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表示,正值抗疫如火如荼之際,香港警察卻高調的捉人,港府大搞「秋後算帳」,向國際、向香港發放的信息,是災難性的。(大紀元)
香港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表示,正值抗疫如火如荼之際,香港警察卻高調的捉人,港府大搞「秋後算帳」,向國際、向香港發放的信息,是災難性的。(大紀元)

2月28日,香港警方拘捕了香港民主黨前主席楊森、工黨副主席李卓人與壹傳媒集團老闆黎智英等人。對此香港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正值抗疫如火如荼之際,香港警察卻高調的捉人,「其實就是發放『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訊息」,他譴責港府是「很奇怪的政權」,拘捕行動是「荒謬的」。

他還表示,此刻的逮捕行動是港府大搞「秋後算帳」,「絕對是一個錯的時機,而且向國際、向香港發放的信息,是災難性的。」他還呼籲習近平,拘捕行動若非由他下令指示,「他應該問責,誰在現在這個亂局之中亂上加亂?」

28日香港警方指控楊森、李卓人及黎智英等人在去年8月31日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參加未經批准的集會。三人已被落案起訴,於28日當天獲准保釋,將於今年5月5日出庭應訊。

「8.31」遊行前夕 擔重任

記者:楊森和李卓人2月28日先後被捕,對於今天突然這幾位民主派元老被抓的情況,您怎麼看的?

梁家傑:我很記得去年「8.31」,因為8月30日那晚,譚文豪議員在家裏被捕,8月31日差不多到中午了譚議員才被釋放出來,接著,我們下午就去參與那天的活動。那天,何俊仁、李卓人接受訪問,就說民陣申請遊行,卻拿不到不反對通知書,但很多香港人已經說好了一定要去,他們倆人就想,這麼多的香港人要出去,又沒有一個信息集中發放,會亂上加亂,對很多人都造成危險。我當時就覺得他們兩個很能吃虧,願意緊急接下民陣的棒,就說,好,我們去管理那個遊行。

我聽今早的報道,這幾位被捕,都是跟「8.31」有關,說他們去組織一個未獲批准的集會和遊行。

當政府失去道德力量 法不責眾

梁家傑:但是,當有以十萬計的香港人出來遊行的時候,大家都要考慮所謂「法不治眾」,或者是「法不責眾」,這樣的法律概念。即是說,當一個政府已經完全失去了道德力量去叫人「守法」時,而很大量的市民選擇去「違法」,就不是去問究竟他犯了哪條法,反而要問的是政府如何管理下去呢,這就是所謂法不治眾、法不責眾的概念。

但是現在林鄭政府,當然,很多人都已經認定她是中共的牽線公仔,是妹仔家奴,即是說中共和林鄭完全在這一方面是沒有反省的。一百萬、幾十萬人走出來,林鄭政府卻認定是警方拒絕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的所謂非法集會,那就照抓、照鎖、照告,但她完全不明白,當她喪失了道德的感召,喪失群眾的認可,她去用法律來管理那個地方的時候,她還強行逼人去「守法」,她其實是自取其辱。

抗疫如火如荼 荒謬的高調抓人

梁家傑:現在抗疫如火如荼,大家的焦點都是怎樣可以走出這個疫情,讓香港人沒有生命健康韋脅。在這個時候,政府高調的抓楊森、李卓人、黎智英,是不是害怕我們不記得「8.31」發生甚麼事?害怕不記得2014年人大「8.31」決定,令到香港失去被承諾的真普選,害怕我們不記得失去原來承諾那種沮喪、那種不滿,害怕我們不記得「8.31」當晚太子港鐵站怎樣被那些速龍部隊、防暴隊亂打人?很奇怪的政權。

