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中共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會議上部署,要對市民開展感恩教育,「感恩總書記、感恩共產黨,聽黨話、跟黨走……」。這一消息第二天被《長江日報》等黨媒報道後,大陸網民萬炮齊發,將王忠林罵的狗血噴頭。

民眾的憤怒嚇壞了中共。3月7日,中共文宣部門下令:「今天長江日報的『感恩教育』報道引發的輿情非常洶湧,輿情反應熱度與某醫生去世引發的輿情相似。經與省、市領導溝通,並請示中央領導同意:長江日報、武漢發佈、武漢台從源頭撤掉稿件,其他媒體一律不得再跟進報道、評論!」 據大紀元報道,截至7日下午4時許,《長江日報》的文章被刪除。轉發此文的「武漢發佈」、「鳳凰網」以及與此事相關的微博詞條均已被刪除。

不僅如此,上述報道被撤後,中共官方的態度也馬上來個180度的大轉變。

據《湖北日報》報道,3月8日,中共湖北省委書記應勇在武漢看望慰問抗疫一線的婦女代表。他說,「武漢是英雄的城市,武漢人民是英雄的人民。武漢人民識大體、顧大局。……我要向武漢人民、湖北人民表示衷心感謝。」

僅僅兩天時間,由王忠林要武漢市民感恩總書記和共產黨到應勇向武漢和湖北人民表示感謝,這個彎轉的不僅夠快,而且夠大。那麼這是不是意味著中共改變觀念和思維,不再要人民感謝自己了?如果你這麼認為,那就太天真了。

只要你對共產主義的歷史有所了解就會知道,共產黨的老祖宗馬克思是典型的自大狂,由他和恩格斯創立的馬克思主義是典型的自大狂理論,而由這種理論孕育並奉行這種理論的共產黨當然也是典型的自大狂政黨。換句話說,馬克思、馬克思主義和共產黨,是三位一體的自大狂。

這種自大狂最顯著的特點就是總以人民的救世主自居,認為人民的幸福都是由自己賜予的,因此必須對其感恩戴德。中共為甚麼喜歡讓人民感恩自己,根子就在這裏。一旦你明白了這一點你就會知道,讓人民對自己感恩是中共從娘胎裏帶來的老毛病,是它與生俱來的本性,既不會變,也不可能變。所以,北京叫停武漢當局的感恩教育不過是一時的權宜之計。

2018年底,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曾說過,在前進的路上甚至會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這次的中共肺炎可以說正是這樣的驚濤駭浪,不但疫情殃及了整個中國,救災難度之大史無前例,而且民眾的不滿和憤怒更是從未有過的強烈,這種不滿和憤怒無論是對中共的執政地位還是習近平個人的權威都構成了空前的挑戰。在這種情勢之下,王忠林為了搶先向習近平表示效忠,卻強要武漢市民「感恩總書記、感恩共產黨」,簡直就是火上澆油,國人能不炸嗎?面對洶湧的民憤,北京意識到如果不迅速平息這股怒火,很可能會進一步危及自身搖搖欲墜的統治,使得當前的亂局更加不可收拾,所以才會下令武漢當局改弦更張,對民眾的不滿和憤怒進行安撫和疏導。

說到底,中共的宣傳策略是可以調整和改變的,但它的本性是不會也不可能改變的。可以斷言,一旦它度過危機,人民不再那麼憤怒的時候,洗腦的感恩教育還會重新還魂,有可能是以一種新的更加巧妙的形式。不信大家等著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