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源自武漢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流行仍在惡化之際,中共看起來對異見人士的壓制一點沒放鬆,甚至利用疫情來打壓他們。

來自中國上海的侯先生正在加拿大探親。他告訴《大紀元時報》,他在上海的一套公寓住房被封了,封條上寫著「疫情防控期間,禁止短租行為」。但是,實際情況並非如此。

2月14日,侯先生的太太發現自家用於出租的公寓被貼了封條。(侯先生提供)
2月14日,侯先生的太太發現自家用於出租的公寓被貼了封條。(侯先生提供)

封房看不出與短租有關

侯先生說,他的那套房子所處地段很好,在一個像上海法租界那樣的老式小區裏,是用來做短期出租的,主要是租給旅遊人士。在疫情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沒人住了,因為訂單都取消了。

他說,他太太2月14日看到門上貼著不許短租的封條,就把它撕下來,打算進房,但被一名戴著紅袖章在巡邏的阿姨攔住。那阿姨說,你不能撕,撕掉的話,派出所肯定還會來找你的,你必須再把它貼回去。

侯先生說,他套房的隔壁和樓上的公寓,也都是用來做短租的。但他太太留意到,那些公寓都沒有被封。

封房與疫情也沒直接關係。侯先生說,他們貼封條的時候,那小區沒有人感染病毒,「他們就是針對我的」。

為了抓人封房

侯太太先去了居委會,問他們封房是甚麼意思。侯先生說,居委會的人說不出理由,最後他們說,你要去找派出所。

在上海瑞金二路派出所,侯太太得到的答案是:叫你老公回來處理此事。

「我太太跟他門說得很清楚了,你們應該發一個通知,而不是封房子。」 侯先生說,「他們說,讓你老公回來,我們就解封。」

「目的就是擺明了,要抓我。」他說。

侯先生去年4月份來加拿大陪孩子讀書,正是全球聲援香港民眾「反送中」、爭取民主自治權利的時候。他參加了9月29日在多倫多市中心舉辦的「全球連線共抗極權」遊行集會,聲援香港的抗議民眾。

2019年9月29日,侯先生參加了在多倫多市中心舉辦的「全球連線共抗極權」遊行集會,聲援香港的抗議民眾。(侯先生提供)
2019年9月29日,侯先生參加了在多倫多市中心舉辦的「全球連線共抗極權」遊行集會,聲援香港的抗議民眾。(侯先生提供)

10月24日,侯先生回中國。他說,他被國保抓去拘押了5個小時,「他們要求我寫保證書」。就是保證以後不參加反共遊行,少在推特上發那些言論。

「我簽了(保證書)。抽你幾個耳光,你不簽嗎?」侯先生說,那個老的沒動手,但年輕的動手打人,「我只能簽了」。「這個國家太沒有言論自由,甚麼自由都沒有」。

12月5日,侯先生又來了加拿大。侯先生說,這次他的房子被封,應該是因為他在推特上發表的那些言論,以及轉發了很多關於香港抗議和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消息,還在1月19日參加了多倫多市舉辦的響應香港「天下制裁」集會。「這使他們(中共)不高興了」。

2020年1月19日,侯先生參加了在多倫多市舉辦的響應香港「天下制裁」集會。(侯先生提供)
2020年1月19日,侯先生參加了在多倫多市舉辦的響應香港「天下制裁」集會。(侯先生提供)

他說,他是使用國內的手機號註冊推特賬戶的,早知道就不用國內的手機做了,「我估計他們監控我的手機。」

對於房子被封一事,侯先生說:「我沒有違法,你憑甚麼封我的家門?」

他說:「一個公民連一點起碼的言論自由都沒有,甚麼東西都要打壓。這很荒唐,任何人看到都會覺得很荒唐。」

對於是否要用維權手段要回房子,侯先生說,他3歲的時候,他父親被打成反革命,後來一直努力維權,要求平反。

「我跟著我父親上訪多了,根本就沒用。」他說,「到死都沒給他平反。」

「我一個小老百姓,生活在中國挺悲哀的。」侯先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