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魁說,俄羅斯總統普京「是我最好的知心朋友」。但這次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普京總統領導的俄羅斯,對中國人採取了最嚴厲的「隔離」措施,主要體現在以下七個方面:

(1)關閉中俄邊界。

1月28日,俄關閉與中國相接壤的三個州的邊境口岸。1月31日,關閉十六個遠東地區中俄邊境口岸。從2月1日起,禁止中國公民從蒙古的四個口岸入境俄羅斯。這樣,中國人不僅不能從中俄邊境入境俄羅斯,而且不能通過蒙古邊境入境俄羅斯。

(2)暫停中俄交通運輸。

1月31日零時起,除北京—莫斯科往返國際列車外,中俄之間全部鐵路運輸暫停。除了「俄羅斯航空公司」外,所有俄羅斯的航空公司,全部停飛中國,「俄航」只能飛北京、上海、廣州和香港。四個中國航空公司飛莫斯科,全部集中在莫斯科謝列梅捷沃F航站樓。2月14日起,暫停中俄航線包機運行。

(3)對入境中國公民進行十四天醫學觀察,部份地區定點隔離。

1月31日,俄聯邦國家總防疫師發佈第三號令,要求各地區領導應保證對持有俄羅斯長居證的中國公民進行十四天的醫學觀察,對有症狀人員進行隔離觀察。濱海邊疆區、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後貝加爾邊疆區、阿穆爾州、猶太自治州,對持有長居證的中國公民進行十四天的定點隔離。

據美聯社報道,莫斯科官員命令警察搜查旅店、宿舍、公寓樓和商家,以追查日益減少但仍留在莫斯科的中國人。當局還授權使用人臉識別技術,甄別那些被懷疑抵達俄羅斯沒有進行十四天強制隔離的人。

俄羅斯媒體說,俄當局在莫斯科公共交通上識別中國公民,包括巴士、地鐵和電車等。要求中國人填寫問卷,回答諸如在俄羅斯的原因,是否在遵守隔離期、健康狀況以及住址。如果乘客無法證明完成了十四天的強制隔離,乘務人員將打電話叫救護車送至醫院。

2月25日,中共駐俄羅斯大使館在俄《新報》上發公開信稱:「今天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在公共交通系統中對中國公民進行特別監測,包括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要求俄方不要採取過份措施。俄堅持自己做得對。

(4)八十名中國人被強制隔離,有人被判遣返,五年內不得入俄。

從2月22日以來,八十名中國人被認為違反隔離措施,被警察集中在莫斯科東南部的察里津諾殘疾人康復中心強制隔離。其中,有人下樓倒垃圾時被帶走;有人參加漁具展會,在展館接到大會方的通知,要求他們接受調查,隨後被警方帶走;有人因為去超市買東西涉嫌違法,還有一個人在紅場遊玩時被帶離。八十人中,一些人已經受到遠程影片審判,有的將要受審判。已經一審的中國人,受到的處罰是:罰款五千盧布,驅逐出境,五年不能入境。還未受審的中國人可能面臨同樣的處罰。

俄時政評論員尼科里斯基說:「給人的印象是,如果持續下去,他們很快會要求在俄羅斯的中國人都得像當年猶太人那樣佩戴特殊標記,標明自己是無害的中國人,或是把中國人與日本人、南韓人區別開來,因為俄羅斯人無法分清這些亞洲人的面孔。」

(5)限制中國旅客在俄羅斯轉機。

從2月4日起,俄羅斯將臨時限制中國公民從航空口岸過境俄羅斯。更具體地說,從2月4日零時(莫斯科時間)開始,中國公民只能在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轉機,其他任何俄羅斯城市和機場都不能轉機。

(6)禁止中國公民入境俄羅斯。

2月19日,俄羅斯政府公佈了一個非常嚴格的「關於禁止擁有中國國籍的人進入俄羅斯境內」的法令,由俄羅斯總理簽署。俄《生意人報》頭版刊登了這個消息,標題用了「史無前例」四個字。文章中還包含對俄移民局前副局長的採訪。這名前副局長說:在他的記憶中,對任何一個國家的公民,俄從來沒有採取過如此全面的封鎖禁令。

