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2年3月5日法輪功學員在長春八個電影片道中插播法輪功真相後,被中共指認的18位參與者遭到慘烈的迫害,其中梁振興、劉成軍、雷明等多人被迫害致死。

美國《標準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在2010年12月6日發表了長篇報道:《進入細微的電波──幾位不為人知的中國烈士如何幫助全世界的自由事業》,文中這樣記錄了當時的長春:法輪功的節目在八個頻道播放了50分鐘,積聚了超過10萬的觀眾。隨著消息的傳開,觀眾越來越多,人們互相打電話,說他們會馬上打開電視。

在一些居民區,當地中共官員變得絕望,切斷電源,使街道陷入黑暗。在其它居民區,比如在文化廣場附近,人們走到街上慶祝:禁令結束了!法輪功平反了!

……

本文收集、整理了明慧網對其中12位受迫害者的相關報道。

接上文:長春電視插播 遭中共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上)

劉海波、侯明凱、魏修山

劉海波被長春市公安局寬城分局迫害致死

劉海波(明慧網)
劉海波(明慧網)

2002年3月11日晚,因被懷疑給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提供住所,長春綠園區醫院醫生、法輪功學員劉海波家被長春寬城分局刑警大隊警察持槍破門而入綁架。

當時,警察當著劉妻和驚恐大哭的3歲幼子的面,打斷了劉海波的腳踝,用槍柄將當時拜訪劉的法輪功學員張忠余砸得頭破血流,搶走了劉家中的5,000元現金及張忠余身上的現金,將兩人戴上黑頭套拖下樓,塞入警車帶到寬城區公安局刑警隊。

據一位逃到澳洲的寬城分局的霍姓警察披露:兩個警察毒打劉海波,打斷了好幾根木方;將他全身衣服扒光,用最長的高壓電棍從肛門插入體內電擊其內臟……事後警察將其遺體秘密火化,對外謊稱其死於心臟病。劉海波於3月12日凌晨在極度的痛苦中離世。

3月16日下午1時30分,長春寬城分局召開刑警和部份科室科長會議。時任長春市公安局寬城區分局局長的周春明謊稱劉海波死於心臟病,要求各單位抽調警力看管太平間,抽女警看管已被刑訊逼供、送去醫院搶救的劉海波的妻子侯豔傑。

事後寬城區分局在沒通知家屬的情況下,直接就將其屍體秘密火化。

侯明凱被吉林市「610」和國保大隊迫害致死

侯明凱(明慧網)
侯明凱(明慧網)

2002年8月20日,吉林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和國保大隊非法抓捕了當時35歲的侯明凱,一起被抓的還有另外三名法輪功學員。當晚,在關押侯明凱的屋裏集中了十多個警察。從屋裏傳出打人聲,侯明凱沒喊一聲。

有的警察打累了就到別的屋裏休息,還說這人經打,甚麼酷刑也沒有使他屈服。後來很多警察從別的屋裏都被叫去集中到那間屋子裏,從那裏不斷傳出打人聲和叫罵聲。

不到半小時,就聽到警察說:「侯明凱完了,不行了。」那時是8月21日凌晨三四點鐘。8月23日,其屍體被秘密火化。

魏修山被吉林監獄迫害致死

魏修山於2002年10月被關進吉林監獄。獄警讓他寫放棄信仰的所謂「三書」(「認罪書」、「悔過書」、 「保證書」),他不寫。監獄教育科幹事李永生和他「談話」,他只說「法輪大法好」,遭電棍電擊。

夏天,獄警不讓他穿單衣,逼他穿棉襖、棉褲,白天、晚上都不讓睡覺、面壁;還讓四五個犯人圍毆他,每天都打他,用手掐他的生殖器,把他的腿盤上和身體捆成球形。

酷刑演示:「球」形捆綁。(明慧網)
酷刑演示:「球」形捆綁。(明慧網)

獄警不讓他上廁所,不讓吃飽,在他的飯、菜、饅頭上吐唾沫。犯人用棉襖把他的頭蒙上,四五個人打他的頭,最後造成他腦膜炎積水、發高燒三四個月之久,臉色煞白、不能走路。

2003年10月21日,他被拉到醫院治療後失蹤,據稱已被迫害致死。

孫長軍

2002年8月末,孫長軍被警察綁架,被綁在「老虎凳」上折磨了兩天;9月份,被非法庭審時。他力爭為法輪功辯護,身上被警察用高壓電棍電得多處焦糊。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

2002年10月25日,孫長軍被劫持到吉林監獄十監區。當晚在獄警李永生的唆使下,犯人武少臣、崔立君、韓明君(已出獄)毆打他,用膠皮管子抽打,致使他的左側一條肋骨骨折。

2003年9月23日,孫長軍因寫聲明不承認「四書」(放棄修煉的所謂「認罪書」、「悔過書」、 「保證書」等),被十監區警察魏向輝、崔龍哲嚴管70多天,造成身體消瘦,體重下降了40多斤。

