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共啟動「大國抗疫」模式造假控制輿論方向,香港律師、法學博士、時事評論員桑普表示,中共以謊言處理武漢肺炎疫情,斧頭鐮刀是最可怕的病毒,他呼籲中國人理性思考勇於求真,遠離中共勢力可保平安。(大紀元)
近期中共啟動「大國抗疫」模式造假控制輿論方向,香港律師、法學博士、時事評論員桑普表示,中共以謊言處理武漢肺炎疫情,斧頭鐮刀是最可怕的病毒,他呼籲中國人理性思考勇於求真,遠離中共勢力可保平安。(大紀元)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中共為應付疫情及控制輿論方向,近來對內大力宣導所謂「大國戰疫」模式,對外以「大外宣」方式滲透。律師、法學博士及時事評論員桑普近日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中共當年「大躍進」造假,「六四」殺人以後造假,今日疫情也造假,「荒謬絕倫,相信共產黨,會害死自己。」

桑普說,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14億人的兩個支柱是:暴力與謊言。事實上,最大、最可怕的病毒不是冠狀病毒,而是共產黨,「中國共產黨就是真正的病毒,中國共產黨這種惡性、這種惡靈是一種病毒。」他說,民眾遠離中共勢力範圍可保平安。而與中共走得近,或與中國進行「一帶一路」的國家,如南韓、意大利,特別是伊朗巳爆發得非常嚴重。

他呼籲中國人能夠大膽假設細心求證,用科學的精神來判斷,而不是以一種虛空的民族主義去蒙蔽自己追求真善美的精神。他還說,目前國際形勢開始起變化,越來越看清中共的惡性,他期許港人,「事情起變化之時,我們更要保持一種信心和勇氣去從事我們應有的抗爭。」

宣傳大綱「綱舉目張」 假造確診數字

記者:中共大力宣傳「大國抗疫」的模式,對它應付疫情及控制方向,有何看法?

桑普:現在中國輿論控制的措施,中宣部在這一兩個星期制定了一個大調整,就是,說外國形勢不好,宣傳外國的形勢比中國更加差。

它宣傳的基本大綱就是「綱舉目張」,「目」是甚麼呢?包括現在每星期、每日新增確診的數字,外國的數字加起來要比中國大;很多在外國的中國人也想回中國,一些在中國但有時居所在外國的也不願意離開,怕回去之後被感染。接著不斷渲染意大利、南韓、伊朗,甚至是美國,他們搶口罩,排隊、慌張等等的情況。

不只如此,在貴報或者我自己日常的專頁,也有很多的五毛打手寫很多東西,不斷鋪天蓋地地說:病毒的源頭不一定在中國。鍾南山說過了,源頭不一定在中國,雖然首發在中國。這件事就是他們的說法,其實這些謊言是值得逐一駁斥的。

大躍進、六四造假 今日疫情也造假

桑普:第一,中國新增的確診案例比外國少的這一點,荒謬。病毒是沒有國界的,而且外國也沒有一定的圍堵政策,為何中國這麼多個省份,一天或一星期之內都沒有新增的個案呢?肯定是和2月23日習近平的17萬人大會之後,他說過,一定要嚴格控制每一個地方所上報的確診數字相關。

換言之就是造假,當年「大躍進」造假,接著「六四」殺了人以後造假,今日也都是在造假。對於以前很多中下群體的鎮壓,甚至對於很多事實的鎮壓,如汶川大地震等等,都是用造假方式來做。所以說信共產黨,一定是荒謬絕倫,害死自己。所以我們希望大家,可以遠離對於共產黨這些數據的信任,就是這個原因。