從2月20日起,俄臨時禁止持工作、私人訪問、學習和旅遊簽證的中國公民入境。2月19日起,俄方暫停受理、審批和頒發中國公民的工作邀請函和境外中國公民的工作許可、學習、私人訪問和旅遊簽證。

(7)擬將感染中共病毒的中國人遣送出境。

2月3日,俄羅斯總理表示,可將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的中國公民遣送出境。俄已完成相應的立法程序,將中共病毒列入「特別危險疾病」清單。這樣,俄可依法對感染中共病毒的中國公民採取隔離、檢疫等限制措施,也可遣送出境。

俄羅斯對中國人採取最嚴防控措施的兩個原因:

(1)認定為「生物威脅」。

生物威脅是指由能夠產生強烈傳染性致命疾病的病毒、細菌對人類社會正常發展造成威脅,甚至危及國家安全的一種態勢。生物威脅具有隱蔽性和擴散性等特點,極易在社會中造成恐慌心理,改變人流、物流、財流的具體流向,使大量生產和生活活動中止,從而使國家社會經濟的運行鏈條出現重大偏移,嚴重時可能誘發國家的經濟和社會危機。

在武漢封城前的1月21日,相當於大陸新華社的俄羅斯新聞署發佈文件,題目是「衛生部稱來自中國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對俄羅斯人來說是生物威脅」,這是直接引用了俄衛生部副部長的話。1月21日,俄國家杜馬審議有關俄羅斯生物威脅的法案。有議員詢問俄衛生部副部長克拉耶沃伊,目前俄面對哪些具體的生物威脅。克拉耶沃伊回答說:「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例子,最明顯的就是中國境內擴散的冠狀病毒(中共病毒)。」

(2)俄領導人對中共的邪惡非常了解。

俄總統普京原來就是蘇共黨員,就是原蘇聯克格勃官員,對共產黨依靠高壓和欺騙維持其統治有深刻了解,對中共領導下發生的一些重大災難其實都是人禍非常清楚。

2017年10月31日,紀念蘇聯政治迫害時期遇難者的「悲傷牆」在莫斯科揭幕,俄總統普京出席揭幕儀式。普京說:「對於我們所有人,對於未來的世代來說,了解並記住我們歷史上這一悲慘時期是非常重要的。」「當時各個階層、全體人民:工人、農民、工程師、軍官、宗教界人士和國家公職人員、學者、文化界人士都遭遇了殘酷的迫害。大清洗不吝惜人才,不吝惜為祖國作出貢獻的人,不吝惜對祖國無限忠誠的人,每個人都可能以杜撰的、荒唐的罪名被指控。幾百萬人被控為『人民的敵人』,被槍斃或遭受精神折磨,飽受監獄、集中營和流放之苦。」

「這段可怕的過去不能從民族的記憶中抹去,尤其是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謂人民的利益為名而正當化。」「政治鎮壓對於我們的全體人民、對於全社會來說都是悲劇,是對我們的人民的沉重打擊,包括它的根基、文化和自我認知。直到現在我們依然在承受著這種迫害的後果。我們的義務是——不忘記。」「最後,我想請求娜塔莉婭.德米特里耶夫娜.索爾仁尼琴娜允許我引用她的話『了解,記住,審判,這之後才可能原諒,』我完全贊同這句話。」

2020年中共肺炎傳到全中國,擴散世界各地,是中共幾十年來不斷作惡、壞事做絕的結果。中共肺炎疫情發生至今,國難當頭之際,普京上述演講中提到的事仍在中國大面積上演。中共已經爛透了。

更直白地說,親歷了蘇聯東歐劇變的俄羅斯總統普京根本就不信任中共。這是他領導的政府對中國人採取最嚴防控措施的根本原因。

至3月6日,中共肺炎已蔓延到全世界九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俄羅斯至今僅六人確診:二個中國人,已治癒出院;三個是從日本「公主號」郵輪迴國的俄羅斯人,一名意大利人。更確切地說,至今為止,只有三個俄羅斯人被確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