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2年3月5日法輪功學員在長春八個電影片道中插播法輪功真相後,被中共指認的18位參與者遭到慘烈的迫害,其中梁振興、劉成軍、雷明等多人被迫害致死。

美國《標準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在2010年12月6日發表了長篇報道:《進入細微的電波──幾位不為人知的中國烈士如何幫助全世界的自由事業》,文中這樣記錄了當時的長春:法輪功的節目在八個頻道播放了50分鐘,積聚了超過10萬的觀眾。隨著消息的傳開,觀眾越來越多,人們互相打電話,說他們會馬上打開電視。

在一些居民區,當地中共官員變得絕望,切斷電源,使街道陷入黑暗。在其它居民區,比如在文化廣場附近,人們走到街上慶祝:禁令結束了!法輪功平反了!

幾個修煉者從工廠和藏身之處走出來,公開發資料。鄰居、孩子、陌生人,甚至戴著紅袖標的老太太都接近他們。每個人都在說話,跑過去,笑著拍著他們,祝賀他們。

有幾個人懷疑這不是政府的廣播,但他們仍然開心地笑著輕聲問:「你們是怎麼幹成的?你們法輪功真了不起!」而且這時看起來他們似乎真的是被平反了,快樂和笑聲到晚上10點都沒有停止……

2002年3月5日長春插播後,中共當局指認是梁振興、周潤君、劉偉明、劉成軍等18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他們是:

1. 梁振興(男,37歲)
2. 周潤君(女,52歲)
3. 劉成軍(男,31歲)
4. 劉偉明(男,32歲)
5. 孫長軍(男,24歲)
6. 張聞(男,28歲)
7. 雷明(男,26歲)
8. 李德海(男,31歲)
9. 趙健(女,35歲)
10. 雲慶彬(男,37歲)
11. 劉東(男,37歲)
12. 莊顯坤(男,29歲)
13. 魏修山(男,35歲)
14. 陳豔梅(女,40歲)
15. 李曉傑(女,31歲)

以上所列均為他們當時的年齡。

在當局指認的18人中,缺失3人,其中劉海波和侯明凱被抓後隨即被打死,還有1人可能被酷刑迫害致死,而被當局隱匿。

2002年3月5日晚上8時,吉林省長春市發生了震驚世界的法輪功真相電視插播事件。長春有線電視網絡八個頻道同時播出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是自焚還是騙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

「305」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後,江澤民驚恐萬狀,密令「殺無赦」。長春全城戒嚴,在大抓捕中,5千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落入魔掌,至少7人被活活打死,另有15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
本文收集、整理了明慧網對其中12位受迫害者的相關報道。

梁振興

梁振興(明慧網)
梁振興(明慧網)

在長春市第一看守所遭到的迫害(2002.2.27~2002.11)

2002年2月27日,梁振興被長春市公安局一處的警察綁架到長春市第一看守所(又稱:長春鐵北看守所),期間被綠園分局的警察提審六次。他們蒙住梁振興的眼睛,將他帶到長春市淨月潭國家森林公園賓館內的秘密刑訊室。每次出來,他都是遍體鱗傷。

2002年3月,梁振興在獄中。當時中共警方把這張照片作為戰利品發到網上。(明慧網)
2002年3月,梁振興在獄中。當時中共警方把這張照片作為戰利品發到網上。(明慧網)

在吉林監獄遭到的迫害(2002.11~2005.3.29)

2002年11月,梁振興被押進吉林監獄(又稱:吉林省第二監獄)的六監區。監區長魏向輝明確指示看管人員說:「對法輪功人員絕不能手軟。」獄霸李明、趙廣存、劉干、陳志強等對梁振興、楊光等法輪功學員進行毒打、捏睪丸、用手指插肋骨骨縫。犯人李明用塑膠管毒打梁振興,他的頭撞到暖氣片上,昏死過去。

2004年7月10日,梁振興又被送到「嚴管隊」。周姓獄警指使刑事犯打他,強迫他坐在不到一寸寬的木稜上,甚至坐在角鋼的尖稜上,一天要坐十幾個小時。

梁振興被嚴管迫害兩個多月。在那裏,警察先是找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談話,放誹謗法輪功的錄像;然後對他們用刑,包括:坐老虎凳、頭上套膠袋、往手指甲裏釘大頭針、背銬、電棍電。他們甚至用在電爐子上燒紅的螺絲刀往法輪功學員身上燙……