供應鏈斷裂 復工復產是謊言

桑普:很多人問,桑普你有甚麼證據去證明這一點呀?很簡單,如果死亡人數沒有這麼多,你驗查一下中國的大氣中的SO2(二氧化硫),焚燒屍體所產生的數字,武漢當天已經有極多,已經禁下來,瞞報、遲報、不報這個疫情,已經是一個謊言。現在死了這麼多人也不說出來是一個謊言,還說希望復工復產,想一想這會導致甚麼結果?大量的人湧回去工作的地方,如湖北宜昌回去廣州、東莞等等地方復工。回到那個地方原來無法復工,為何?因為他申報說復工率有六、七、八成,那他申報的地方就是規模以上,規模以上企業的復工率有近六、七、八成,問題是中小企業是規模以下,只有三成,中共國家統計部也是這樣公佈。例如製造一部智能手機,沒有這塊玻璃如何拼接呢?玻璃要靠中小企業造的,如果這個地方斷了,後面的供應鏈就會斷裂,不可能繼續延續,換言之,所有東西都是一個謊言。

中共耍流氓 暗示病毒源頭在外國

桑普:第二,它說外國的情況失控。請大家看看,外國的情況並沒有失控,例如在美國沒有失控。有些地方是比較掉以輕心的,例如南韓、日本、意大利。和中國「一帶一路」有關係的國家,尤其是南韓、意大利,特別是伊朗已爆發得非常嚴重,他們的新增數字上是很多的,為何?因為他們有太多的共產黨的人、中國人在那個地方居住、交流、工作。這是一個很大的原因,(導致)他們的數字增加。

但反過來說,有一個伊朗人來到中國,所以這個伊朗人可能是一個病源。因此很多人就說,美國是不是一個病毒的源頭呢?雖然Gordon Zhang(知名的中國問題專家、華裔美籍學者章家敦)在中國最近的當前危機委員會說了一句話,就是絕望的人做絕望的事,他就是在說習近平。換言之,他就是在暗示習近平在不斷地抹黑,可能是其它國家,暗示是美國。暗示是美國實驗室,或者加拿大甚麼實驗室,或者是伊朗的甚麼地方,是外國惹起的源頭。

如果是這樣的話,第一,源頭出現之後,為何沒有擴散?那個時間線不對,首發是在武漢,也說華南海鮮市場,這也是共產黨說的。我們提出的質疑就是P4實驗室,但問題是這兩個地方都在中國境內,為何會(說源頭)在美國呢?如果美國首發的話,拉丁美洲早已經是第一時間受到感染,不會等到今天才開始有厄瓜多爾、巴西的兩個例子。這是一個不可能發生的時序。

還有,很簡單的就是游泳選手孫楊被罰停賽八年,他說自己吞了一顆興奮劑,有沒有吞了呢?沒有吞,是因為你驗到我有興奮劑的反應,不等於我有吃過興奮劑。現在它的情況就是,首發地方是在中國境內,但不等於源頭在於中國。換言之就是中國可以流氓到用這種謊言去掩飾真相,換言之,這就是大外宣的不斷侵入。

最近有一個劉潔,深圳女學霸,拍了一段影片「我們都是戰士」,在網上面一日之內有2億的點擊,用不鹹不淡的英文告訴大家,我們全部都齊心抗疫,去振奮人心。但如果說「我們都是戰士」去支持抗疫的話,為何李文亮醫生在片段之中沒有一絲毫位置呢?這點是說不通的。

文攻台灣 真消息抹黑成假訊息

桑普:再有,整個中國不只是製造剛剛說所的謊言,還對台灣進行一種文攻的攻勢,大外宣攻勢,製造假新聞,台灣政府還有很多求證事實的網站回應,去消解這些假新聞。中國網軍出了「新招」,用台灣政府的新聞、真實的公告,然後假裝好像是中國網軍出的一樣,就是將真消息抹黑成為一個假訊息,再發出去。共產黨的手法真的可以說是極為詭異的。這個情況很讓人害怕,它整個很大的心法就是不斷地製造謠言和謊言。它用謊言來統治這個國家。

中共統治中國兩支柱:暴力與謊言

桑普:我說過,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14億人有兩個支柱,一個就是暴力,就是軍警暴力封城、封號,接著不斷打壓;另一方面就是用謊言,當一個人說鍾南山寧做日本人不做中國人,這位姓陶的先生在中山就被廣東省中山市的檢查處逮捕,說他辱罵抗疫的領軍人物鍾南山,請問依法何據呢?在整個刑法裏找不到法源,就判他行政拘留15天。想一想這個情況有多少?接著一個《南方周末》姓方的前記者,他的微信公眾號叫「新聞實驗室公眾號」,也被人封了。

