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已經過去,但形成於2019年的瘟疫仍為當前熱點事件。因此這裏用太乙術來分析一下2019年的格局,試圖從紛繁複雜的現象找出一點脈絡。

太乙數在中國流傳很久,《三國演義》中,「亮夜算太乙數,今年歲次癸巳……,又觀乾像,……,主將帥身上多凶少吉。」這是太乙術結合了觀天象的運用。

公元2019年,干支紀年為己亥,太乙積年為10155936。太乙在第九宮,第三年,理人。主算1,客算5,定算8。

太乙格局圖如下:

因為太乙數內容過於龐雜,因此只能擇要簡單敘述。文昌與始擊一主一客,著重從這兩方面分析。

太乙在古代一般指天子,但是王朝有更替的現象,在現代社會,可理解為普世價值、道德、正義等等。

2019年,香港爆發了反送中運動,中共當局對香港打壓手段之殘暴、卑劣,令世人震驚。所謂送中法案與23條惡法一脈相承,實質是想對法輪功繼續迫害。從圖中可以看到,香港位於巽方(東南),太乙也在巽位。這代表了普世價值在巽方受到打壓,這是非同小可之事。中國文化有天人合一的說法,地理位置、時間和人體存在一種對應關係。

2019年中共領導人考察西北某省份,此領導人原籍西北,又巡視西北,正好應在主大將位置。西北是乾方,是君位,掌握最高權力者本應順天而為,但卻打壓民眾或縱然打壓民眾,是逆天之舉。此舉把自己放在了主大將的位置,是失位的表現。

文昌迫太乙,主大將(文昌下轄)格太乙。以上所述之事可以從圖中找到對應。

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法案,實質是用國內法的形式,堵住了邪惡之徒的外逃之路,是以靜制動。對應到太乙格局中,主參將、客參將位於中宮就是中宮閉塞,中國是中心之國。這是中宮閉塞的一重意像。

以上說的是主,以下談談客方。

始擊(客)在寅,始擊下轄主大將、主參將。主大將、主參將都位於中宮,形成閉塞之局。對應之事是邪惡勢力狗急跳牆,釋放出病毒,造成瘟疫蔓延,武漢封城。這是中宮閉塞的又一重意像。因為武漢九省通衢,位於中國中部位置,所以對應中五。

寅對應人體肺,始擊在寅,因此瘟疫首先攻擊人體肺。

中宮對應地理位置為武漢,在人體對應脾胃。這就解釋了為甚麼有些中醫認為這次瘟疫會有脾胃症狀,乏力、食慾不振等等,認為是濕邪作怪。從患者糞便中可以檢測到病毒,脾胃與消化道當然是通的。但這只是認識表面現象,根本原因不在於此。

現在當局沒辦法,又把中醫拿出來對抗瘟疫。如果說中醫發揮了一點作用,那也是為了讓人們認識傳統文化、神傳文化的價值才出現的,而不是為了給當局塗脂抹粉。因為中醫所用藥方、藥物都是幾百年前、幾千年前就有記載,不是近幾十年發展出來的。而且事情發展成現在這樣,是一個醫學問題嗎?不是官僚系統腐敗無能、人浮於事造成的嗎?

從以上描述可以看到,現實所發生之事與太乙格局吻合的很好。當然這只是我的一點看法。

事在人為,如果當政者能順天而為,出現的現象也不會相同。這就像一個公式一樣,雖然他在那裏,但你輸入進去不同的變量,就會得到不一樣的結果。邪黨對權力的極端迷信、極端崇拜,無理智的變態追求,使得它他甚麼都敢幹。這樣就形成了今天我們看到的局面。古人說苛政猛於虎,那麼今天我們看到官狀病毒也猛於冠狀病毒。冠狀病毒其實是官狀病毒的組成部份,這個官狀病毒一直在毒害世人,只是現在表現的比較明顯。仔細觀察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所的所作所為,說是「陽謀」已經不為過了。

邪靈一方面放毒屠殺生靈,一方面又借抗瘟疫的名義,掠奪民間財富,強化對社會的控制。近年新拍的電影《畫皮》把聊齋的鬼故事拍成了一部浪漫愛情片,但實際生活則沒有那麼浪漫。這種美化魔鬼的文藝作品會堂而皇之的面世,讓人與魔鬼共處而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