酷刑演示:膠袋套頭。(明慧網)
酷刑演示:膠袋套頭。(明慧網)

在長春市鐵北監獄遭受的迫害(2005.3.29~2005.8)

2005年3月29日,梁振興被轉到長春市鐵北監獄22監區繼續迫害。監區長王曉光、教導員張力周指使犯人迫害梁振興,經常毒打折磨他,持續數月。

8月中旬的一天,梁振興被送到公安醫院,連續六天六夜遭受「抻床」酷刑(四肢被往四個方向拉至極限);不久,又被送回鐵北監獄醫院,白天戴腳鐐,晚上被呈「大字形」固定在床上,即銬在「死人床」上,由近十名犯人輪流監視。

酷刑演示:抻床。(明慧網)
酷刑演示:抻床。(明慧網)

在四平石嶺監獄遭受的迫害(2005.8~2010.1)

梁振興在四平石嶺監獄裏遭受了各種非人的酷刑折磨,例如以下的幾種:

毒打:犯人高明龍專門製作了一根三角皮帶放在鋪下,經常鞭打梁。一次高魔性大發,抽出鋪板對梁振興進行長時間毒打,致使梁振興的後背都是血印。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犯人顏德全等還用手掌使勁劈梁振興的喉部,再使勁用腳踹其胸部,使其肺部嚴重受傷。

獄警副區長周立佳進監室查崗時,打梁振興左邊一個嘴巴,並讓犯人顏德全再打梁振興的右邊一個嘴巴,又把梁振興踹倒,還說:「我是不是沒迫害你?」

犯人楊建國曾用鐵錐子剜梁振興身上的肉,用錐子扎他的頭,對他拳打腳踢、抓住他的頭往牆上撞;犯人王榮國用打火機燒梁振興的頭部,把他的頭使勁往床樑上磕。

性侵犯:顏德全等一夥犯人藉口給梁振興洗澡,扒光他的衣服後往他身上澆涼水,將黃瓜插進其肛門裏,再按著他,讓外號叫「大虎」的刑事犯對他進行性侵犯。

電棍電擊:2006年7月,教育監區的監區長尹首東、獄警楊鐵軍、幹事武鐵等用四把電棍一起電梁振興。2007年末,梁振興拒絕背監規,獄警楊鐵軍、幹事張業軍(人稱「酒瘋子」)和犯人韓景軍、楊建國、顏德全等用八根電棍電擊、毒打梁振興,用了大半天時間迫害他。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擊。(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擊。(明慧網)

在公主嶺監獄受到的迫害(2010.1.1~2010.5.1)

2010年元旦,梁振興又被轉到公主嶺監獄遭受更加殘忍的迫害,他的身體狀況急劇惡化。

2010年4月12日下午是梁振興被迫害關押的六監區的探視日,梁振興家屬探視遭野蠻拒絕,後幾經周折見到梁振興。他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走路困難、說話聲音沙啞。

2010年4月25日,獄方通知其家屬去公主嶺市中心醫院。梁振興被初步診斷為休克、右側胸腔內積液、兩肺繼發性肺結核伴空洞伴炎症、兩肺間質性炎症樣改變。

家屬來到醫院,只見梁振興身體極其消瘦,吸著氧氣、打著吊瓶,腳腫得像饅頭,腳脖兩側有皮下滲血,帶有血泡,經常流水,右眼幾乎失明,他痛苦得直咬牙。

2010年5月1日,梁振興被送到公主嶺中心醫院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呼吸。據說,獄警在給梁振興插管灌食時,把管插到了肺裏,導致他死亡。當日上午10時左右,在獄警的監視下,梁振興離開了人世,終年46歲。

劉成軍

劉成軍(明慧網)
劉成軍(明慧網)

被綁架的經過(2002.3.23)

2002年3月23日,劉成軍被非法抓捕的前一天,給一個法輪功學員打了個電話(當時此人已被綁架,劉成軍不知道),發現情況不對就關機了。第二天,他的表弟又用這個電話打了一次電話,結果被定了位,當時劉成軍住在松原他的姨父家。