網絡治理新規定 是極端鐵腕的共產主義

桑普:而3月1日開始,中共實施了一個叫做網絡訊息內容生態的治理規定,這根本是老調重彈。一直以來打壓的事,將它化成一個所謂法律的規定。這個法律的規定是極端法西斯主義、極端鐵腕的共產主義想法,是羞辱英雄烈士的,任何侮辱國家安全的人和事全部都要落幕。這種情況我們一定要明白,事實上牆內牆外兩個世界。牆外的世界收到牆內外的消息,牆內的世界只能收到牆內的消息,他見到牆外的消息覺得不可信。

但是看看央視前主播崔永元,他在推特上做一個民意調查:武漢病毒(中共病毒)是哪兒來的?給出四個選項:人工病毒疏忽流出、人工病毒惡意散播、自然病毒惡意散播,還是自然病毒疏忽流出或者自然形成呢?75%的人都說是人工病毒,絕大多數以為是人工病毒疏忽流出,另外有整整兩成的人認為是人工病毒故意散播的。「人工病毒」這個選項佔了七成五。我相信有很多翻牆的中國人都可能投了票,那崔永元會不會關閉這個東西?我不知道,但能肯定一點就是大家心裏清楚真相是甚麼。

我希望在牆內的中國人可以覺醒。不只是看武漢市的方方日記,不只是看一些敢言的人說一些隔靴搔癢的話,而是想一想真相。

盼中國民眾莫用民族主義蒙蔽自己

桑普:中國共產黨有五宗罪,一、瞞報,遲報這個疫情;二、禁制言論自由;三、串通世衛造假去慢慢消解這個疫情,導致現在疫情失控肆虐;最重要的是它不斷發動新的文宣,鋪天蓋地散播假訊息;第五宗罪就是P4實驗室,是人工病毒製造不慎洩露或者是故意洩露這個疑雲尚未解決。

這五點,我想請問一下,中國大陸的民眾可否有清晰的認識呢?如果對這件事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可以好好討論,就事論事,好好去討論這一點,究竟病毒的源頭是否在中國呢?如果你說「不一定」在中國的話,那你也可以說「不一定」看到我這個人的存在一樣,甚麼都可以是「不一定」。但問題是病毒的首發就在中國,而中國第一時間就很肯定地說源頭就是華南海鮮市場,當然我是不認同的,它應該是從實驗室來的。但問題是,華南海鮮市場是中共自己說的。

而全世界都在說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當然也有美國的左翼說不要叫中國武漢肺炎,譬如在加州有眾議員Barbara Lee他們認為不可以這樣叫。但這確實是在中國開始的,就好比如說中東呼吸道症侯群、伊波拉、寨卡、日本腦炎、香港腳,這也不代表歧視香港,而是說病毒的源頭是從哪來的,就是從武漢來的,就是在中國,就是在湖北。在這個情況之下,有甚麼問題呢?這個如果是自然形成的,不需要感到羞恥的,這是天意。那問題是如果這不是天意,而是人禍的話,這就是我們值得追究的地方。我們希望中國的民眾能夠有這樣大膽假設細心求證的心,用科學的精神來做事,而不是一種虛空的民族主義去蒙蔽自己追求真善美的精神。

加強散播假消息影響香港

記者:怎樣去理解中共這一輪的宣傳攻勢?對香港有甚麼影響?

桑普:對香港有影響。現在香港假消息的散播是相當多,整個輿論的轉軑(髮夾彎)使香港很多尤其是在藍絲的群組之內,傳播說病毒很可能是來自加拿大、或者美國哪個實驗室,這些東西是甚囂塵上,而且力度在這一、兩個星期加強了。換言之響應了中宣部的大外宣,就是外國形勢不妙的這個大外宣,這種情況是相當嚴重。

而且很多防疫措施,香港也是很馬虎,甚至有一些藍絲去捧林鄭和香港政府,說確診個案未過一百宗相當厲害,因為美國也是差不多這個數字。各位,美國有三億人口,香港七百萬人口,要將濃度平均化,不可這樣同日而語。香港面對將近一百宗的案例,基本上已經是相當可怕與危險的。七百萬人口以90宗案例來說是相當危險的,不可能將之和英國、法國、德國來相提的,所以香港的情況絕對不妙。

