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日前獲悉一份山東省濟寧市政府內部資料顯示,當地有某間殯儀館所長向地方政府反映,濟寧市第一、第二人民醫院針對肺炎患者開具的死亡證明書上,並未註明是否因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死亡,使得殯儀館職工人員安全存在隱患。

《大紀元》2月29日去電核實後發現,該所所長確實於2月初兩度向有關部門投訴此情況。投訴內容顯示,濟寧市第一、第二人民醫院,在一些肺炎死亡患者的證明書上只寫「細菌性肺炎未特指」,並不標註是否因中共病毒感染而死亡,以及是否存在傳染性問題。所長希望有關部門能協調兩家醫院對肺炎死因詳細備註。

由於任城監獄爆發集體感染中共肺炎疫情,而監獄所在地就位於濟寧市,從2月10日至13日任城監獄即陸續傳出有獄警染疫,到20日才將消息向外界公佈。

殯儀館所長表示,自21日起,他們就不願意再接受因不明肺炎去世的遺體火化工作。

某殯儀館向市民熱線投訴資料截圖。(大紀元獲悉的內部資料截圖)
某殯儀館向市民熱線投訴資料截圖。(大紀元獲悉的內部資料截圖)

記錄表明,該所長投訴日期分別為2月3日、2月7日。在第一次投訴後隔天,濟寧市衛健委回應說,截至2月4日,濟寧市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肺炎的確診病例中無死亡病例。

記者致電所長,問他反映的是死亡證明的問題嗎?所長說,「對,我反映的是這個問題。」

記者問那現在情況如何?所長說,「現在肺炎的我們就不接了,肺炎死亡的上其它地方去弄,因為不是我們轄區的,是某某轄區的,他們往這拉的。」

談到死亡證明的問題,所長說,「醫院有這個能力,他應該給寫明,但他沒註明。」他寫肺炎不確定,印象中有4、5具這樣的例子,「他淨這樣給你寫,後面『不確定』這三個字,弄得我們這邊職工很恐慌,你先說他是肺炎,但是你又寫不確定、不知道。」

所長說,「職工們只是幹活,他又不懂醫,你弄過來,大家都很害怕。」「所以我們從2月21日起,就不再接受人民醫院、二院、還有婦院開出來的這樣的肺炎疾病的人員來火化了。」

至於,一些因肺炎死亡的遺體,具體運到哪去火化,所長說他並不清楚。

針對一院、二院是否有能力開立確診的死亡證明,記者隨後致電第一人民醫院發熱門診,詢問病人是否可以至該院進行核酸檢測,接線人員稱,必須要等醫生看過給建議後才做,而且結果要等官方公佈為準。第二人民醫院發熱門診則表示,該院並非新冠重點醫院,不進行核酸檢測,需到一院檢測。

任城監獄疫情公佈不透明、不及時

濟寧市這家殯儀館所長對於肺炎死亡病例是否染疫的憂慮並非空穴來風,主要是山東省衛健委對於確診人數的嚴重掩蓋(【獨家】山東內部文件:確診數是公佈的數倍),以及濟寧市衛健委對任城監獄疫情的揭露並不透明,令社會感到擔憂。

一開始知情者就向《大紀元時報》曝料稱,「任城監獄由於管理不當出現疫情爆發,監獄環境特別糟糕,監獄工作人員及關押犯人多數感染,保守也得幾百人,形成人道主義災難。省領導已經到濟寧準備強將消息壓下去。」

而《大紀元時報》也獲得濟寧市公安局市中分局2月16日一份內部文件,指出任城監獄的大量警察在鳳凰西苑酒店內隔離。(【獨家】山東監獄警察被隔離 要簽保密承諾書

「財新網」此前報道,在幹警陳民華出現發病症狀前,監獄警察秦某某已於2月6日出現發熱症狀,並且和另一位密切接觸者李某,兩人於2月10日經領導允許,離開監獄自行回家。

而濟寧市疾控中心事後發佈流行病學調查顯示,幹警陳民華2月6日至12日皆在監獄封閉工作,12日晚發病,照CT顯示肺部感染,13日赴濟寧市第一人民醫院確診。

濟寧市疾控中心訊息。(網絡截圖)
濟寧市疾控中心訊息。(網絡截圖)

眼看掩蓋不住疫情,山東省衛健委遲至2月20日,才對外公佈任城監獄7名幹警200名服刑人員,共計207人的感染數字,引起社會一片譁然,由多部門組成調查團隊進行調查。

3月4日調查結果指出,這宗事件起因「1月21日一名從武漢自駕車到達山東濟寧的人員,傳染給監獄幹警、職工,進而造成部份幹警和罪犯感染。」

央視報道稱,報告中的幹警是任城監獄幹警陳民華、職工戴光輝,他們二人1月21日接觸到從武漢自駕車到山東濟寧的人員,「是整宗事件的起點」;官媒新華網則稱此「事件已查清」。

此事件導致該省司法廳黨委書記、廳長,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第一政委等11人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被立案審查;公安機關則對陳民華、戴光輝兩人以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立案偵查。

但在攸關民眾關心的疫情方面,資訊仍然付之闕如。自2月20日首次通報後,截至3月5日止,任城監獄最新的感染情況從未更新,甚至在濟寧市衛健委的統計數字上,也看不出和監獄有關的增長人數。

更加令人關注的是,濟寧市衛健委迄今並未說明這名「從武漢自駕車到山東濟寧的人員」究竟何時進入到濟寧、是否接觸過其他市民,以及相關的活動範圍,是否造成其他人的感染等,相關資訊皆未見公開。

使得調查結果雖已公佈,但人民對疫情的恐懼並未消散。

調查報告未提及監獄幹警接觸來源現況。(網絡圖片)
調查報告未提及監獄幹警接觸來源現況。(網絡圖片)

疫情波及 市民受歧視 企業復工難

由於受到任城監獄大規模感染的影響,濟寧市成為山東省感染人數最多的地級市,不止小區實施嚴格封閉管理,包括北京等各大城市,一聽到是濟寧市來的,要求先隔離,甚至聽說有接觸濟寧人,包括家人、室友等,復工後也不用急著上班了,還是先行隔離。

有名濟寧人說:「我感覺我像個武漢人。」

也有網民形容說:「可能是任城監獄的原因吧,這樣死憋長了,濟寧的經濟也要憋死了!」

另一網民說:「我進來的時候,那個門衛查我的信息嘛,一看我濟寧的,給他嚇得,臉都變了。濟寧可出名了!」#

濟寧市外地復工難。(網絡圖片)
濟寧市外地復工難。(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