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伊朗迅速傳播,外界懷疑德黑蘭公佈的官方數據。專家根據伊朗醫院披露的病例數推估,伊朗至少2.8萬人感染,大約是官方數據的9倍多。

《華盛頓郵報》3月4日報道,根據在英國的伊朗運動人士納里曼・加里卜(Nariman Gharib)所得到的伊朗醫院數據,截至3月4日的6天內,德黑蘭大約12家醫院就有80例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患者死亡,單是3月3日到3月4日,死亡人數就激增17%。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醫院只是德黑蘭醫院總數的一小部份。加里卜批評伊朗政府對中共肺炎疫情的應對措施,並擔心其可能會隱瞞信息。

多倫多大學達拉拉納公共衛生學院(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s Dalla Lana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流行病學家阿什利・圖伊特(Ashleigh Tuite),根據加里卜取得的數據推估,目前伊朗的中共肺炎病例至少達2.8萬例。「我懷疑這些數字會繼續上升」,他告訴《華郵》。

根據伊朗周三公佈的數據,該國92人死於中共肺炎,近3,000人感染。

德黑蘭及伊朗東北部的馬什哈德(Mashhad)的五名護士告訴《華郵》,伊朗官方數據沒有納入新增病例,包括胸部CT掃瞄出現感染中共病毒症狀的感染病例。

這五名不願具名的護士表示,某些醫護人員不被容許戴口罩,以免引起恐慌;醫院缺少口罩、手套和其它防護裝備。此外,由於人員短缺,醫護人員必須在各醫院來回奔波,以應對不斷增加的病例。

據報道,伊朗當局在爆發疫情之初,並未實施遏制傳播的措施,反而採取了可能加速傳播該病毒的措施。例如,在疫情爆發的頭幾天,伊朗官員拒絕採取隔離措施,反而敦促伊朗人民積極在全國選舉中投票,並且拒絕關閉宗教集會場所。

據伊朗官員的說法,伊朗中共肺炎疫情始於庫姆市(Qom),一名受感染的伊朗商人從中國返國。伊朗衛生部在2月19日,即議會選舉前兩天,宣佈了最早的兩個病例。

牛津大學教授、傳染病和全球衛生政策專家卡米爾・阿拉伊(Kamiar Alaei)說,伊朗官員「不想勸阻人民投票,因此輕描淡寫中共肺炎的嚴重性,誤導了醫療系統,並向其提供了錯誤的信息。」

「醫療專業人員因此沒有做好準備,並意外暴露於風險中,許多醫生和護士被感染」,阿拉伊說,「明顯的管理不善和政治利益超越健康考慮,導致了疫情爆發。」

本周,世界衛生組織(WHO)派遣專家小組到伊朗,德黑蘭當局開始採取行動遏制病毒傳播,例如關閉學校和電影院,並呼籲人們待在家中,避免公共聚會。但是,專家說為時已晚,該疾病幾乎蔓延到所有省份。

伊朗大約二十多名國會議員,以及至少15名現任或前任政府高層感染中共病毒,包括副總統、副衛生部長和司法部長顧問。

伊朗最高領導人的顧問穆罕默德・米爾・穆罕默德(Mohammad Mir-Mohammadi)以及前駐梵蒂岡大使哈迪・科斯羅沙希(Hadi Khosroshahi)都死於中共肺炎。

阿拉伊說,伊朗領導層可能以為他們不會受到感染,沒有採取預防措施。

多倫多大學流行病學系主任戴維・菲斯曼(David Fisman)說:「我認為否認和愚蠢,再加上伊朗男士之間傳統的三吻打招呼,可能是伊朗許多高級政客感染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