中共病毒疫情的人士,「你說話的方式看起來就像是病毒的一部份,那麼你將像病毒一樣被消滅」。

過去,中共外交官很少出現這種自發的點名謾罵或主動出擊。但這些年,中共高層一直在鼓勵外交官為增強中國的「話語權」做出更大的努力。

《經濟學家》問這些中共外交官為甚麼轉向在推特發言時,中共駐奧地利大使李曉駟回答:「習近平主席要求中國(中共)外交官講好中國故事,並呈現中國的真實、多維和全貌」。

中共對美的宣傳離間計難奏效

觀察人士表示,中共外交官的個人推特帳戶近期看上去更具對抗性,並在引發更多有爭議的話題。

但自從中共領導人鼓勵「講好中國故事」後,觀察人士表示,有越來越多的中共外交人員出來使用推特平台、傳播中國(中共)聲音。

西交利物浦大學文化外交專家亞歷山德拉・卡佩萊蒂(Alessandra Cappelletti)告訴英國《衛報》(the Guardian),「這是它們(中共)開始玩的遊戲……是它們算計過,才準備這麼做的事。」

「(啟用推特帳戶)背後的目的是讓中國(中共)被外國受眾看起來更熟悉、更友好,更平易近人,更直接接觸。」她說,「當(中共外交人員)進行個體發言時,很容易讓人覺得它沒有被經過審查,也因為它是個體發言,也更容易認為它更可靠。」

卡佩萊蒂認為,趙立堅最近的推文雖然很失敗,但中共卻認為這具有戰略意義,可用於突出北京在台灣或新疆等國際監督問題上的立場。

而其他中共外交官的推文也印證了這一點,他們給出的都是中共官方的觀點,只是借用了社交媒體這種媒介。

中共的外交推特帳戶最喜歡用的標籤包括:#China(中國),#BelndndRoad(一帶一路)和#Xijinping(習近平)。

他們大多數推文都是轉發中國國內官方媒體海外推特帳戶刊發的新聞報道。新華社是中共外交官最多轉發的信息帳戶來源,其次是《人民日報》和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共中央電視台國際部)。

中共媒體作為中共政府的喉舌,反映的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共政府的思想;它們的文章也都是中共審查制度和自我審查的結果。

在西方人眼中,中共外交機構及外交人員旗幟鮮明的、同一種的聲音,卻恰恰讓人看到,中共外交管理體系的高度集中化以及言論不自由程度。

西方網民嘲諷趙的推文說:「太好笑了,我現在才知道中國(中共)是最透明的政府,所以他們才封鎖推特、臉書和whatsapp。」

還有一名西方網民回覆趙說:「你們的宣傳可能會對那些輕信你們、被你們控制思想的中國公民起作用,但對其他人沒有用。中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是中國製造的。」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三晚發表的全國講話,第一句就點出武漢肺炎來自中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同日批評說,因為中共當局應對不利,才浪費掉世界最關鍵的2個月應對時間。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也認為,北京使的這招宣傳離間計策不可能奏效,因為美國政府是透明操作的,即使存在問題,也能有效洞悉問題所在去處理,不會像中共堵上「吹哨人」及「發哨人」的嘴。

「中共以為通過渲染美國政府治理疫情不力,它就越容易讓國內民眾盲從輕信它說的,相信它做的是對的。」朱明說。「但是,武漢病毒(中共病毒)就是針對共產黨去的,它能用紙包住火嗎?只會惹火燒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