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香港壹傳媒創辦人、《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及前支聯會主席李卓人等泛民主派資深人物,被依參與「反送中」831集會遊行活動為由,突遭警方逮捕。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律師接受本報《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港府在「831」事件半年之後,抓捕兩位國際知名人士,目的是引起巨大媒體效應以威嚇市民。林鄭月娥有仇必報,願為中央背負任何惡名,繼續作惡到底。而中共在大陸及香港的管制失效,不僅中國經濟面臨嚴峻挑戰,極左勢力趁機作亂,是中共面臨的又一危機。

專訪內容如下:

記者:2月28日黎智英、楊森和李卓人被捕,傳你也被捕?

何俊仁:我後來才知道,那天一早就有很多人打電話給我。後來我才知道警方有一個逮捕行動,聽聞逮捕名單上有我。

記者:臉書上相傳原本想逮捕你,結果你鄰居有一個96歲的婆婆染了武漢肺炎病,所以警察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沒有去。

何俊仁:嘩,警察這麼多裝備,好像太空人,這都害怕?真是不可想像!回頭看這次的逮捕,是跟8月31日的遊行有關。主要針對的對象是黎智英,當然,現在知道(當天和黎智英一起遊行的)李卓人和楊森都一起被逮捕。

知名人士被捕 使用較輕罪名 目的是威嚇市民

記者:這次他們三個被捕,成為國際新聞的關注點,很多的新聞機構都報道了,美國參議院都有發聲。為甚麼在這時發生這件事,你覺得主要的原因是甚麼?

何俊仁:港府抓他們這三個人,尤其黎智英、李卓人是國際知名的人物,所以應該預計得到一個很大的國際震動。而最奇怪的是,逮捕他們相關的罪行,相對來說是比較輕的,就是參與未經警方批准的集會。但當日幾萬人集會,每一個人都可以用這個罪名來逮捕的。如果用這個罪名去拉黎智英、李卓人或者我,機會很多,因為從去年七月到年尾,很多遊行都未被批准。

所以政府這次拘捕,我想第一,試水溫,看國際反應;第二,嚇其他參與群眾,就是說半年後都可以逮捕你。政府收集那麼多錄像、照片,所以可以隨時選人來逮捕。其目的是想威脅威嚇普通市民,這個非常卑劣的手法。

林鄭有仇必報 背負中央惡名作惡到底

記者:所以很多次分析說,這次黎智英被捕,可能跟他在《蘋果日報》有關林鄭那篇報道有關係的,你怎麼看的?

何俊仁:林鄭這個人,一定是有仇必報的,這個人心胸很狹窄。她不想得到港人的敬重、愛戴和信任,她已經不考慮這些了,知道港人不會信她,索性把心一橫,做到最盡,將自己整個人交給中央,成為共產黨一個棋子,她甚麼都會做到最盡,甚至會背上一切的惡名。最壞的事情,她做了,也承認是她負責的,跟中央無關。全部奉獻給中央,奉獻給中共,反正都是壞人,就壞到底,只要能做得到,出了這口氣,哪些人針對過她,哪些人反對過她,她就秋後算賬。

林鄭就是這樣一個人,不顧及香港福祉,反而信共產黨,她會不擇手段地做事,這個才是開始。警察告黎智英,一條這樣的罪,林鄭會滿意嗎?參加未被批准的集會,只會罰幾百塊錢的。

逮捕當日出動的都是重案組警員,他們早晨6、7點去敲門,去嚇人。好在黎智英、楊森、李卓人的孩子都長大了,否則真會嚇到家人。

記者:那些保安都跟我們說,措手不及,完全都沒有想到這麼多人去到黎智英家裏。

何俊仁:為甚麼要那麼多人在早晨去拉人呢?還要搜屋,問警察為甚麼要搜屋,他說因為要搜衣服,證明當日穿了那些衣服遊行。警察還沒收電話,為甚麼要沒收電話?沒有需要的。以我所知,警察拿走了手機。是否合法我不知道,但是,警察不可以開機。

記者:即你有權是拒絕給他密碼,是不是?

何俊仁:是,現在沒有提供密碼。開機是應該再去法庭領取批准的。但他們有辦法看到手機內的資訊,警察甚麼做不出來,他們有高科技,就會看到手機裏面的資訊,我相信,起碼我有這樣的理由去懷疑。

老實說,我們講程序的公義。用這樣的手法針對一個市民是不對的,不過我們沒有甚麼好怕的,就算我把手機解鎖給他們看也無所謂,我不擔心被看到。

不過我很不滿意這種手法,所以上到法庭也會指出的,我們的律師團隊會對此提出質疑的。

港府停擺 落實中共「維穩」意志

記者:你覺得他們這樣打壓香港人會不會起到效果呢?

何俊仁:如果港府想爭取人心來實施他們的政策,那做法完全不當。想爭取社會和解,要用正面的做法,公義、公正、公平的做法。現在整個社會都對警察的暴力不滿,港府應以查找真相為基礎,看這錯由誰來承擔。會不會有特赦,那是另外一個問題,對警察也可以考慮。做錯事就要承認,這是正確的做法。世界上其它政府犯錯後會轉型,糾正錯誤。但港府不會,它包庇警察,高壓管治。林鄭也對外講,她甚麼都沒有,只有三萬警察。

市民不滿警察的所作所為,但投訴無門,警監會有甚麼用?!還有警察投訴科!投訴時還要被警察愚弄。看看林卓庭,這麼多的錄像機拍到他被打,竟然一個也捉不到。現在警察亂來,但沒有途徑可以投訴。