2004年7月,獄警逼孫長軍與省「610」派來的人員張案山進行「談話」,他堅決不談,獄警威脅要嚴管他。

2005年7月,孫長軍出現肺結核雙肺空洞而噴血,獄方不給他辦「保外就醫」。

2007年至2009年,他的病情進一步惡化:肺結核、胸膜炎結核、腹膜炎結核、胸積水、腹積水,骨瘦如柴、肚大如鼓。因孫長軍堅持信仰,不寫「五書」,吉林監獄拒絕給他辦理「保外就醫」。

2019年12月16日,孫長軍被釋放回家。

趙健

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的迫害(2002.3~2002.10)

2002年3月,時年35歲的趙健被長春市公安局一處跟蹤綁架。警察用衣服蒙住她的頭,把她拉到淨月潭賓館地下室,七八個警察一起把她圍住,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尼龍繩,迅速將她雙手和雙腿一圈一圈地纏住,然後,把她的手和腳背到後面,將四肢捆到一起,再把她被綑綁成球型的身體反覆提起放下,她的臉被地毯蹭破。

十幾分鐘的功夫,趙健的四肢失去了知覺,癱倒在地。隨後,警察又把癱倒的趙健鎖在「老虎凳」上,逼她說出其他法輪功學員和資料點的位置。四個警察拿著啪啪冒火星的電棍一起電她的手心、前胸、大腿。乳頭被電出血,整個前身都是黑紫色。

他們還用黑膠袋套住她的頭,再勒緊,等她憋得快沒氣了時,才放開頭套,等她剛吸口氣,就再勒緊,反覆折磨;還用煙頭熏她,熏得她鼻涕眼淚一起流。四天四夜把她綁在「老虎凳」上,不讓睡覺、吃飯,然後把她送到長春第三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

該看守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由於遭受酷刑折磨,趙健生活已不能自理,手連飯勺都拿不住,只能靠其他法輪功學員照顧。

長春市公安局一處為了破壞某個資料點,又非法對趙健提了一次外審,把她拉到淨月潭賓館地下室,鎖在只有兩根鐵棍的鐵椅子上一宿。

在看守所,趙健絕食反迫害。看守所的蘇科長把趙健叫出去,勸她吃飯。趙健說,吃飯就得答應三個條件,第一、把法輪功師父的經文拿回來;第二、給一個看時間的鐘錶;第三、法輪功學員沈劍麗被提外審後再沒回來,要求給個說法。她的前兩個條件被答應了,被提外審的沈劍麗已被迫害致死。

在吉林省女子監獄的迫害(2002.10~2012)

2002年月10月,趙健被非法關押到臭名昭著的吉林省女子監獄(前身是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監獄為了「轉化」(逼人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不讓她們睡覺。趙健多次絕食抗議迫害,身上長疥瘡,身體狀況非常差。沒多長時間,她就被關進五監區勞動大隊,每天被強迫早上5點起床走隊列,趙健不配合,也不配合唱所謂的洗腦歌曲。

在五監區,趙健煉功的時候,警察拍著桌子威脅,要把她關進「小號」(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狹小房間)迫害。趙健正告警察:「你不能這樣做,你要善待法輪功學員。」警察才沒把她關進「小號」。

五監區的警察害怕趙健煉功,就把她調到六監區,六監區的隊長於秀豔在監獄是出了名的兇惡。

在六監區的法輪功學員集體抵制幹活,警察指使刑事犯從上鋪往下拽學員,過程中對學員又打又罵。趙健對警察喊:「刑事犯打人了,你們都不管,你們配穿這身衣服嗎?」法輪功學員三天沒出去幹活。

2005年底,監獄把所有法輪功學員都集中到單獨成立的所謂教育監區(洗腦班)。那裏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沒有任何人身自由,每天被強行集中到一個大教室,不許說話,由包夾(看管法輪功學員的犯人)看著,逼看誣衊法輪功的光碟。然後,逼著學員寫所謂的「思想匯報」。很多法輪功學員在那裏被迫害致瘋、致死、致殘。

2006年末,趙健、何鳳波、張玉芬、李海紅把法輪功的經文傳給其他法輪功學員,被一個包夾發現。當時教育監區的隊長曹紅暴跳如雷,下令嚴管,一場更殘酷的迫害開始了。

趙健被關在五樓的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秘密黑屋裏,房門外掛上簾,不讓外面看見。趙健的四肢被綁在「抻床」上,身子被懸空吊起來。她遭受著分分秒秒的撕心裂肺的疼痛,手和腳頃刻間變成紫黑色。

趙健被吊了一宿,棉衣、棉褲被汗水濕透,頭髮全是濕的,整個人虛脫。後來又被呈大字形綁在床上,殘酷迫害持續了兩個月的時間,才讓她下地。兩個月後,趙健又被關在四樓繼續遭受精神迫害。

中共監獄酷刑:抻床(「五馬分屍」)。(明慧網)
中共監獄酷刑:抻床(「五馬分屍」)。(明慧網)

2012年,趙健走出了人間地獄,結束了長達10年之久的殘酷迫害。

2015年5月,趙健因為實名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被長春南關區永吉派出所綁架,在葦子溝非法拘留10天;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又被長春南關區永吉派出所和社區騷擾。

