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任台灣國立陽明大學副校長的司徒文教授、前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退休後,就一直留在台灣教書。司徒文希望將畢生的經驗與所學貢獻給台灣的年輕學子,他同時深愛台灣生活,沒有離開台灣的計劃。

據美國之音報道,司徒文說,「每天不管我在不在學校,我都在為下一次的講課做準備,我開的課在星期四,所以我通常星期二、三、四會在辦公室。」這是他退休後在台灣生活的第七年,也是他擔任台灣陽明大學副校長的第一年。

山坡地形的陽明校園,讓已經73歲的司徒文教授前往教室上課的途中,多了一份體能上的挑戰。「我覺得光是爬這些階梯,學校就應該多付點工資。」司徒文一邊喘氣,一邊幽默地對身邊同行的秘書這樣說。

司徒文:「我開的課叫做『大局:紛擾時局背後的地理,貿易與政治成因』,它是對世界上主要國家及熱點地區的評論,這是一門主題教學法的國際關係課程,所以我必須廣泛的閱讀及準備。」

這是一門完全用英文上課的通識課程,就讀醫學系的大二學生郝貞愛是司徒文的學生之一。

「像是一個驅動力吧,讓我們去了解不同地區發生的問題。這是其中一個,然後第二個就是英文口說,學校很少通識課能夠讓我們用英文口說的方式去表達自己的看法,所以這學期修這堂課特別讓我在英文口說上強迫自己要多練習。」 郝貞愛說。

2012年,司徒文由AIT台北辦事處處長一職退休後,就一直留在台灣教書,先後教過台北美國學校,擔任清華大學亞洲政策中心首任主任及清大副校長,以及台灣大學國際學院客座教授,至今已經超過七個年頭。

「隨著年齡增長,去做有意義的事情顯得越來越重要,我想我能貢獻的就是從我的視角提供更全球化及美國的角度來看台灣,我可以提供給台灣年輕學生的是我34年的外交官經驗,以及一位曾經在美國政府內部工作的人對事物的看法。」司徒文說。

「其實他的觀點是非常有價值的,包含他會引用非常多的新聞報道及學術文獻來支持他的說法,光從我們閱讀資料來看,其實有時得不出一些非常有利的論述,但是以一個美國外交官的立場來看,我們可以吸收到一些非常時事而且非常具有國際觀的論點。」學生之一的陳人豪這樣認為。

而同樣是醫學系大二學生的劉丞軒說:「司徒老師的經歷非常多,譬如說他有駐紮在黎巴嫩,或是澳洲,北京,他終點站是台灣,其實他跑了很多地方,他看的事情或經歷的事情比我們多,而且牽涉的利益層面更廣,他不像一般的老百姓,他煩惱是怎樣為美國爭取到最大利益,因為他是一名外交官,他其實帶出的是一個不太一樣的觀點。」

走進司徒文位於台北的家,多年外交官的生涯反映在家中由世界各地蒐集而來的藝術品,譬如門口掛著的水彩畫〈旋轉舞僧〉來自貝魯特,是在派駐美國駐黎巴嫩大使館時購買的,客廳裏極為搶眼的抽象畫〈森林大火〉是擔任美國駐澳洲大使館副館長時購入,而餐廳裏這幅台灣旅美畫家鄭麗雲的水彩畫,則是擔任AIT台北辦事處處長時購買。

談到在台灣的生活,司徒文說:「很顯然的,我喜歡這裏,不然我不會待在這裏,我非常喜歡。台灣人經常問我為甚麼我要留在台灣,我的回答一直是『為甚麼不?』,我想是因為台灣人太謙遜了而少了些對自己的國家的自豪感。」

在司徒文的眼中,台灣是一個近代的奇蹟,2019年年初,他發表了一篇名為〈學習欣賞一個近代的奇蹟:台灣〉(Learning to appreciate a modern miracle–Taiwan)的文章。這篇文章為台灣人說明了台灣在極短時間內的所獲得的成就,基本上台灣由一個軍事獨裁政權轉型到民主政治,而且是一個令人尊敬且成就非凡的民主政治,由貧窮到繁榮,成為世界上許多科技領域的領導者。

文章提到,在電腦技術部份領域扮演關鍵角色,也逐漸在醫療技術與製藥成為領導者。台灣的全民健保的評價非常高,這也是我留下的原因之一。全球外籍人士協會在過去四年中,兩次將台灣評為外籍人士最宜居國家的第一名。但是簡單來說,你必須來到這裏,親自來這裏體會,因為所有我認識來到這裏的外籍人士,都非常喜歡這個地方,他們很享受這裏。

屋子內放置的一張放大了的司徒文人形立牌,是AIT台北辦事處的台灣同事送給司徒文的退休禮物。在擔任台北辦事處處長期間,司徒文經手完成的重要事件包含了價值130億美元的對台軍售,美國牛肉的開放進口,以及台灣人赴美的免簽證待遇。

司徒文:「我擔任AIT台北辦事處處長時,最感到驕傲的事情就是提名台灣享有美國免簽證待遇,我們完成了所有艱苦的工作,他們後來在當年10月份宣佈台灣加入免簽證計劃,比我在8月份退休時晚了兩個月。」

司徒文與曾經擔任美國駐東帝汶大使的外交官妻子司徒凱倫育有兩名女兒,在台灣出生的大女兒目前在澳洲定居,二女兒在美國加州,一家人散居世界各地。目前一個人在台灣教書,寫作,演講,讀書的生活,讓司徒文忙得不亦樂乎。

「短期內我完全沒有離開台灣的打算,我已經待在這裏十年了,也會一直在這裏。」司徒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