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在中國爆發,並在全球蔓延。在中共處理疫情的過程中充滿著謊言和編織的故事。而武漢肺炎病毒正在向人們展示相信謊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美國著名科學作家撰文揭示在武漢肺炎傳播時,中共不斷編織出的八個故事,正在導致一場危及全球的災難。

加勒特(Laurie Garrett)是前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也是曾獲得普立茲獎的科學作家。2月15日,《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站發表了她撰寫的一篇文章。加勒特在文章中認為,從武漢肺炎病毒開始傳播以來,中共不斷變換說法,除了讓中國人民付出慘痛生命代價外,也讓世界在盲目的猜測中等待瘟疫降臨。

加勒特指出,武漢肺炎病毒的流行已經到了關鍵時刻。接下來中共領導人採取的措施對抵抗病毒的效果,以及病毒是否會在國際上傳播,成為真正的全球大流行病都會產生影響。雖然世界衛生組織和世界各地科學家起初曾稱認為和SARS相比,中共此次信息相對透明,但現在世界看到,中共其實一直在掩蓋、說謊和壓制,在不斷失誤的情況下,未能阻止病毒傳播,反而煽風點火可能助長疫情。

文章寫道,中共正面臨著國際的指責和國內的動盪,其政權正面臨著自六四以來最大的生存危機。

中共不斷編故事

可信度正在減弱

加勒特表示,中共的政治危機正在促使全球關注中共政府所發佈的疫情數據可靠性。自12月30日首次公佈這一新病毒以來,出於國內政治目的,中共編織了一系列故事,讓官方公佈的病例和死亡人數與這些故事保持一致。與此同時,國際衛生界、學術統計人員和傳染病分析人員,都試圖從可疑的中共官方日常統計中,推斷出冠狀病毒對世界其它地區可能帶來的危險程度。

這種故事編織有一條底線,那就是信任。加勒特指出,對中共政府的信任在中國國內似乎正在減弱,並且在世界公共衛生界也在日益瓦解。然而,除非政府和人民之間的信任紐帶能夠在抗疫的悲痛、混亂、激動和醫療挑戰中倖存下來,否則就無法戰勝這場瘟疫。中共政府在疏忽大意下破壞了這條紐帶,這也許是無法彌補的。

以下是在武漢肺炎爆發以來,中共編織的八個謊言故事。

故事一:當地海鮮市場傳出病毒 不是沙士(SARS)

在12月上旬至1月19日之間,來自武漢疾控中心的主要故事是,與武漢當地的海鮮市場有關的很少一部份人感染了一種新病毒,導致一些人因肺炎住院。不論疾病的起因是甚麼,該疾病不是沙士,或類似沙士的疾病。所有發佈的數據都非常符合這個故事。於是任何像李文亮醫生一樣,傳播或公佈事實的人都受到了壓制。

在武漢工作的李文亮醫生在12月30日通過社交媒體聊天室告訴同學,他在去年12月收治了貌似沙士的病人。幾天後,由於所謂的造謠罪,李醫生和其他七名醫生被帶到公安局,被迫簽署了一份承認「散播謠言」的文件。幾天來,武漢當局一直試圖遏制李文亮的聲音,即使他因救治病人而感染了這種病毒,並被限制在重症監護病房內時同樣如此。2月6日,這位曾經健壯的34歲醫師去世,他的離世引發了空前的悲痛和憤怒,民眾譴責政府掩蓋。

故事二: 病毒不會人傳人

疫情得到控制

在除夕正式宣佈新病毒後,第二個故事開始流行,該故事為關閉海鮮市場辯護,並稱已有效阻止了病毒的傳播,因為沒有證據表明該病毒可以在人際傳播。兩個星期內官方病例數幾乎沒有變化,甚至減少到41例。而中共當局向中國人民傳達的信息是:沒有甚麼可擔心的,當地警察和衛生官員已經阻止了一場疫情的爆發,工作做得很好。世衛組織接受了這個故事情節。

在這重要的兩周中,對海鮮市場的積極控制可能已阻止那裏的疫情爆發,然而武漢肺炎病毒至少從12月中旬起就完全獨立於海鮮市場而傳播。在整個12月和1月初,武漢大約有一半的武漢肺炎病毒病例與海鮮市場無關,並且傳播規模每周增加一倍。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估計,到1月12日,武漢已有1,723人被感染。

隨著國際社會的日益焦慮,中共控制疫情的故事受到懷疑,並且病毒人傳人的證據變得不可否認,中共採取了釋放信息的措施。

故事三:

借鑑SARS應對手法 封城封路

毫不奇怪,中共官方的故事突然有了變化,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數的統計也隨之出現變化,到1月19日感染病例翻了四倍。新故事不再提及海鮮市場,武漢的領導人互相指責,並將先前的故事和1,100萬人口的城市大部份地區一道進行封鎖。

但是隨著中國新年假期的臨近,以及對隔離的日益擔憂,數以百萬計的武漢人棄城而去,去了中國各地的村落和其它城市,許多人不知不覺中就攜帶了這種病毒。

中共政府借鑑其2003年的SARS劇本,將整個國家置於一系列封鎖之下。武漢在物理上被封鎖,同時由於持不同意見和批評的聲音也將越來越多,所以在虛擬的世界裏也被封鎖。中共政府不鼓勵中國新年旅行,假期在全國範圍內延長,以儘量減少病毒在學校和工作場所的傳播;在湖北省及周邊地區,約有1億人被鼓勵待在自己的公寓和房屋中,以進行自我隔離。

香港大學的病毒學家管軼警告說,封鎖策略可能會失敗,而且肯定會爆發更大的疫情。他說:「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也就是說,將有超過8,000死亡病例。

從科學上講,封鎖策略基於一個關鍵的假設:只有在病源發燒的情況下,病毒才能從一個人傳播到另一個人。因此,中共在全國各地,沿高速公路、在大型建築物的入口、在所有中轉站都建立了體溫檢查站,甚至是在武漢以外數百哩的城市街道巡邏的警察也可進行體溫檢查。火車、飛機、公共汽車和高速公路被完全關閉。通過識別中國每一個發燒的人,並將其隔離,該病毒將不再傳播,並很快結束疫情。

但是到2月3日,有證據表明,沒有發燒,只有輕度感染冠狀病毒的人也可以將病毒傳播給其他人。一個人可能感染另外兩個,甚至四個人。該病毒不僅可以通過咳嗽、唾液或鼻液傳播,而且可以通過糞便傳染。更糟糕的是,這種輕微症狀具有傳染性的潛伏期可能會非常長,達到24天。

突然,冠狀病毒看起來並不像SARS了,SARS的潛伏期只有三天左右,並且只有發燒病人才能感染他人。新病毒看起來更像是流感,可以通過握手或共享空間區域從無症狀的個人傳播到另一個人。但是即使那樣,這樣的類比還是失敗了,因為很少有人會在感染流感後24小時以上毫無症狀,更不用說24天了。(待續)◇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20.2月號/第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