而且它(港府)不去封關,留了三條通道港珠澳、西部通道和機場讓中國的人源源不絕地進來。前幾天還有上千人排在深圳灣等著過來,每個人密密麻麻地在排隊,部份人士有戴口罩,一部份沒有,還有甚至吐痰、咳嗽不掩嘴。那麼這種集體感染的情況害了他們自己,也害了關員,這件事是大家都不願見的。口罩無力,所有醫院的措施基本上無力,然後突然說要接所有在武漢的香港人回來,整整上千人,請問有沒有這麼多資源做隔離?我看是沒有這個空間和餘裕。

遠離中共勢力範圍 可保平安

記者:有人形容這病毒像長了眼睛,很多民眾對此反映很熱烈。是否覺得這病毒有甚麼特別的?

桑普:這次的病毒正如我之前在節目所說,是分兩層的,一層是全世界的,傳播力很強,致死率大概百分之二,但因為基數太大,所以死亡的人口可以很大,甚至英國最近也出了一個警示,可能有三分之一的人,在英國本土感染這個疾病。而先前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也說過,全球可能有三分之二的人會感染疾病,變成一種風土病,不只是流感,傷風感冒,還要加上冠狀病毒,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在後面,這事很可能會發生的。

另外一方面,中國湖北高濃度的這件事是十分類似伊波拉性質的病毒,所以致死率極高,但傳播的半徑未必這麼廣,所以現在就用一種封城圍村,應收盡收的方式去處理這個問題,而在香港來說,很多很多譬如周融之類的這些親共人士,他們看到越接觸中國越會惹麻煩。看看警察群聚、聚會,看到他們的感染也開始散播,他們的恐慌也開始了。周融是另外一個例子,所以說遠離中共的勢力範圍可以保大家的平安。

中共抹黑手法之一:惡人先告狀

記者:前些時侯,我們節目中有評論人說這「病毒也比不上共產黨的毒」。隨後在香港的街頭有親共人士針對「法輪功」、針對著某一團體隨便扣上帽子的做法,有何見解?

桑普:我看他們完全是顛倒黑白,完全是抹黑一些自由表達自己意見的組織和團體。這件事是很可怕的,要知道共產黨的手法就是不斷地「惡人先告狀」,它將自己已知的問題掩飾之餘,還說是你有它的問題。譬如它說很多宗教團體才是病毒。

中共是惡靈 是最大、最可怕的病毒

桑普:事實上中國共產黨就是真正的病毒,信仰中國共產黨這種惡性、這種惡靈是一種病毒。共產黨不只是它存在,還有一群人支持它。我們一定要對這種唯物辯證法、馬克思主義,這種視人命如草芥的手法有徹底的反省,如果沒有這個反省這個病毒是無法除去的。

想一想這個所謂的冠狀病毒是如何製造產生出來的?人工合成,誰合成的?既然不是人工合成的,是天然合成的,為何如此遲才報出來呢?疫情擴大難道沒有人禍的成份?這是很多人質疑的地方。所以說最大的病毒不是那個冠狀病毒,而是共產黨,而是五星紅旗,而是這個斧頭鐮刀,這才是我們最可怕的病毒。而(中共)這個病毒惡人先告狀,抹黑別人,去污衊病毒的源頭,說美國或者其它國家由源頭造成這個中共病毒一樣,事實上這個中共病毒是源起中國,惡人先告狀,去誣稱別人形勢不妙,這種做法是中國共產黨一貫的伎倆,所以我們要看清楚。

記者:這次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疫情會否影響到現今全世界的格局出現一些變化?加拿大外交部亦首次說出中共是她的敵人,而對其它國家的反應,有何看法?