我唯一的結論就是這個政權,選擇在大家應該集中所有資源、人力物力去抗疫的時候,竟然提醒我們8.31發生甚麼事!靜下來看,其實是荒謬的。

林鄭硬是不封關 一定是為留太平門

梁家傑:不過,過去這8、9個月發生了很多荒謬的事,如恆河沙數,簡直是不勝枚舉。

所以我覺得,這個政權現在會不會已經作出了決定要玉石俱焚、要攬炒?但是,我又在想,它沒有條件攬炒,因為這次疫情,林鄭這個家奴妹仔為甚麼硬是不肯封中港的關,不是她講的那樣,不知道甚麼是封關。看看她對南韓下手多狠,南韓確診武漢病毒(中共病毒)和不治的數目,跟湖北、跟大陸哪裏有得比,蚊子跟牛比?她已經果斷地對南韓封關了,又不怕南韓那些物質來不到香港,香港都有南韓蔬果、肉食。她知道甚麼是封關,甚麼是封人不封貨。看她做這些就知道了,她果斷地封港韓的關,中港的關她又不肯封,其實一定是留了「太平門」。

我覺得,中共沒有理由不明白香港的重要性,不講其它的,香港要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要集外資、換外匯,就看「太平門」這個角色,她不可以「攬炒」的,她沒有條件跟香港玉石俱焚。

再搞「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煽動民族情緒

梁家傑:那究竟她怎樣呢?我覺得,她可能想不到更好的方法,那就用老套路,即共產黨一直掛在嘴邊,就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接著就鼓動群眾的民族情緒。看看鍾南山這個中共的傳染病學權威,最近竟然說,武漢的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是在中國發生,但不表示它一定是源出中國的。其實他的意思是(病毒)源出美國。它(中共)用老套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早段時間有一條很荒誕的片,就說美國研製的新藥(瑞德西韋)開始臨床試驗,有點效果,接著那些(親共)藍絲群組就說,「證明了是不是美國製造出來的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因為製造病毒的人一定有解藥的。」這個邏輯真是「神」邏輯,但是,你想想,(中共)整個套路是這樣的!

中共意在天下大亂 騙取民心

梁家傑:它似乎還在走老套路,共產黨建制70年,在中國,它就要搞到天下大亂,大家要「亂極思治」,它是一個執政黨,就希望能夠民心歸向它,但是現在湖北武漢絕對不可能奏效,看那些影片,那些呼天搶地,見到在路邊,真是講屍橫遍野都不是太過份,接著又說有些流動火化爐,又說一天到晚燒屍體……你想想,如果你在武漢,政府說「美帝亡我之心不死」鼓動你的民族情緒,要怎會信政府?

不過中國終究幅員遼闊,有14億人,只是一個湖北省,共產黨覺得,只要封鎖了消息,就沒有事了,現在真是這樣做的。由鍾南山院士開始,本來最有公信力的人,現在要開始懷疑他是不是可信。但是,我們在懷疑,14億人未必會懷疑,是不是?因為他們的資訊是不透明。

還有,香港都感覺到,它(中共)已經透過世衛組織(WHO),這個埃塞俄比亞的總幹事譚德塞,大力唱好中國防疫的措施,他最荒謬的就是,大家要多謝武漢,因為武漢肯封城,令到我們世界不用那麼頭痛。喂,你是不是當我們是白癡!

因為你想想,1月23日那天封城,它是凌晨就宣佈,接著第二天的10點才正式執行,那10個鐘頭,傳聞起碼有五、六十萬人離開了,有個地圖,用湖北武漢的電話號碼,大數據分析,就說人們去了五湖四海,五大洲、七大洋。那世衛總幹事是不是自毀長城?