當劉成軍發現警察來時,已無處可躲,就藏到了柴垛裏。

當晚,20餘輛警車包圍了前郭縣山後屯,一群警察像土匪一樣闖入劉成軍的姨父柳長髮家,讓柳家給他們做飯,還把劉成軍的表弟帶到派出所毒打了一個多小時,威脅要把他84歲的姥姥抓來,這樣逼著問出了劉成軍的下落。

凌晨1點多,公安部督辦、省廳指揮、長春市局、松原市局、前郭縣公安局、農安縣公安局聯合組成的專案組殺向山後屯,七輛警車包圍了柳家,點燃了柳家的兩個柴草垛,很多村民都驚起救火。

藏在裏邊的劉成軍跑了出來,身上多處被燒傷。警察在眾目睽睽之下用碗口粗的大棒對他一頓暴打,然後給他砸上鐐銬。松原的警察李伯武(音)往劉成軍腿上連開了兩槍,叫囂著:「這回我看你往哪跑!」然後把劉成軍塞進小車後備箱裏,又抓了柳長髮夫婦揚長而去。

在吉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遭受迫害(2002.3.24、2003.10.27)

2002年3月24日,劉成軍被捕後被直接送入吉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又稱:公安醫院),他的雙手被抻開銬在床的兩側。

4月的一天,警察突然給劉成軍打開了手銬,一群電視台的人要給他錄像。一個女記者想獲取他的聲音,以便用移花接木的貫用手法製造假新聞。該記者讓劉成軍向她講真相,被劉成軍識破、拒絕。事後,公安醫院的獄政科長給他戴上了腳鐐。

獄中的劉成軍。(明慧網)
獄中的劉成軍。(明慧網)

4月1日,新華社公佈了上面的照片,可以看出劉成軍已無法保持坐姿且身上有被用刑的痕跡。

2003年10月27日,劉成軍生命垂危,第二次被送入吉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該醫院長期迫害包括因長春電視插播事件被捕的法輪功學員。

在長春市第一看守所遭受的迫害(2002.5.1~2002.11)

2002年5月1日,劉成軍被轉到長春市第一看守所。警察對他酷刑逼供,讓他坐「老虎凳」52天。他的手被銬在床上,獄政科長劉偉給他戴上腳鐐。

自2002年5月1日至9月20日,劉成軍一直被非法關押在該看守所。據悉,在那裏,來自長春市公安局的警察對他實施迫害。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

在吉林監獄遭受的迫害(2002.10~2003.12.26)

2002年10月份,劉成軍被劫持到吉林監獄一大隊。當天在獄長、副獄長等人的授意下,六名重刑犯(李剛、郭樹鐵、賈玉彪、劉X海等人)將劉成軍拖到水房裏,用很厚的床板猛擊他。他的臀部被打得腫得很高,血滲透了短褲,連短褲都脫不下來,木板被打折了幾根。

罪犯賈玉彪用腰帶抽打劉成軍的臉、眼睛,把腰帶上的一個大紐扣打碎,他的眼睛被打得充血。

2002年10月11日,劉成軍開始絕食反迫害;到10月21日,10天內他一口飯未吃、滴水未進。其間,犯人還用三至五厘米厚的木板把他往死裏打,以致他被送進獄內醫院。

2003年10月21日,劉成軍的家人得到吉林監獄的電話,說他不行了。家人趕到醫院看到他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全身是傷。醫院下了病危通知,他被轉到吉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醫生確認為尿毒症,也下了病危通知。

大約在12月初,劉成軍又被劫持到吉林監獄,極其虛弱的他卻被直接押進「小號」(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狹小的房間)。

12月26日凌晨4點,劉成軍在長春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離開了人世。臨死時鼻孔、耳朵、大腿等處都在流血。當天,吉林監獄糾集了大批警察,不顧其家屬反對,未經屍檢,於中午11點強行火化遺體。

雷明

雷明(明慧網)
雷明(明慧網)

雷明,男,30歲,未婚,吉林省白山市人。他曾是快餐師,雙手靈巧;曾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展開請願的橫幅,並擺脫窮追不捨的警察們而脫身。