目前情況下,港府是不會用正義的方法去解決問題。他們是用甚麼方法呢?就是用邪惡的方法,就是用暴力威嚇,完全是用大陸的統治方式。所以年輕人講得對,香港正在大陸化、赤化。這很可悲,我們很痛心,這是以前都沒有發生過的。在去年反送中運動前,港人對於警察的評價是相當不錯的。

警暴肯定有。現在是系統性的,港府縱容他們這樣做,而且還包庇他們,還說他們在法律之上,那港人還如何相信政府,而且港府經常說謊,做錯事也不承認,背離民意,導致整個政府的官員喪失管制威信,官員都在其位不謀其政,結果官員的分數都是負值,林鄭就更不用說了,民調六成人給她0分。鄭若驊,不知道如何做律政司司長,很多離譜案件,很多人被告上法庭,因為沒有證據,所以最後要撤銷。為甚麼?因為抓人要達到數量,想震懾抗爭者。怎麼可以這樣做!完全在破壞法制!

現在政府停擺,議會不工作,停擺就是政府不提供報告,區議會要開會,不提供秘書服務,連會議室都鎖上,就這麼差。除了撥款,立法會也不開正常的會議,很多部門應該處理的事都擱置了,連法庭都開不了庭。整個港府,一個詞概括就是「維穩」,落實中央的意志,實際上就是打壓,逐步的有針對性的打壓。

中共管制失控自亂陣腳 極左趁機作亂

記者:現在疫情還很厲害,大家應該團結抗疫才對,但看到何君堯提出23條立法,民主派被秋後算帳,青關會在混淆視聽,怎麼看中共在香港利用疫情去打壓異己,它們的手法是甚麼?

何俊仁:當它的管制失效的時候,肯定內部有些鬥爭,你知道習近平的施政方法是非常的高壓,在政治上他所有的反貪都是有針對性的,所以有很多人對他不滿,他的管制失效對經濟也是嚴重的挑戰,在面對各種失誤的情況下,加上貿易戰、經濟內部的結構及這次的瘟疫,經濟基本會蕭條。
這次處理疫情有很大的失誤,世衛違背良心說中共做得很好、很快。但從12月到1月20日這段時間中共做了甚麼?很多醫生取得數據,還發表醫學文章刊登在《柳葉刀》(The Lancet)雜誌上,那些數據都是1月初取得的。華春瑩也說通報美國30次,那有告訴國人嗎?有告訴身在疫區的人嗎?還搞萬人宴,怎麼對得起武漢人?

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的陣腳已經亂了,如果不復工,經濟更加受挫,復工可能是高度危險,一旦爆發無法收拾,疫情可能會進到軍隊,可能進入中南海,很多高層的幹部都會染上。現在最慘、最淒涼、最令我傷心難過的是很多前線的醫生,包括本港的醫護。港府害怕疫情,關門不上班,前線的醫護人員每天要面對病人,他們面對的風險要大很多,政府官員每天有薪水,還用這種面孔對醫務人員。

現在這種局面下,無論大陸還是香港只會更加高壓,習近平召開17萬人的視像會議,就是想告訴人們他不只是牢牢抓住控制權,他還有話語權。事實是甚麼,怎麼解釋,是非對錯他說了算。這種情況下,極左的力量就會出來,香港有極左力量,他們等了很久,伺機出來搞事,這個事會慢慢開始,到越來越緊張的時候,極左的力量會抬頭,既會保護自己又會打擊別人。

局勢險惡 高度警覺 保護權益 堅守立場

記者:你覺得香港的局勢會如何發展?

何俊仁:香港最要緊的是人民,第一、大家要高度警覺,知道局勢的危險;第二、一定要堅定守著自己的立場,自己的崗位,保護自己的權益,面對不公要發聲,每個人履行自己的義務,比如去投票、去發聲。港府恐嚇,不批准遊行,沒有關係,我們都要去做,始終香港不同於大陸,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城市。

當大陸的經濟轉差的時候,中共越依賴香港。因為香港吸引很多的投資,將來大陸面對更加嚴峻的經濟下滑時,香港是讓它可以喘息的地方。而且,很多大陸權貴投資香港,他們的親朋戚友也在這裏。我相信中共需要維護香港一定的安全或穩定,以及最低限度的自由。

國際金融中心可以運作下去,是因為有基本的秩序和自由、法治等必要條件,所以我覺得中共不至於在香港搞文革,上街武鬥,然後派解放軍下來,這個機會不大,但也不可以完全排除。

中共給香港一點自由 以維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何俊仁:香港不是新疆,中共在新疆可以關門打狗,關著百萬人在集中營還可以說謊:教育他們,這裏非常開心,是一個大家庭。它也可以說西藏沒有被鎮壓。

但在香港,中共不可以關門打狗,香港是不可以一手遮天的,最緊要的一樣東西是香港有許多許多國際社會在這裏的參與,這裏是國際社會的一部份。作為集資平台,人民幣可以透過港幣流通,可以透過香港吸收很多資訊,因為香港相對自由,不是大陸那一套。所以我相信目前中共很需要維持香港繼續運作,最低的法制秩序和人民相對最基本的自由是不可以剝奪的。我依然相信目前的這個局面。

中共讓香港生金蛋,經濟正常運作,但操控政府,給市民一些相對的自由,給法庭一個最低的運作,讓香港表現為一個金融中心。但問題是港人如果自己不站穩,可能連這僅有的自由都沒有了,因為中共就是想把殘存的自由都剝奪了,想要我們每個人服從、屈服、接受它,甚至要說一些違心的話,這些我們是不會做的。在這個公民社會,我們要堅持,在立法會內外都要堅持。中共對香港的每次打壓,在國際和本地層面都要付出極高的代價,所以我們要把握優勢,把事情做好。◇

注:在尊重原文的前提下,部份內容經過編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