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明慧網報道的不完全統計,2019年,邯鄲遭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6人、115人次,其中34人次被綁架、3人遭非法起訴、6人被非法批捕,18人被非法拘留,12人次遭非法抄家,至少40人次被騷擾或綁架未遂,1人被迫流離失所,1人失蹤。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邯鄲市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操控公檢法司人員,持續地、不計後果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

非法批捕、起訴

郭秀梅被非法起訴到法院

郭秀梅,女,50多歲,邯鄲市成安縣長巷鄉陳邊董村法輪功學員。2019年5月中旬,成安縣警察及鄉派出所八人上門綁架了郭秀梅,原因是她張貼「5۰13世界法輪大法日」公告遭人誣告。

同時,警察非法抄家,劫走電腦、打印機和全部法輪功書籍等私人物品。郭秀梅的兒子(未修煉法輪功)也被一併綁架到派出所,晚上才被放回家。

郭秀梅被非法關押到縣拘留所,後被批捕、非法起訴。成安公安局曾兩次到她家蒐查,妄想對她拘陷定罪,但證據不足,卻繼續羈押她;後來又將案子轉到肥鄉檢察院、法院,因實在找不到拘陷定罪的證據,才不得不將她釋放。

叢台區張月紅被非法批捕

張月紅,女,邯鄲市叢台區南蘇曹村法輪功學員。2019年12月6日星期五晚上,她在柳林橋社區附近發法輪功真相資料;12月7日星期六下午2點半左右,從油漆廠路外出時被監視跟蹤的柳林橋警察綁架到派出所。當晚,她家被非法抄家,之後她被送邯鄲市第三看守所,被刑事拘留。

復興區趙美華被非法批捕

趙美華,女,邯鄲市復興區法輪功學員,2019年12月3日,被復興區刑警隊和鐵路大院派出所從家中綁架並抄家。當時她的兒子給刑警隊和派出所人員講理,警察就將他、法輪功學員李慧及一名串門的親戚一併綁架。

之後,趙美華的兒子和一名親戚被放回。李慧被拘留,趙美華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市第三看守所。

非法拘留

2019年3月12日下午,河北省邯鄲市魏縣泊口鄉法輪功女學員耿社梅傳播法輪功真相時,遭魏縣南雙廟鄉派出所綁架,隨後送至魏縣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 於3月27日回到家中。

2019年7月24日下午,河北省邯鄲武安市雲駕嶺村苗新山、苗利紅(苗新山的女兒)和裴秀葉三位法輪功學員,在武安市團城鄉團城村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武安市團城鄉派出所警察拘禁在派出所內。後苗新山放回家,苗利紅及裴秀葉被拘留9天。

2019年月8日,河北省邯鄲市曲周縣法輪功學員吳九英,去邯鄲市肥鄉區粘貼法輪功真相不乾膠,被當地屯莊營派出所所長李新江送到邯鄲市第二看守所拘留,於9月20日被放回。

綁架

2019年3月10日晚,磁縣孫培蓮、牛美英兩位女法輪功學員到邯鄲磁縣東玉曹村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高臾派出所綁架。

4月6日下午6點左右,河北省邯鄲市曲周縣公安局和南裏岳鄉一夥人到南裏岳鄉北馬店村,以修水管為名闖入法輪功學員武朋源家將他綁架,並非法搶走法輪功書籍等私人物品。武朋源被非法關押在當地派出所。

11月11日下午2點,邯鄲永年區榆林村法輪功學員宋仙霞被國保大隊綁架。她的丈夫剛剛得了半身不遂,才從醫院看病回到家。她的兒子當天去公安局要人,國保大隊沒有放人。

流離失所、失蹤的法輪功學員

孫蘭英,女,館陶縣法輪功學員。2019年6月3日晚上8點半左右,館陶縣國保大隊隊長李俊山帶十幾個人開三輛警車去孫蘭英家。孫蘭英當時沒有在家,家人不給開門。警察就翻牆而入,進家後搶走一些私人物品。

4日早上,李俊山又來到孫蘭英住處騷擾、圖謀綁架。因未能得逞,李俊山就在公安信息網上對她發佈了追逃信息,造成她不能回家,不能幫家裏在地裏幹活,給家裏造成巨大的損失和精神傷害。

國保李俊山為了構陷孫蘭英,利用職權,精心設局,企圖向孫蘭英的兒子套取口供,進而為孫蘭英編織罪名。在7月20日星期六中午12點左右,李俊山給孫蘭英的家人打電話,誘騙她的家人去公安局,聲稱「我跟你們解釋一下孫蘭英的情況。」

8月31日,北京海澱區片警騷擾孫蘭英的親家(孫蘭英的親家居於北京)。片警向孫蘭英的親家公打聽孫蘭英的下落,並索要孫蘭英兒子的聯繫方式。

孫蘭英被迫流離失所近半年,2019年11月份,孫蘭英的住處被館陶縣公安局的便衣警察嚴密監視、騷擾。

7月16日,美國國會議員迪恩﹒菲利普斯(Dean Philips)致信給明尼蘇達州法輪大法學會,感謝法輪大法學會制止中共迫害的努力,強烈譴責中共強摘器官的罪行,並且密切關注河北省邯鄲市館陶縣法輪功學員孫蘭英近日被迫害的情況。

明尼蘇達州立法議員在過去幾年裏一直關注法輪功團體被迫害的情況。作為外交事務委員會的成員,菲利普斯議員會繼續調查,並尋求解決方案。

范利粉,女,曲周縣侯村鎮侯村法輪功學員。1999年「7.20」後的一天,帶著一本《轉法輪》離家出走,至今沒有音信。

3位法輪功學員的命運

2019年前,3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今仍被非法關押。

栗從春被冀東監獄非法關押4年 毫無音訊

2016年,法輪功學員栗從春被肥鄉法院枉判5年,至今仍非法關押在唐山冀東監獄遭受著迫害。栗從春自2016年1月被非法關進冀東監獄後,只有在2016年新年初一那天與家人電話說了兩句話,之後一直到現在,冀東監獄再也沒有讓栗從春與家人要過一次電話。

栗從春的兒子曾去看望過他父親,但監獄就是不讓他見面;他求警察給個電話,被拒;他帶去的錢,求他們捎給其父,也被拒,被告知回去自己匯款。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現在。

至今4年多了,栗從春的家人得不到關於他的任何音訊。

劉勇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劉勇,男,邯鄲鋼鐵總公司職工,因為修煉法輪功,2000年30歲時被送進保定精神病院強迫「轉化」(放棄修煉)。這一關就是12年,他的美好青春年華在牢中度過,幸福的家庭被中共破壞。

劉勇回到家後,家人發現他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精神病人,無奈,家人只好再次將他送進精神病院至今。

楊寶春被迫害致截肢、致瘋

楊寶春,男,邯鄲市錦航絨布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時年僅30歲。2000年,楊寶春被非法勞教,期間因堅持法輪功信仰和堅持煉功,多次遭勞教所警察毒打、體罰,不讓睡覺。冬天,他被強迫光著腳站在雪地里長時間挨凍,凍後惡人再用開水燙他的腳,造成他的腳腿化膿被截肢。

期間他還被打毒針,逼服破壞中樞神經藥物,造成精神失常。多少年過去了,現在的楊寶春成了一個真正的精神病人,家人無奈,又把他送進精神病院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