雷明是電視插播的主要成員之一,在選擇電視插播地點時,主動承擔一處離電視台很近、在電線杆上操作的不好做的線路。 2002年3月5日,在長春市利用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後,他被警察非法抓捕。在經歷長春市公安局一處及吉林監獄酷刑折磨致殘後,於2006年8月6日離世。

被綁架(2002.3.5)

2002年3月5日晚8點,在雷明等人進行電視插播的過程中,警察巡線,在路上把雷明、張聞(法輪功學員)堵住了。雷明把張聞推開,自己迎上了警察而被綁架。

參與抓捕的清明街派出所指導員李福,於2002年被公安局記三等功,並被公安部授予所謂「全國優秀人民警察」稱號;長春市國保支隊副大隊長李興濤,指揮抓捕雷明立個人二等功,光經其手被致死致殘的法輪功學員有上百人,被非法關押的不計其數。

雷明被抓到清明街派出所,背銬著坐在地上,身上僅剩的200元錢被搶走,隨後被架到車上,劫持到長春市公安局。

協助並參與綁架的還有: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公司的副總經理劉文祥、朝陽站站長佟軍。

被長春市公安局迫害(2002.3.5~2002.3.9)

雷明被押到市公安局,被用刑之後又被蒙上眼罩,警車一路警笛,押到淨月潭賓館的地下包房。

雷明又被架上鐵老虎椅,雙臂繞過椅背,用牛皮帶套著手銬,兩個警察把手銬死死拉向椅子底下的鐵梁。手銬硌著他的腕骨,雙臂被拉到極限,仍被繼續往下拉。雷明疼得汗水濕透了全身,幾乎昏過去。最後,一個警察猛踹手銬,才把牛皮帶扣到了極限。

老虎椅(明慧網)
老虎椅(明慧網)

在房間裏有個高姓警察科長誹謗法輪功師父,雷明大聲制止他。高某瘋狂地衝向雷明,打了他一頓嘴巴子,打累了才停手。

這時又過來兩名警察,手裏各持一根電棍,把雷明的上衣扒開露出胸部和脖子,接著又把他的褲子脫下,露出生殖器和大腿,然後同時電擊他的脖子、嘴、大腿、胸部、生殖器、肛門,使他痛苦萬分,慘叫聲不絕於耳。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明慧網)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明慧網)

直到電棍沒電了,警察去充電。這時,換上其他兩個警察,用膠袋套在雷明頭上。當他要憋昏時,警察突然鬆開頭套,等他剛喘了幾口氣後,又給他套上膠袋,反覆不已;然後又電擊,充電,用膠袋套頭,再電擊,充電,反覆折磨他。

中共酷刑示意圖:人為窒息。(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人為窒息。(明慧網)

之後,警察用燒紅的螺絲刀燙他的脖子,燙得他皮開肉綻;緊接著,用電棍電擊其燙傷處,再用水往脖子上澆,使他生不如死。

在這期間,警察們還用一個大鐵桶套在雷明的頭上,用一根大鐵棍使勁敲打鐵桶,達到了震耳欲聾的地步。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鐵桶敲頭。(明慧網)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鐵桶敲頭。(明慧網)

接著警察還把一個木棍的一端插進他的肛門,另一端卡在椅背底部的橫樑上,再用電棍電擊肛門。

在大約四五個小時的酷刑折磨中,雷明的胳膊,手腕骨被抻得、硌得極度痛苦。

一個警察抓住雷明反背銬的雙手,使勁往上抬,使他的前胸和大腿緊貼在一起。他的小腹被鐵棍硌得十分疼痛,約過了5分鐘,警察才住手。

酷刑演示:把腿捆住,使勁往下按頭部。(明慧網)
酷刑演示:把腿捆住,使勁往下按頭部。(明慧網)

隨後,雷明被扔進了鐵北看守所。看守所一見他滿身是傷,馬上拒收,警察說這是特案,才同意接收。

到了監號,犯人們都驚呆了,雷明滿身是電擊的焦糊斑,燙傷、電傷、勒傷,慘不忍睹。牢頭說:「以前我不信法輪功被迫害得這麼嚴重,今天我徹底信了,這共產黨要完了。」#

( 轉自明慧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