還有譬如,中共最近驅逐了3個《華爾街日報》的記者,為甚麼呢?這種就叫做習近平「抗疫模式」,就是口號式抗疫,是規劃式抗疫。主席說那些疫症受控甚麼時候,疫症就要受控的了,比神還要大能的。如果讀那些舊約聖經,天主造世界,就是一出聲說,我要有光,就有光,我要有水,就有水。

你想想,他這套東西,如果是在有新聞自由、有言論自由的地方,是行不通的,問題就是中國這麼大,如果封鎖了消息,就算湖北省或者武漢市的人,他是最身受其害,在風眼中間,他當然不相信了。但是,其他的人就會信習近平主席,「航行靠舵手」,這個是「定心丸」,是「定海神針」,他現在就走這一套。

梁家傑:但問題是中共可以欺騙14億人,騙不了世界,騙不了香港。那問題就來了,中共想全世界和它做生意,想全世界相信它,覺得中共的威脅是可以控制的,但它搞這套就是背道而馳囉,想想香港現在就是這樣。

我為甚麼很痛心林鄭搞到我們一塌糊塗,她現在想派一萬元就可能買回一些人心。這像甚麼?就好像你打到我殘廢,然後給我一萬元湯藥費去看跌打。我要你一萬元做甚麼呢?你可以看到她整個詭計就是這樣:不要講得那麼遠,讓民眾覺得是應該要1萬元的,總之先拿著。不要講那麼多,不要講警察那些裝備、買水炮車,那些新型裝備就作為前線。

全球排華潮 源於中共封鎖消息

梁家傑:我想講的就是,現在這樣的時空,應該全人類集中精力去抗疫,消滅這個世紀大疫症,亦都令到現在天怒人怨。有很多報道,講中國人在外國受到排華式的歧視,有報道說:在俄羅斯的莫斯科用人臉辨識,從同中國入境的人就被強制隔離檢疫;南韓街上有人示威說:「中國人要滾出去」。這種反彈都是因為共產黨封鎖消息。

我覺得現在行到這一步,已經沒有第二個方法挽回對中國國內國外起碼的信任。你(中共)只能夠實事實辨,建基於科學,然後公佈數據,真的要和盤托出所有有關新寇狀病毒(中共病毒)的信息。因為這個病症是由武漢傳出的,如果我們看報道,那批衛健委專家講,其實在去年12月初已經有了基因圖譜排序,但是在最近幾日,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除了投訴伊朗和中國隱瞞疫情之外,另外一點,他懷疑中國無完全分享它所掌握的武漢冠狀病毒所有資料。

如果是真的話,我覺得中共不應該這樣做,「天涯若比鄰」,要知道現在航空交通那麼發達頻繁,一日之間(病毒)就可以傳遍五湖四海,是不是?雖然中共講: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但現在世界已經一體化,它都不想如果病毒失控傳到美國如何是好?

如果我們真的掌握這些病毒資料就要與全世界分享,就是希望世界其他的專家可以補足中國的專家或者香港的專家有不足的地方,可以儘快些幫助研發出疫苗也好,如何折斷傳播鏈也好,這已經是全世界的事情。

如果中國想成為真正的世界公民,取信於國際,就應該採用這一套(形式),而不是去封鎖新聞,去處理提出問題的人而不是處理問題。而這種方法就變成很難再獲得信任。

中共一國「吃掉」兩制 對承諾背信棄義

記者:「8.31」發生到現在已有半年,為甚麼在這個時間才清算?最近何君堯重提23條立法,還說要全國簽名支持,並說23條立法可以幫助抗疫。這是不是他們一系列部署的一部份呢?

梁家傑:我覺得中共在香港的部署似乎沒有從過去20多年之中學習到。我一真都說,所謂中港深層次的矛盾是在香港未成為特區之前,已經被鄧小平洞悉了,如果不是,他就不會搞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了。因為明知香港採用了一百多年自由民主國家那種核心價值和制度,與現在中國共產黨管理的中國模式,簡言而之是獨裁,政治上絕不放手,只搞經濟。

這種模式是操控人民的自由人權,法律是為政權服務,這一套價值意識形態其實是「火星撞地球」。所以這個矛盾一直都存在的。

而我們當時接受主權移交到安排,就是因為《基本法》承諾了我們,自由人權法治是不變,所謂「馬照跑,舞照跳」,起碼到2047年,我們都不會有改變。這個矛盾本來以為處理了,但是二十多年來,我們見到的,就是一步一步,一國吃了兩制之中香港這一制,原來的那些承諾,中共是背信棄義。

