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崑山的台資企業達鑫電子在3月7日對員工以及供應商發出公司解散的公告,恐衝擊上百名員工生計。本台嘗試聯繫達鑫電子,不過,公司電話已經是空號。學者認為,從中美貿易戰之後台商為求分散風險已開始轉移中國市場,如今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只是加速撤離的腳步。學者悲觀預估,中國今年GDP「保五」都很困難。

位於崑山的達鑫電子公告寫著,「本公司近幾年持續虧損,所租賃廠房已被出租方收回,目前已無法經營宣佈解散,與員工勞動合同於2020年3月7日終止。」

有網友在「模切之家」網站貼上一張達鑫電子崑山廠人去樓空的照片,上面寫著,「老闆假借(中共肺炎)疫情放假,實則關廠跑路,誰來維護一百多名員工的權益,請給員工一個說法。」

當本台循著官網試圖與達鑫電子公司方接觸,不過,公司的電話已經斷話。當本台來到達鑫電子登記在台北內湖總公司的辦公大樓地址,保全人員反映,公司已經搬離多年。

根據達鑫電子官網介紹,達鑫專營電子產品行業OEM/ODM業務。產品包括各種電子產品、模塊或成品。客戶包括國內外仁寶技術、TDK,Besta、IAC、桓磁鐵、銳氣、聖馬丁、歡新集團、華碩、飛利浦。

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接受本台訪問時分析,現在在中國大陸營運的成本本來就比較高,包括用人成本、水、電、油都是比台灣還有其它地方高,特別是「五險一金」繳得也比較多。從中美貿易戰到中共肺炎疫情都加速廠商撤離的腳步。

賀江兵說:「它這個一直沒停止過,一直都在轉移,不是從這時候開始,從貿易戰開始它已經在匯錢,在2018年就開始、這個(中共肺炎疫情)可能會加速。長期主要是看不僅是台資、外資都在遷移。因為這個疫情比貿易戰還直接、影響還大。他知道產量集中在一個地方是不安全,就像投資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裏面,風險很大一樣,會轉移到很多地方分散。」

世新大學經濟學系助理教授陳建良接受本台訪問時也認為,如果廠商擔心中共肺炎疫情以後再發生,他可能會去分散風險,包括中美貿易也都有風險。最重要的是,台商會猶豫要不要把中國大陸當成他的內需市場。

陳建良說:「因為一個廠商的決策,他要設在哪裏,除了成本、是否是就近的運輸,或是跟著供應鏈走以外,他當然也會考慮到一些風險。如果廠商發現有再次發生的風險的話,他會考慮不要把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

台灣的經濟部6日曾召開台商回台審查會議,當時經濟部長沈榮津受訪表示,中國大陸延後開工,人流和物流現受到管制,幸好台灣產業供應鏈過年前有擴大備料,預計能撐到10日,不過之後是否會有影響要看中共肺炎疫情變化狀況。沈榮津並指出,許多台商回應,因為之前的中美貿易戰已經影響到生計,許多廠商把產能轉移到東南亞,「還好有先轉移,否則現在會更慘」。

經濟部政務次長王美花也提到,中共肺炎疫情使台商印象太深刻,生產基地勢必加速轉移,包括考慮加快回台投資腳步,或產能移到東南亞,以分散風險。因台商何時開工、開工後又有多少工人上崗,都存有很大不確定性,會影響到台商供應鏈,甚至全球供應鏈。針對不確定風險觀察,製造業受到衝擊遠比零售業嚴重。

中國「保六」靠內需 中共肺炎疫情衝擊效應今年「保五」難

陳建良認為,從中共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對中國的內需會有相當的影響,遭波及的包括觀光、運輸等。過去中國GDP能「保六」有很大一部份是靠內需跟對內的投資,這一次恐怕會衝擊它的內需。中共肺炎疫情結束復工後,還得觀察「投資額」,是不是廠商、外商繼續投資的問題。所以今年要「保六」是很困難,他悲觀預測,連「保五」都要很努力。

陳建良說:「所以為甚麼習近平很擔心要趕快復工。還有一個問題,現在房價很高,所以老百姓可支配所得,很多都拿去還貸款,所以它本身的消費能力,本來就有點限縮。加上這次的(中共肺炎)疫情,民間消費需求減少。」

提到中國今年經濟是不是面臨「保五」保衛戰,賀江兵連說「很難,很難!」按照按照官方的數據都很難,起碼第一季都不會,第二季看情況。「現在不是『保五』、不『保五』的問題。像現在二月份一整個月活動都減少,你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跟50(榮枯指標)差10幾(35.7)個百分點,製造業跟服務業都不行。」

賀江冰指出,農村老百姓沒有保障,連病都不能病,更何況要死,讓他抱著生命危險去打工,他是少掙點錢好,還是保命好,所以他們並不急著上工!目前中國的復工是帶著恐懼的心態復工,第一個是無法全部復工;第二是他心裏緊張,並且還做好防護,復工的效率肯定也不會高。他舉蘋果為例,不能因為一個地方發生情況,他的全球供應就斷貨,這對國際跨國公司是很現實的問題,所以會實施大面積轉移。

(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