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武漢「封城」後,大陸眾多城市先後實施封閉式管理。中共「封城」造成的菜價飛漲令民間怨聲載道,有些居民甚至接近斷糧。在疫情最嚴重武漢,有居民形容「彷彿一夜之間進入了計劃經濟時代」。

對於近期「菜價物價過高」的高漲怨聲,中共湖北省當局於2月29日回應稱,菜價、肉價的上漲的直接原因是人工成本、物流成本上漲所致。

目前在武漢,被封閉在家的民眾被允許只能通過團購的方式解決基本生活需求,而團購菜價之高,令他們難以承受。而當地農副市場批發商披露,蔬菜批發的價格並沒有明顯上漲。

據大陸《財經》報道,在武漢市洪山區的武漢白沙洲農副產品大市場,該農貿市場的多位批發商提到,疫情期間,蔬菜等經過中間環節到了最終消費者手中,這些日常商品的價格有時會上漲數倍。

多位批發商表示,銷量並沒有受到疫情影響。只不過,曾經由超市、農貿市場、小型生鮮店、小攤販等共同組成的物資銷售渠道,全部集中到了社區手裏。社區開具的通行證成了「香餑餑」,有了這張通行證,才能出入超市、農貿市場,採購物資,也是因為有了通行證,才能進入社區,出售物資。「彷彿一夜之間進入了計劃經濟時代。」一位武漢居民說道。

武漢人普遍認為團購的價格過高。他們在網上披露各種食品的團購借個。網民「火星網友」說:「我在武漢,瘦肉90一斤,對,沒聽錯,五花腩75~80一斤,造謠我負法律責任。」

 

新冠疫情爆發後,1月23日武漢「封城」。2月18日,武漢市大部份超市、便利店都貼出告示,不接受個人採購,只接受以社區為單位的採購。

居民怨氣越來越大,一位長期負責物資運送的志願者透露,有一位老人為了省買菜錢,翻牆爬出社區;有人埋怨社區工作不力,為甚麼外省市捐贈了那麼多蔬菜,他們沒有拿到;漢陽的一個九口之家,從社區團購的物資兩天都沒有到,接近斷糧。

在食品團購過程中,社區在批發商到居民之間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

據資料顯示,大陸的社區是由城鎮的居民委員會和併入城鎮的村委會改名而來。社區是中共的最基層組織,其直接行政上級是街道辦事處。這些基層組織對轄內居民幾乎無事不管、事無鉅細。中共這種從戰爭年代帶過來的控制結構,在後來一系列的政治運動中,一直起著關鍵的作用。

武漢「封城」後,當地居民紛紛抱怨菜價超高,有些居民還曬出經當地社區團購的菜價單。此後,其它地區的居民也先後展示出本地的物價行情,部份菜價「高的離譜」。

大陸網民曬菜價。(網絡截圖)
大陸網民曬菜價。(網絡截圖)

大陸網民曬菜價。(網絡截圖)
大陸網民曬菜價。(網絡截圖)

大陸網民曬菜價。(網絡截圖)
大陸網民曬菜價。(網絡截圖)

大陸網民曬菜價。(網絡截圖)
大陸網民曬菜價。(網絡截圖)

大陸網民曬菜價。(網絡截圖)
大陸網民曬菜價。(網絡截圖)

截止2月12日,中國大陸宣佈實施封閉式管理的城市,共有至少9個一級行政區(4直轄市4省1自治區,共156個二級行政區)與其他省市至少51個二級行政區,共207個(含26個省會與副省級市);其中升級為全封閉式戰時管制的城市,有2個二級行政區。

湖北省黃岡市2月13日宣佈實施全封閉型的戰時管制,所有小區一律實行全封閉管理。孝感市大悟縣宣佈實施戰時管制令。2月14日,孝感市雲夢縣、荊州市洪湖市宣佈實施戰時管制令。

湖北省當局於2月16日發佈通告,除強化車輛通行管控外,通告明確所有非必需的公共場所一律關閉,一切群眾聚集性活動一律停止,同時實行零售藥店購藥登記制度。荊州市荊州區宣佈實施全封閉型管理。

 

 

 

 

 

(影片顯示,有業主合資買下一批蔬菜要捐給整個小區居民,被武漢城管搶走了,聲稱是奉街道辦領導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