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新冠病毒疫情的失控,中共當局最近實施一項大規模措施,利用「健康碼」軟件作為防疫控管的依據,來管控民眾的日常行動。

人權組織研究員表示,中共當局往往利用重大事件推出新監控工具,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已有逾兩百個城市上線

杭州是最早宣佈封城的大城市之一,在2月18日開始復工後,被曝出群體感染事件。阿里巴巴集團的子公司「螞蟻金服」與杭州當局合作,在當地試行名為「健康碼」系統,試圖管控復工工人是否可以出門等。

該系統透過手機註冊後開始執行。民眾註冊後會收到「紅、黃、綠」三種顏色的二維碼,代表每個人的健康情況。綠色代表正常,可外出或上班。黃色代表7天隔離者,紅色就是正進行14天隔離者。

目前這套系統已經在中國超過200個城市上線,居民必須提交證件信息和個人定位,並由系統決定能不能出門。

不過有消息說,2月20日傍晚,在杭州一個地鐵入口,健康碼系統出現當機,綠色代碼失效,因為沒有變通方式,所有乘客因此被困在地鐵口約20分鐘,不能進出。

3月3日也傳出有24個省市的健康碼都打不開。

與警方共享個人資料

據了解,健康碼對於個人健康的判斷機制並不明確,加上用戶在申請健康碼時授權該軟件訪問個人數據,「向警方報告資訊和地點」的程式就會把用戶的位置、城市名稱和識別編碼發送給伺服器。

紅碼與黃碼的人在「滿足疫情防控條件」後,會轉成「綠碼」。不過,開發公司與官員沒有詳細解釋,這一套健康碼系統到底是如何針對用戶來進行分類的。

《紐約時報》中文網認為,這似乎是與警方共享相關個人資料,以此來監控人民的行為。

報道說,疫情初期似乎暴露了北京花費巨資打造的電腦化監控的侷限性,例如口罩很容易就讓面部識別技術失去作用。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這個健康碼它表面上看是為了幫助疫情的追蹤和管理,實質上它是一種簡單粗暴的社會管制措施,綠碼和紅黃碼的標準制定是極其隨意的,民眾沒有任何的知情權,一切都是由政府在主宰的。」

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中國研究員王松蓮(Maya Wang)表示,中共有利用重大事件推出新監控工具的紀錄,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和2010年上海世博會已經有先例了。

瘟疫防控是藉口

唐靖遠表示,「中共實際上是利用瘟疫防控為藉口,把全國變成了一個數碼化的超級大監獄。所有被納入到這個健康碼管理體系的人,其實都相當於在接受這種分級待遇的管控,不但他的一舉一動隨時都被政府所掌控,他正常的生活也都完全受制於政府給予的這個分級的顏色。」

他認為,「這一次瘟疫的爆發,對中共政權的衝擊是前所未有的,也引發了中共高層的集體恐慌,它們開發這套所謂健康碼的管理系統,是把政權的維穩放在第一位的。」

上海民眾毛女士表示,在中國社會生活民眾是沒有選擇權的。

她說:「現在為了防治疫情,這樣的條碼出來也不太新鮮。中國跟國外是沒法比的,中共任何事情都監控的,微信也監控,電話也監控,任何事情都監控的,這話是沒辦法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