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留美武漢女博士羅碧雅(Pia Luo)接受《大紀元》採訪,含淚表示她剛剛得知,自己母校武漢大學的一個小師妹在上個月底因患新冠肺炎去世。她將國內傳過來的師妹的遺書整理出來,掛到了她剛剛建立的一個網站上,並放到了置頂位置:https://pucho.com/pialuo/

她的師妹今年剛剛31歲,是一位貴州貧困大山中走出來的貧困生,曾是貴州省理科狀元,被公費派往英國牛津大學攻讀碩士學位,因懷念家鄉回到武漢大學讀博士,今年應該博士畢業,然而卻患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而離世,留下遺書。讓羅碧雅悲憤不已。

羅碧雅在前言中寫道:「必須讓武漢人民受到的苦難放到全世界人民都能看到的地方,為了讓地球上的物種受到警示,這個災難降臨人間時的痛苦!因為它所到之處,無數人死亡,精神崩潰,無數絕望!我說的全是實情。……不能讓武漢人的血白流!」

以下是這位去世不久的高材生的遺書全文:

我是一位武大在讀博士生,再差幾個月通過論文答辯後,我就要畢業了,去實現我所有的夢想和許諾啦! 這個中國新年假期我沒有準備回家,學業到了關鍵時刻,父母親都能理解我。快過年了我已習以為常,在外邊因為學習經常不過假期,也沒有過節的習慣了。自從十八歲考入武大已經十二個年頭了,從來沒有上過一次街,買過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是二姐從貴陽將她己穿過時的衣服寄給我,反正凍不著就行。公仔麵和食堂的飯吃飽就行,我從來沒有一個男女朋友,同學們在背後給我送了個冷面觀音的綽號,管它了,我一直在學習,圖書館的阿姨給了我一把鑰匙,她要回家,讓我替她鎖門。

快過年了,這幾天渾身疼,無力,咳嗽。以為感冒了校醫給了些藥,我就這麼滿不在乎地有一頓無一頓地吃藥,還堅持著學習,有時候就是通宵。越來越不行了,被送進醫院,心裏想就是個感冒嘛!邊治療邊學習還甚麼都沒有意識到。

直到後來隔離了,醫院醫務人員全副武裝,防護隔離服,面罩全部帶上了,彷彿大兵壓境,我才心裏有了陰影。死亡在偷偷地向我走來。 我是個貴州貧困大山中走出來的貧困生。高中畢業時我獲得貴州省理科狀元,以715高分被錄取到武大就讀,家庭困難,全家為了我上學,老爸賣了家裏唯一的一頭水牛,二姐過早許配給別人送來八千元的彩禮錢,在深圳打工的大姐四年沒有回過家。我是祖輩幾代人都沒有過的第一位高材生。

我入學後一直懷著一顆報恩的心,不知疲倦地學習,全額享受獎學金,還得到社會一些不知名恩人們的資助,大三時因為我的成績全校第一,全國還排名榜首,被公費派往英國牛律大學攻讀碩士學位,拜讀在世界頂級恩師實驗室,攻讀研究人類生命專業,畢業後我懷著一顆報效祖國,報答養育父母親,回到了我的母校武大。

博士生導師的論文再有幾個月就要通過了。雖然英國的恩師一直挽留我在國外發展,但我還是執意要回國,報效我親愛的祖國和生我養我的父母。

現在屬於我的時間不多了。雖然病房醫務人員叔叔阿姨們在不斷地鼓勵我,我心裏明白,無情的病魔要從這個世界上把我掠走。我從來沒有像這個時候看到每一個人這樣親切。遠方的父母,還以為她的不孝之女在不倦地學習,她們還在做著博士榮耀的美夢!我欠你們的太多了,還指望回到大山裏給那些貪婪渴望知識的孩子們上一堂課呢,還有多少個來不及報答並不知名的叔叔阿姨們對我資助。

我對不起你,我三十一歲的老處女深愛在心底的那個他!我連一個吻都沒有來得及留給你,但你如果是我深愛的人,你是個男子漢的話,可不能忘記我倆在寧靜的海灣、夕陽的餘暉下互訂的那個信誓!無論學業何時完成,都要回來報效祖國!

我就要邁過奈何橋到所謂的天堂去了!我頓覺生命的珍貴!多麼懷念渴望生活!短暫的三十年!我自愧怨恨我自己!我欠世界的太多了!父親還在無休止地勞動,一輩子沒有享過一天福!母親一輩子沒出過大山,我還應承你,我畢業後帶你去祖國的各地、遙遠的大世界各地去旅遊!

我的二位姐姐姐夫們我對不住你們!你們替我照顧好爸媽!二姐,我銀行卡裏還有幾萬元錢,卡號是我的生日!把三萬錢給我的那沒有來得及愛的人寄去,那是他寄給我的,我一直沒有用,我不想欠他的情,還欠他的錢。地址在我的日記本裏!剩下的給父母算我對他老人家的孝順錢吧!大海彼岸的人,你可能還在做屬於我倆的夢!

我走了,不要為我傷心,不要讓我小看你!要做個好男兒立志在四方,奮力拚搏,永遠是我心中的那個你!你會做出舉世矚目的成就!記住不要忘記告訴我和你分享,我已把手機漫遊過去了!對了差點忘了一件大事!

我的畢業論文還有二個章節,就結尾了,我倆學的是一個專業,只有你才能替我完成!如果能夠通過舉行畢業典禮時,讓我二姐來替我參加,我倆是孿生姐妹。我就要走了,請你允許我,替我向我末見過面的公公婆婆問個好!或者就不要提,別讓世界上又多了個牽掛我的人!

深愛你,我真對不起你!要知道是這樣,我們也能早結婚,不對,那我才鑄下彌天大罪了,那個小生命才讓我扯心掛肚了死不閉目啦。

別了!親愛的!活著真好!祖國太可愛了!報效祖國!孝順父母!大愛無疆!別了武大!中國必勝!

一個遠去天堂的弱女子

二月二十日日於武漢

(姜某某,女三十一歲,武漢大學就讀博士生,於二十四日凌晨四時去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