雲慶彬

2002年8月,雲慶彬遭綁架,後被非法重判14年,被非法關押到吉林監獄。2003年初,因雲慶彬不寫所謂的「四書」,獄警不讓他睡覺。2005年4月15日,因拒絕「轉化」,被強行嚴管三個多月。

11月24日,犯人把雲慶彬押去「嚴管」。在給他戴手銬及送往「嚴管」的路上,雲慶彬高喊「法輪大法好」,他被固定到「抻床」上。雲慶彬晚上再次喊 「法輪大法好」,犯人把抹布塞到他嘴裏,不讓他上廁所,逼他便在褲子裏。

後來雲慶彬失去知覺,等他醒來後發現自己已關在「小號」裏。從「嚴管」中出來的刑事犯說,雲慶彬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在「小號」裏吃屎喝尿。

酷刑演示:抻刑。(明慧網)
酷刑演示:抻刑。(明慧網)


周潤君

周潤君(明慧網)
周潤君(明慧網)

周潤君在被非法判刑前被送往長春市公安局市局一處在淨月潭附近設的行刑室逼供。市局的警察用電棍、「老虎凳」等刑具折磨她,打折了她的肋骨,把她關押在公安醫院。周潤君被迫害得出現嚴重的心臟衰竭。

2002年9月20日,周潤君被非法判刑20年, 後被送往女子監獄時,因檢查有嚴重心臟病,監獄拒收,再次被送回雙陽看守所關押,十幾天後被強行送進監獄。她入監後被送到公安醫院住了一個多月, 監獄不讓她「保外就醫」。

張聞、李德海

時年28歲的張聞是位很專業精幹的電工,他和劉偉明一起繪製了有線電視網絡圖。2002年9月20日,被非法判刑18年;2002年12月份,被送到吉林監獄五大隊三小隊迫害。

當天獄警張建華指使幾個犯人毆打張聞,把他的一隻腳打瘸了一個多月。過後,一個犯人對法輪功學員說,他要得分、要減刑,不聽警察的不行;還說,法輪功學員必須每天坐板,不能和任何人說話,違反了就要被打。

2003年5月,張聞堅守信念,不承認有罪,向獄警張建華遞交了一份申訴書,之後被叫去訓罵一頓。警察告知他,法輪功學員不能申訴,沒有這個權利,還要他把申訴收回去,否則要嚴管他。

張聞堅持申訴無罪,被副隊長林玉彬、獄警張建華送入「嚴管隊」迫害。他不配合、不妥協,被「嚴管」了半年多才放出來。

2003年11月份,他被劫持到二監區,於2004年4月份又被強制關進「小號」,遭受「抻床」的酷刑迫害。他的腳後跟被鐵卡子卡出一個很深的口子,鮮血直流,走路一瘸一瘸的。

時年31歲的李德海是通化市人,他家是養牛的,當時正在給他攢錢結婚。他因為講法輪功真相被警察追捕,流亡到長春。他為人爽快,身手麻利,也成了團隊(參與電視插播)的主將。在吉林監獄,李德海曾被固定在「抻床」上押了一天半,痛苦得使他咬破了舌頭。

其他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李容(音),長春市法輪功女學員,於2002年3月被當地警察以參與電視插播為由抓捕,在3月末至4月初,被迫害致死。

沈劍利,時年34歲的吉林大學應用數學系教師,2002年3月6日,中共當局操控南關區法院對其丈夫鄭煒東非法審判時,沈劍利在南關區法院門口被綁架。當時年僅4歲的女兒格格被丟在法院門口,後來被法輪功學員收養,幾經輾轉才回到爺爺奶奶身邊。

沈劍利被非法關押在長春第三看守所,丈夫被非法判刑13年。沈劍利一直絕食抗議對她的非法關押。有證人證實沈劍利在一次被提外審後,就再沒見她回來。

在2002年4月末,有公安人員「無意」間透露沈劍利已被迫害致死。曾有警察對前去查找沈劍利下落的人說:「她在哪兒,我不能告訴你。如果告訴你,我就完蛋了。」

多年來,沈劍利的死一直是個謎。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的罪惡曝光後,沈劍利的死因更令人懷疑。她的離世給其家人和女兒格格帶來了極大的傷害。婆婆經受不起這個打擊,患上癌症過早地去世了。

佚名學員,30多歲的男性法輪功學員,2002年3月16日,被長春錦程公安分局刑警大隊活活打死。該法輪功學員身體多處受傷,內臟被打得多處破裂,身體已經嚴重變形。

劉義,34歲的法輪功學員,2002年3月18日,被長春綠園區公安分局刑警隊打死在該刑警大隊辦公室裏。

李淑芹,54歲的女學員,2002年3月20日,遭長久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在長春第三看守所被摧殘致死。

2002年3月15日,國際特赦發行了一份公開文件(文件索引號:ASA 17/011/2002 UA 81/02)呼籲採取緊急行動、保障長春法輪功學員人身安全。4月11日,國際特赦再次發行公開文件,就中國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的人身安全問題再次緊急呼籲。但是,國際特赦的呼籲未能阻止江澤民集團的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