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一篇署名任志強的文章,針對習近平召開17萬黨官抗疫大會上的講話,提出一連串質問,被認為剝光了習身上的「皇帝新裝」。而這篇文章已被證實出自於背景深厚的「任大炮」之手。有分析認為,此文釋放出中南海空前激烈的內鬥信號,習近平將有大麻煩。

針對急劇擴散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習近平2月23日召開全國電視電話會議,中共縣團級以上17萬多人參加會議。學者認為,此次會議習近平講話的重點在於肯定近期疫情防控的成績,並推動一些地區「復工復產」。

對此,一篇題為〈剝光了衣服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的文章,近期引爆輿論熱潮。

這篇署名任志強的文章雖然全文隻字未提習的名字,卻再清楚不過的將矛頭指向習近平,甚至不留餘地的炮轟習在17萬人大會上的講話,並直言這就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

文章稱:儘管高舉一塊又一塊的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現實,但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和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文章說,這次17萬人大會上人們沒有看到有批評的意見,沒有對事實真相的追究與披露,沒有查清疫情暴發的原因,更沒有人檢討責任和承擔責任。卻只有表揚和功勞。

文章對習當局的疫情防控提出一連串的質問:為甚麼沒及時公佈信息?為甚麼1月1日中央電視台報道追究8名「謠言者」?為甚麼會有1月3日的訓誡?為甚麼1月3日卻對美國通報疫情?為甚麼不向大眾公佈1月7日之前已發生的各種疫情危機?為甚麼1月7日的批示至今不向社會公佈?為甚麼1月7日之後還召開各種聚集性的全國大會?

文章說,這次17萬人大會上,當局對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決策的「遮羞式的宣傳,大約只能欺騙那些願意被你欺騙的人,卻無法欺騙那些只相信事實與真相的人」。無論宣傳目前的防控取得了多大的成績,都無法挽回「那些失去了的生命和失去了歡樂的節日,失去了親人的破碎家庭」。

任志強說,皇帝可以騙自己是穿了衣服了,但連孩子們都知道皇帝是光著屁股的。壽西斯古以為人民仍然會相信他的謊言欺騙時,卻不知道船已調頭了!

任志強與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交往甚密。(影片截圖)
任志強與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交往甚密。(影片截圖)

文章說,這次「國難」中可以看到的現實是,黨在維護黨的利益,官在維護官的利益,君則只是在維護一尊的核心地位與利益。正是這種體制造成了,只聽君命而不顧民情的情況。

此時所有人並非站在一條船上,各自嚴守著各自的利益,卻將一國之民拋棄於後。

文章最後說,某主席在17萬黨員大會訓話,都是在用各種謊言來當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事實。在試圖證明自己的英明偉大時,卻已將自己置於無法自圓其說的困境之中。

對於上述文章,美國中文媒體新高地9日在官方推特說,「經再三求證,這篇文章的確是任本人親筆所寫」,「像這種涉及高層內部鬥爭的文章,若是他人偽造,不僅任本人會第一時間出來聲明,而且中共官媒也會及時出面避謠。」

推文認為,這篇文章已在中共官場引起巨大轟動,習近平有大麻煩。

習近平3月10日到疫區考察,央視的配圖竟然是一個高大的黑色「墓碑」。(合成圖片)
習近平3月10日到疫區考察,央視的配圖竟然是一個高大的黑色「墓碑」。(合成圖片)

現年69歲的任志強是山東萊州人,父親任泉生曾任中國大陸商業部副部長。任志強是中共黨員,北京市政協委員。曾任華遠集團總裁、新華人壽保險公司董事。

任志強與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交往甚密,因此任志強的檄文,被認為與許章潤、鄭也夫等學者批評習近平的性質完全不同。

任志強是中共「紅二代」,既得利益者,而且是王岐山的密友,因此,任此時發文批習,屬於中共內部反習,說明習原陣營進一步分裂,再加上文章用詞毫不留餘地,顯然中南海各派繫在為最後的生死一搏作準備。

而任志強批習,無疑也代表了許多黨內人士的聲音,他的吶喊必然會產生應者如雲的效應。對中共來說,目前已到了真正的內憂外患日暮窮途。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在題為「中共內鬥激烈即將垮台的十大跡象」一文中說,一場大瘟疫,將中共的各種深層問題全部暴露出來,中共在國際上空前未有的孤立,國內民怨像火山一樣即將噴發。#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