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導致需求減緩的情況下,俄羅斯與沙特阿拉伯兩大產油國發動價格戰,使得油價9日創下1991年波斯灣戰爭爆發以來的最慘跌勢。美國指責這是「國家行為者」導致油價崩跌,敦促俄羅斯駐美國大使顧及平穩市場的重要性。

減產談判破局

中央社報道,石油輸出國家組織6日未能與俄羅斯就擴大減產達成協議,促使油價暴跌。法新社報道,澳盛銀行集團(ANZ)在客戶備忘錄中表示,石油輸出國家組織與夥伴國(OPEC+)「看來滅亡了」。

OPEC最大成員國沙特阿拉伯隨即大砍官訂售油價格(OSP),降幅是20年來最大,意圖搶奪俄羅斯部份市佔,促使油價今天進一步崩跌。

國際基準油價重挫,倫敦布蘭特原油和紐約西德州中級原油(WTI)9日在亞洲交易時段一度狂瀉30%,創1991年波灣戰爭爆發以來最慘跌勢,稍後收斂至約20%;10日開盤漲逾4%,稍後微幅收斂到逾3%,美國原油期貨西德州中級原油(WTI)和倫敦布蘭特原油各報每桶約32美元和35美元。

能源顧問公司JBC Energy分析師說:「看起來…我們現處的石油世界與過去3年截然不同,先前油價經常是OPEC+說了算。」

國際原油價格2014年開始崩跌後,OPEC會員國和俄羅斯為首的10個非會員產油國2016年底達成減產共識。現行減產協議即將於本月底到期,但俄羅斯上周拒絕擴大減產,認為藉由減產拉抬油價,將使北美頁岩油業者受益。

沙特出招 疑逼俄返談判桌

沙特計劃4月大幅提高原油產量至每天超過1000萬桶,大打價格戰。分析師表示,沙特報復性舉動可能是想逼俄羅斯重返談判桌,不過他們認為俄羅斯恐怕不會願意。

尼日利亞石油部長席爾瓦(Timipre Sylva)10日表示,OPEC和非OPEC產油國或許應該再次會談,重新考慮減產。他也表示,很失望看到沙特和俄羅斯開始爭搶石油市佔後油價崩跌。

席爾瓦告訴媒體,國際原油價格狂跌,可能會迫使策略改變。

JBC Energy表示,上周談判破局,可以解釋為俄羅斯和沙特期望不同,尤其是油價方面,俄羅斯似乎滿意原油每桶50美元,但沙特偏好60到70美元。JBC Energy還說:「然而,所有產油國都將一致認為,25美元不是他們要的價格。」

油價恐難收復失土

宏觀諮詢公司(Macro Advisory)創辦人威佛(Chris Weafer)表示:「俄羅斯這次的準備比之前充足。」

根據威佛說法,俄羅斯的財政儲備比沙特充份許多,而且可利用匯率波動來減緩預算上的衝擊,而沙特貨幣則得受制於美元匯率。

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分析師韓考克(Joel Hancock)表示,他認為OPEC可能會在未來幾個月開會,「或許會不管俄羅斯就協議減產」。

俄羅斯則表示可能增產石油,還說他們可以承受6到10年的低油價。

路透社報道,由於武漢肺炎疫情衝擊石油需求,分析師認為油價不太可能迅速收復暴跌25%的失土。

而面對價格走跌,美國頁岩油業者可能會成為真正輸家,因為他們的生產成本往往比沙特和俄羅斯開採的原油高。

能源諮詢公司Alfa Energy董事長霍爾(John Hall)說:「這可能是打擊美國頁岩油市場的一大機會,反正那裏資金短缺。」

美暗批俄羅斯造成

美國能源部發言人海恩茲(Shaylyn Hynes)發佈聲明說:「這些國家行為者試圖操弄與撼動石油市場,更凸顯美國作為全球夥伴與盟邦可靠能源供應者的重要性。」

能源部並未點名任何國家,但表示會觀察上周會議的後續發展。上周會議上,俄國不願聽從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減產要求,導致俄國與沙國簽定的3年產油限制協議破裂。

美國財政部另發佈聲明說,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9日在一場先前排定的會議中,對俄國大使安托諾夫(Anatoly Antonov)「強調有序能源市場的重要性」。

母努欽的呼籲可能面臨障礙,因為特朗普政府上月才對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旗下子公司實施制裁,理由是這家公司協助委內瑞拉銷售石油,為委國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提供一條生命線。#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