治港二十多年 中共仍然騙哄嚇

梁家傑:二十幾年來,中共的手法就是甚麼呢?騙、哄、嚇,是不是?它現在這一步,都是給一萬塊,哄你;說今天疫情受控了,騙你;恐嚇你,即是說,你不要以為行使你的言論集會、遊行自由,是沒有後果的,我說不讓你遊行,你就不可以遊行,行就抓。

但是我都說了,二十幾年來,中共有沒有學習到,要香港繼續幫它集外資、換外匯,希望香港繼續以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去取信國際,你(中共)就不要以為,只是留下個殼在那裏,好像將我們香港人全部趕走,全換了他們的人。我不是說,我一定比他厲害,可能有很多很有本事的人,我都見過的,但問題就這些人,人家未必信你(中共),是不是?

他沒有跟你打過交道,他也知道你的意識形態不同,思考的東西不同,價值都不同。你又不會明白,抓三個記者,是很大的事情,對於我們來說,這些事是需要時間,去爭取了解,從而建立信任,中共就是不明,它現在走這一套,仍然都是沒有從歷史中學習,它仍然都是想靠騙、靠哄、靠嚇。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港警高調抓「8.31搞手」

梁家傑:而這個時候,高調的抓「8.31」的所謂「搞手」,其實就是發放一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信息),就要是嚇你,嚇到你很害怕。我想跟習近平說,太遲了。因為過去8個月,有多少年輕人,寫了遺書,出去抗爭,他們想到會送頭的,所謂「民不懼死,何以死懼之。」你想想,可以虛心些去分析一下時局,你也看看自己的底牌,或者中共的語言是你的底氣,你看看你的底氣有多強?如果你其實只有半桶水,但是又要去打腫臉皮充胖子,結果可能非常之悲慘,

現在很多人將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疫情,跟蘇聯解體之前的,在烏克蘭的切爾諾貝爾核電廠核洩漏之後出現的那種隱瞞,以及失信於天下,令蘇聯國內當時那種反共情緒的爆發,那種爆炸,已經是一起並論、來分析的了。其實如果共產黨仍然想著要繼續擁有權力,繼續可以在14億人的國家裏掌權,唯有是要搞好經濟。要搞好經濟,如果香港沒有了,掉了這個輪子是不行的。

「秋後算帳」絕對是災難 誰在亂局之中亂上加亂

梁家傑:好了,問題就是,你如果事實求是一點,你(習近平)真心也好,假意也好,現在要走一些比較懷柔的策略,本來我以為,他換了駱惠寧取代了王志民,接著又換了張曉明,用夏寶龍取代,我以為他會走一些鬆動的,即是懷柔一點點的政策,希望再取信於國際,香港繼續成為這個排氣閥、太平門,集外資,換外匯。當然我現在暫時都沒有排除這個可能性,因為現在都不知道,林鄭和那些警察部隊,可能都要力求自保的,是不是?

可能都有些春江水暖鴨先知,覺得會不會現在習大大,可能要找替死鬼,因為現在可能國際壓力很大,香港內部的張力也都與日俱增,會不會他覺得他害怕,共產黨可能都要找一些人去祭旗,林鄭又不想自己是被祭旗,不想步王志民、張曉明後塵。

警察也都要自保,會不會裏面有些人搞事,就趁這個機會,就去「秋後算帳」,然後搞到香港亂上加亂,然後希望用老的套路「亂極思治」,就找林鄭出來,「麻煩你,阿姐,幫我們搞好香港。」但是,這件事我就覺得是行不通的。

所以,我當,始終中共是龐大的組織,有些土共,土共有分幫派的,有不同山頭的,會不會其中有一些在搞事,動機可能是自保,避免自己被逼出來祭旗。

總之現在這個時候,去搞高調的政治秋後算帳,絕對是一個錯的時機,而且向國際、向香港發放的信息,我覺得都是災難性的。所以如果習近平不是最高指示是要這麼做,我想他應該要問責一下,誰在現在這個亂局之中亂上加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