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陳秋實和方斌之後,日前又一位叫李澤華的公民記者被中共抓捕。

看到這個消息後我冒出的第一念就是「李澤華是誰?」

搜了一下網上的信息,原來他是一位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的愛較真的九零後,今年25歲,大學畢業後進央視當了主持人,2018年辭職辦了一個自媒體:「不服TV」,開始製作短片。因為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真相有許多疑問,李澤華像陳秋實一樣,也冒著被中共肺炎感染的風險來到武漢採訪,並採用影片報道的方式在網上講述自己在當地的所見所聞。他播放的影片顯示,16日他前往武漢疫情嚴重的百步亭社區實地採訪;18日報道了武漢市殯儀館「天價招聘屍體搬運工」內幕;25日,他前往武昌火車站地下停車場訪問滯留的外地勞工;2月26日,他在前往武漢P4實驗室後回酒店途中遭遇國安追捕,在酒店他對著鏡頭做了「最後的演講」後主動開門,然後失聯。

在李澤華的影片報道中,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對武漢「青山殯儀館」的暗訪。

武漢疫情至今,許多人一直懷疑,官方報出的死人數目是否真實?武漢到底死了多少人?為了探明真相,李澤華暗訪了這家殯儀館。通過採訪一個負責招聘農民抬屍工的人,他由此佐證了武漢的殯儀館需要高價聘用「抬屍工」的網傳消息。在影片報道的最後,他用幾個數據算了一筆帳,暗示中國政府其實隱瞞了死亡的人數。

李澤華失聯的消息傳到網上後,有網友不解的說:「這是甚麼年代了還敢說真話,全民玩遊戲錄影片都忙不過來還關注誰死誰活,不被隔離的都想法趁著這個疫情淘金呢! 現在甚麼狼小粉紅們不死都在做夢說胡話呢!」

那麼在這個大多數年輕人都在忙著玩抖音和淘金的年代,身為90後一員而且有著大好前程的李澤華為何要冒著風險做公民記者,探尋真相說真話呢?

2月26日,李澤華在被抓捕前對著門外的國安說的話道出了個中緣由:

「我不愧於自己,不愧於我的父母,不愧於我的家庭,也不愧於我畢業的中國傳媒大學,不愧於我學的傳媒!我也不愧於這個國家,我沒有做任何對國家不利的事情!

我李澤華今年25歲,我也想像柴靜一樣,能夠去到一線,弄夠在04年那樣的輿論環境下做出『北京抗擊非典』那樣的片子,或者說在2016年放出《穹頂之下》被全網封殺,我認為那是有價值的!」

「我不願意吞炭為啞,我也不願意閉目側聽!不是說我沒有能力好好的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我當然有能力,我為甚麼要從中央電視台辭職?我為的是中國能有更多的年輕人,更多像我一樣的年輕人能站出來」。

李澤華失聯後,許多網友都在轉他老師的一段話:「本來打算在微信朋友圈閉嘴,不過剛剛朋友發來我的學生被捕的消息,我深感痛心,我所教過的傳媒大學播音系的學生大部份都想~,澤華則不一樣,他有理想,有個性,是我教過的最出色的播音專業學生,已經躋身央視,可是他有他的理想,這樣的孩子才是中國的希望呀,他才25歲,不要毀了他。」

這位老師說的一點沒錯,像李澤華這樣有理想、敢講真話的孩子「才是中國的希望呀」!期盼中國能有更多的年輕人像李澤華一樣站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