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武漢市自去年12月起爆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並擴散中國各省及世界各國。意大利政府在傳出確診案例的第2天,即封鎖11個城鎮,但在短短11天,疫情案例就衝破2,500例,成為歐洲主要「病毒輸出國」,經分析最大原因是意大利政府低估病毒、誤判情勢,不但未及時採取足夠限制措施,反因憂慮經濟崩盤試圖隱匿淡化,演變成星星之火可燎原之勢。

自2月22日起,意大利已通報超過2,500宗中共肺炎確診病例,79宗死亡病例,是目前為止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地方。疫情則大部份集中在倫巴底大區(Lombardy),該區共有1,520宗中共肺炎確診病例,55人已病故。

官方表示,倫巴底大區一天就要用掉二十萬個口罩,因意大利本身沒有生產口罩,因此只能仰賴進口。目前,已從南非進口八十萬個口罩,但至少還需要一千萬個。

中央社報道,雖然意大利政府在傳出確診案例的第2天,明快決定封鎖疫情最多的11個城鎮,但無法止血。「一號病人」所在的科多諾(Codogno)醫護人員向媒體直言,「放任病馬在外到處亂跑,光把馬廄鎖上有用嗎?」案例持續上升顯示感染早外溢到「紅色警戒區」以外,需要擴大限制性措施。

當時各國開始紛紛對意大利斷航或實施入出境管制,意大利重度依賴觀光業,先前因為少了中國客已元氣大傷,現在遭全球性封鎖更是命懸一線,如果連國內市場都崩盤,對許多產業來說,致命程度恐怕比病毒更凶險。

尤其疫情集中的北部是意大利經濟火車頭,企業龍頭、各產業公會接連公開警告信,讓政府對進一步限縮政策躊躇不前。

小黨林立的政治生態讓情況雪上加霜,目前意國政府由左派「民主黨」與民粹政黨「五星運動」聯合組成,但極右派「聯盟黨」的民調比兩個執政黨的單獨支持率都高,對於聯盟黨和另一個右派政黨「意大利兄弟黨」來說,現任內閣任何失誤都增加取而代之的機會,因此疫情爆發後,政治宮鬥戲碼同步天天上演,意國總理更疲於應對。

在龐大的經濟與政治壓力下,意國政府事發幾天後政策急轉彎。第一個爭議是「美化數字」,原本民防部每天兩次記者會更新確診數字,但衛生部長忽然下令,要求未來各地匯報的確診數字,需再經最高衛生機構複驗確認後才能公佈。

此令一出,米蘭專治醫院主管暴怒,在媒體痛批「難道政府要跟中國一樣隱匿疫情?」因為各地已經要複驗兩次才能公佈,若再等樣本寄至最高衛生機構驗證,通常已過多天,此舉雖然會使意大利疫情數字馬上急凍,卻造成群眾錯估疫情現狀。

各方為了確診數字激辯一天後,最後中央妥協同意兩種數字版本都公佈。但同時在各媒體看到不少御用醫學專家出面,唱起同調要民眾不用恐慌,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致死率低,只有老人、重病者有危險,跟「重感冒」差不多。

意大利政客用行動呼應醫師論點,相約到米蘭街頭聚餐,佛羅倫斯博物館免費開放三天,波隆那發放一年可享免費文化活動的市民卡,吸引兩萬多人聚集排隊領取,報紙標題熱烈歌頌「意大利人對文化的熱愛戰勝對病毒的恐懼」。

意大利政界這波「助攻」下,疫情仍如搭高鐵,增長速度跌破各界眼鏡,但政府仍持續向媒體釋放正面訊息。例如周日新增確診人數飆破500,周一新增人數降為300,政府立刻宣傳是「疫情剎車、出現拐點」,但周二新增人數又回到500,知名毒物學家忍不住出面抨擊,「意大利現在疫情才開始爆發,談剎車言之過早!」

意大利總理漏夜召集專家開會,會後宣佈建議民眾「不要握手、共飲」,雖然看來都是無須專家告知也能琅琅上口的基本防疫常識,但至少象徵意大利政府總算開始轉回限制性措施路線。只盼亡羊補牢、猶未晚矣,能早日控制疫情,不讓全球再聞「意」色變。#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