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李白如是說。

那些歷代的聖賢,真的都寂寞嗎?走進歷史的煙塵,一番跋涉探索,真個是:一路風塵一路雲,中間盡是寂寞人。

陳子昂是寂寞的。「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這感天動地的嘆息,穿越了多少歷史的星空呢?

李清照是寂寞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幽怨地詰問突顯著寂寞的內心;「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慼慼。」疊字的寂寞痛徹心扉。

伯牙是寂寞的。子期墓前含淚摔琴的痛楚,終生不再撫琴的決絕,知音難覓的寂寞,如滔滔東流水。

孔子是寂寞的。孔子率七十二門徒周遊列國,傳播忠、孝、仁、義,在處處碰壁之時,久立河川,渭然長嘆曰:「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

老子是寂寞的。其大道無人可解,於是留下《道德經》五千言,飛也似地孤身去了。

我感嘆萬千,抽身南去。

喜馬拉雅山南麓,釋迦牟尼端坐精舍,拈花講說精義。座下弟子數百,唯有大迦葉暗暗一笑。

我轉身西走,見木匠出身的耶穌於伯利恆和拿撒勒間行走佈道,傳播著愛的福音,卻不被人所理解,終於魂斷耶路撒冷。

我怵然一驚,意識回歸本體,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唉!果真,聖賢古來真的是多寂寞。

這些人中龍鳳,創造了各異的精神花園,為人類所歷代景仰。但,他們內心所承受的煎熬,真的為人所知麼?在鶴立雞群的時候,他們內心深處的寂寞有多少人可以體悟呢? 追尋著聖賢的足跡,細細品味他們的內心世界,我忽然明白了寂寞的本質。

寂寞的本質是甚麼?

寂寞,是遠超常人的大善、大真、大忍的心境的外化,是胸有錦繡而無人賞識、無人共鳴、無人領悟、無人奉行、無人超越的大孤獨。聖賢的寂寞,展現的是多姿多彩的純美畫卷,典雅清純的天籟之音,沁人心脾的真理芳香。宏大的悲天憫人的善,清純自然的真,堅如磐石寬如大海的忍,如生命本源之水,經聖賢心血的錘煉,流淌出純純的寂寞的大美,讓人夢繞魂牽。

那麼,凡夫俗子不也有寂寞嗎?

其實,凡夫俗子所謂的寂寞,不過是空虛無聊罷了。熱衷於追名逐利、沉緬於兒女情長、傷情於離別愁緒、一味地無病呻吟,心靈被物慾糾扯著一刻不得安寧,哪裏還有功夫寂寞,哪裏還有心情寂寞呢!

蘭生鬧市品自清,不向凡俗弄閒情。幽幽歲月千帆過,中有玉骨掬香人。

李白、李清照、陳子昂、俞伯牙之類文人雅士,他們的寂寞如這亂世幽蘭般的清雅脫俗、純潔幽靜。 孔子、蘇格拉底,這些行道於世、兼濟天下的先知聖哲,品性如巍巍的高山,胸懷如浩淼的大海,意志如堅韌的磐石,他們的寂寞,如同嚴冬霜雪裏的梅花傲然開放。老子這樣的清淨真人,如生命之水般的清純綿長,處於低位利萬物而不爭,引領著人類回歸純真的家園。釋迦牟尼、耶酥,這些普渡眾生的偉大覺者,如泥中淨蓮,放射出洪大的慈悲和威德,引領眾人回歸生命的純善,回歸超凡入聖的本源境界,當屬寂寞中的極品。

至於十惡末世,在最邪惡的摧殘下,仍秉承真、善、忍,普救著迷中眾生的偉大修煉者,他們超越過往一切聖賢的大美寂寞,則是人類和宇宙走向新生的唯一希望。

「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路,輾轉千百年,幸遇師尊普度。普度、普度,切莫機緣再誤!」但願,迷中的俗子,都能體會宇宙的真意,放下名利情的執著,學會寂寞,享受寂寞,超越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