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全球擴散,多個疫情嚴重的國家,也都是在政治、經濟上,與中共深度融合的國家,專家指出,這背後有深層原因。

武漢肺炎,除中國大陸外,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依次為南韓、意大利、伊朗。專家指出,這些國家與中共的深度融合,間接造成其防疫工作的缺失。

「由於這些國家與中國高度融合,所以某個程度令它們幾乎不設防。」中國境外,疫情最嚴重的南韓,總統文在寅秉持親中共理念,疫情爆發後,拒絕全面關閉中國旅客入境,引發南韓民眾不滿。146萬人湧入青瓦台官網,聯名要求彈劾文在寅。請願書寫道「看著文總統應對本次疫情,彷彿看到的是中國國家主席,而不是南韓總統。」批評文在寅縱容疫情輸入南韓擴散。

3月7日,原《產經新聞》駐華盛頓特派員古森義久在日媒JBpress發表題為「南韓跌入中國和世衛的泥潭慘劇」文章,文中指,武漢肺炎蔓延世界,南韓之所以成為繼中國之外感染最嚴重的國家,除了新教團體的傳染外,主要原因是南韓政府屈尊北京政府的結果,其過程中,偏袒北京的世衛組織的作用也「功不可沒」。

古森義久表示,疫情開始擴散的初期,文在寅政府試圖限制來自中國的入境者,但是中共駐韓大使邢海明向南韓政府提出抗議,並引述世衛組織當時勸誡各國「不應該限制來自中國的出入境,因為疫情還沒有發展到那種地步」,以此向文在寅政府施壓,最終南韓屈服於中共。

古森還意味深長地表示,現在反過來,中共對南韓實施出入境管制,真是個奇異的笑話。

境外疫情第二嚴重的意大利,是七大工業國中,第一個加入中共一帶一路的國家,更和中共互派警力到對方國家街頭巡邏,使中共的武裝力量得以首次登陸歐洲。

媒體報道指出,意大利親近中共的原因之一是,意大利經濟走弱,急於將奢侈品等產品賣入中國。而同樣的經濟考慮,也為防疫埋下隱患。法廣引述消息指出,意大利時尚品牌大多由溫州移民加工,而溫州是中國境內武漢肺炎第二大疫區,部份移民把疫情帶回意大利;但意大利為避免外界得知「意大利製造」其實出自中國移民的工廠,因此迴避討論感染源。

境外疫情第三嚴重的伊朗,2016年與中共建立長期戰略夥伴關係,長期依賴從中共進口各種禁運物資,並向中國出口石油賺取外匯等。為此伊朗儘可能與中共保持密切關係,在疫情爆發之際,仍放鬆了對華通航禁令,伊朗航班截至2月底仍往返中國的四個城市,《德國之聲》指出,顯然伊朗為了維持與中共的關係,使新冠病毒進入伊朗。

時事評論員橫河表示:「目前疫情慘重的國家,大多和中共過從甚密。在這些國家的決策上面,(對中共)政治上和經濟上的需要,超出了對疫情的控制的需要。也有的是因為對中共的謠言的認識不清,或者是有意的選擇視而不見。」

與此相反的案例是台灣。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1月底曾預測,台灣將成為中國大陸以外,疫情擴散風險第二嚴重的國家。但台灣政府1月底就啟動登機檢疫,2月初發佈嚴格入境禁令,目前台灣只有47例確診,疫情防控相當有效。

橫河:「這些措施早於所有其他的國家,這也是因為台灣對中共有清醒的認識。台灣可能是唯一的一個國家從2003的SARS當中吸取了教訓,從而做了充份準備,而且這次用上了的。因為被世衛組織排斥,台灣就只能依靠自己,所以他也就不會受世衛組織的誤導,當然也就不會相信中共的宣傳和數據。那麼這些呢,都確保了台灣所有的資源,都能夠及時地用於抗疫情。台灣經驗告訴世界,只有認清中共,遠離中共,才是抗疫情的根本。也就是說自助者天助之。」

《產經新聞》亦發表文章讚賞港台防疫有效,值得日本學習。報道稱,港台成功的關鍵要點是快速與大陸做切割,並指其背後的基礎是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台灣的大選,使市民對中共產生排斥、厭惡,武漢肺炎爆發後,港台市民更加感受到來自大陸的威脅,具備與大陸切割的基礎。

疫情引起全球多層面思考,在全球化時代,如何避免一國的錯誤決策波及全球,考驗各國的政治智慧與決斷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