桑普:加拿大的外交部global affairs department(全球事務部),在去年10月有一個新的文件。大家知道執政的自由黨經過去年10月的選舉,基本上坐穩了自己的政權,但是它的議席流失了;在這個情況下,很多反對派,包括保守黨、新民主黨就集體合力做一些事情。而在自由黨裏也有一些比較不這麼親中的人,包括副外交部部長瑪莎·摩根(Marta Morgan),她就寫了一個外部的簡報給新上任的外交部長商鵬飛(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商鵬飛基本上取代了以前對中共相當了解、也相當抗拒的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成為新的外交部部長。

外交部長商鵬飛是非常親中的,他2017年出任國際的經貿部長,08年做了基礎建設和社區的部長,完全是配合杜魯多(Justin Trudeau)的政策。小杜魯多在2016年上任以後,自由黨執政之後,每一年部長級以上訪問中國次數極多,他在第一年上任,自己訪問中國三次,部長級的14次,17年11次,18年10次。這種情況比以前保守黨哈帕執政的時候多了很多,哈帕總理做了那麼久只訪問過中國3次。為何杜魯多會這樣?因為錢、經濟。

杜魯多政府有過億計的錢投資在亞投行、一帶一路上,極度親中。而似乎經過這件事,由於自由黨也是執政黨,但是它的普選票數比保守黨少,但因為選區劃分的問題,它(自由黨)贏得最多的議席,但是損失了過半數,怎麼辦呢?於是乎要聽一下大家的意見,它有一些地方會卡住,外交這個位置不可以鬆,所以就找一個親中外交的人卡在這裏。

「中共是戰略對手」 加國政要敲響警鐘

所以外交部副部長Marta Morgan(瑪莎·摩根),她開始知道有問題,然後在整個下議院裏面,有一個呼聲去成立一個叫作「加中關係委員會」,自由黨是極力反對;但因為它這次議席不過半,其它的小黨聯合,例如新民主黨、魁北克人黨,(與)最重要的保守黨聯合,一起成立了「加中關係委員會」。於是這個外交部副部長Morgan給外交部長商鵬飛這個文件,交給了眾議院,然後這個委員會公佈出來。

內容說甚麼呢?很簡單,千萬要記住中共是你的戰略上的對手,而非你戰略上的夥伴。它直接強調是戰略對手,因為中國共產黨是在輸出、推廣它專制的體系。它不只是要賺錢,它還不守遊戲規則,不會融合這個遊戲規則,還要改變國際遊戲規則,希望將它的價值觀和國際洗牌,洗到大家變成一個威權獨制專政的價值體系,而這件事通過一帶一路還有亞投行進行。來到最後,加拿大的基本價值觀會和它有直接的碰撞,她(Morgan)說一定要明白這個風險,否則就會自尋死路,一定要和志同道合的國家一起合作,如五眼聯盟的這些志同道合的國家去合作。這一點加拿大是敲響警鐘,由自由黨和新民主黨裏面的一些反共人士一起合力去做這件事。

他們在2月5日,一個委員會傳召加拿大駐華大使Dominic Barton(多米尼克·巴頓,中文名「鮑達民」),因為Dominic Barton有一個McKinsey(麥肯錫)的公司,專門投很多諮詢的事給中國南海做到的問題,他們就問Dominic Barton:你說一說你自己的情況是否極度親中?他承認自己是。哇!這個不得了,因為一個加拿大駐中國大使竟然是這樣一個人。他說中國是崇尚集體主義,以為和諧,這個是儒家思想所導致的,所以他說要尊重中國的多元文化。然後幾乎聽到的一群國會議員拍案而起。現在不是在說儒家文化,現在是在說中國共產黨如何滲染加拿大,由聯邦省到地方都是全面的滲染,所以我們希望加拿大政府可以正視這件事。一些開始去進行這件事,但是之後,會否使加拿大政府驚醒?而反對的勢力可否讓加拿大政府有一個政策上的轉移?從而使這個新上任的外交部部長改弦更張,更弦易轍呢?這就是我們拭目以待的地方。

國際形勢起變化 保持信心勇氣去抗爭

我們看到,整個國際形勢開始起變化,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中國共產黨的惡性,大家越看越清楚,我們希望這個情況大家能夠堅持下去,事情起變化之時,我們更要保持一種信心和勇氣去從事我們應有的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