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5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等三個部門印發文件,表彰一批防疫工作的先進集體和個人,李文亮等34名染病去世的醫護人員被追授「先進個人」稱號。大批網民抨擊中共,認為當局不公布調查結果,卻試圖以追加榮譽矇混過關。

李文亮事件引爆巨大民憤、引發國際關注。2月7日,中共在李文亮去世後宣布派出調查組前往武漢,「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做全面調查。」

群眾反映了哪些問題?第一,李文亮沒有傳謠,警方的訓誡是錯誤的,武漢公安局應當撤銷訓誡並道歉,辦案者應被追責。

第二,1月2日,央視播報了前一日武漢警方查處8名「傳謠者」的新聞,這是對李文亮及其家人的進一步傷害,也是對全國民眾的極大誤導。

第三,李文亮從出現發熱症狀到去世,歷時26天,期間他的病情曾有好轉,但後來急轉直下。有網民透露,「李文亮的治療極其不夠到位和及時,醫院院長有壓力」,「官方說是因為感染病發,我們有理由懷疑他是怎麼死的?」

李文亮的母親表示,要警方給個「說法」。李文亮的妻子付雪潔也告訴媒體,她在等待中央調查組的處理結果。可是,從2月7日到3月5日,不見一點調查進展,更不用提結果。

李文亮事件調查為何難產?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中共撤換了大批官員,包括武漢和湖北書記,而且出爐了關於武漢女釋囚進京一事的調查報告及處理通報。為什麼對李文亮事件的調查悄無聲息?

原因很簡單:此事觸及疫情的人禍因素,觸及中共維穩的邪惡機制,直接威脅到中共的統治根基。找幾個替罪羊無法服眾,而且,替罪羊還不好找。

第一,李文亮事件涉及公民知情權、言論自由,涉及信息公開透明,而中共絕不會放鬆對這一領域的管控。因為中共政權就建立在封殺真相、散布謊言的基礎上。

假如撤銷對李文亮的「訓誡」,讓武漢警方做出道歉,那麼,另外7名披露疫情的醫生,是不是也應恢復名譽?再者,全國幾百名因在網上披露疫情信息而被傳喚甚至拘留的人,難道不應立刻予以正名?還有方斌、陳秋實、李澤華等人,現在何處?政府應立即還他們自由。

再進一步,疫情之外,大批維權人士、異議人士、堅守信仰者都是因言獲罪,他們也都應獲得無罪釋放。

所以,如果中共真的調查並一一糾錯,中共構陷公民的謊言將迅即瓦解,暴力維穩機制也將崩潰。

第二,警方之所以查處李文亮等人,不是因為他們傳謠,而是因為他們說出了真相,而這個真相影響了黨所要的「穩定」。事實證明,對「傳謠者」的打壓導致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蔓延。所以,直接訓誡李文亮的人員,以及從上到下「維穩」至上的官員,都不同程度地對疫情失控負責,即對武漢、湖北和全國乃至世界民眾的染病和死亡負有責任。

2月8日,武漢地區10名教授在網絡發布署名聲明。他們援引中國憲法,認為「李元亮的行為完全符合憲法」,要求政府承認錯誤,並取消對李元亮等人的處罰。聲明寫道:「如果不把李元亮的話視為流言蜚語,讓市民們能夠說出真相,就不會發生像現在這樣的國家性災難。」

迄今,中共一直拒絕承認隱瞞疫情,一直強調信息「公開透明」,因為它深知,人禍奪走了人命,它不敢擔責。它要調查的話,就是自己查自己。

第三,針對外界對李文亮死因的質疑,調查其實很容易,只要公開診斷和救治的全部醫療記錄即可。但是,中共越捂著蓋著,越說明內有隱情。

中共翻手為雲 覆手為雨

中共追授李文亮為「先進」,網友們表示不能接受:「一個被指造謠遭警方訓誡、被央視批判的人,居然被授予先進了。百思不得其解,感覺要精神分裂了。」

「流程本該是公布調查結果、處理責任人、面向公眾向受冤屈的醫生賠禮道歉,最後才是表彰個人。現在是直接從第一步跨到最後一步,潛台詞:給了表彰就等於免了訓誡,等於道歉,等於一切,不接受!」

中共從不認錯,而是用不同手法掩蓋它的罪惡。上個世紀,中共在土改、反右、文革等運動中錯殺了數百萬人,竟逼著被槍決者的家屬繳交子彈費。多年後,當局下發「平反」通知書,用一張紙抹去了枉死的生命,黨依然「偉光正」。是非標準隨時翻轉,國家主席一夜之間便了成「叛徒」和「工賊」,愛國科學家被貼上「特務」標籤,勇敢建言者被打成「反革命」,被踏上一萬隻腳。中共顛倒善惡,蹂躪人的尊嚴,踐踏公民權利。

中共在3月5日表彰《決定》中強調黨的領導,稱要「把黨中央的關懷和溫暖傳遞給每一位奮戰在一線的衛生健康工作者」。在李文章亮事件中,黨的「關懷」體現在哪裡?

想當初,李文亮在深夜被公安人員帶到派出所接受訓誡,那不正是黨的意志嗎?央視播音員聲色俱厲地播報8名「傳謠者」被查處的消息,那不是黨的喉舌在警告全國人民嗎?現在,黨又說,李文亮是「先進」?黨不怕丟醜,喜歡自打耳光,卻讓所有人跟著錯亂、分不清是非善惡。

目前,中共加強了輿論和媒體管制。據悉,「中國醫生和護士被勒令,『任何情況下都不得談及與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有關的事情,不得在社交媒體發布相關信息。』」中宣部從2月3日起嚴格審查所有陸媒報導,3月1日,中共網信辦推出新規,以治理網絡生態為名,實施最嚴厲的整肅。同時,中共政法委越界管起了文宣,要求記者撰寫充滿「正能量」的「暖新聞」。花樣繁多,目的只有一個:為黨唱頌歌,壓制民聲、強力維穩。

中共訓誡李文亮,又表彰李文亮,都是為了它自己。於此,中共向世界展示的不僅是超乎想像的荒唐,還有突破底線的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