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已六旬的蔡忠華,曾在黑社會打混,吸毒、販毒、走私毒品,做盡壞事,被判無期徒刑,孿生弟弟蔡忠民則被判30多年刑期,家人手足對同是重刑犯的兄弟倆早已死心,然而一段奇遇,卻讓兄弟二人浪子回頭。

哥哥:「以前不信有神才敢做壞事」

「我的人生起伏太大,不到三十歲,就有房、有地、有車……甚麼都有,覺得很不錯,那都是用不正當手段取得的……不過,一天,忽然間鋃鐺入獄,彷彿從天跌下來……」蔡忠華說。

然而,「沒想到卻有幸得到大法」。蔡忠華回憶自己於2004年在嘉義鹿草監獄幸遇法輪功的經歷。

蔡忠華當時遇到一位從台南移監至鹿草的受刑人,兩人在一起做完手工品後,蔡忠華看到他手拿起獄中圖書館書架上的一本《轉法輪》在看。

這位初學的獄友熱心地向蔡忠華推薦法輪功,一開始蔡忠華沒有理會對方,三個多月後,偶然路過獄中的書櫃,便順手把書架上的《轉法輪》取了回來,但是一個多月來卻沒有翻閱,這位獄友不間斷地鼓勵他,蔡忠華當時正在申請假釋,因為兩年多都未通過,所以心情起伏很大,沒能安下心來看書。

拖了幾個月後,蔡忠華終於開始看《轉法輪》,但是沒煉功。

有一次蔡忠華問獄友:「煉法輪功有甚麼好處?」對方回說「精神、身體會變好」,並分享自己還能感受到法輪轉。

蔡忠華不相信,對方鼓勵他試試,由於獄中的空間很小,只能盤坐煉第五套,沒法煉動功,剛開始學後一個禮拜,蔡忠華沒有感受到法輪,質疑獄友可能在誆騙他,對方微笑說個人機緣不同。

沒想到,不到一個月,果然感受到頭頂有能量在轉,隔天早晨,他用餐時,一如以往席地盤坐,感覺有能量在腳踝轉,晚上睡覺時丹田也感到有東西在轉。那位獄友說:「沒錯,是真的。」

從那天起,兩人就在監獄利用時間,一遍接一遍地看法輪功書籍,包括大法師父在其他各地講法的經書。

監獄中的捨房一間約有近十位犯人,有人看到蔡忠華煉功,就取笑他:「是不是被關太久(當時已被關近12年),精神不正常?」

面對其他犯人的冷言冷語,蔡忠華耐心且嚴肅地勸說對方:「別開玩笑。請不要污衊大法!這是真的!真的有神,不要以為沒看到就不存在!」並勸他們出獄後不要再做壞事。

蔡忠華說:「宇宙中有神存在。以前不相信有神,才敢做壞事,做沒有道德的事;如果相信有神,打死都不敢去做。」

修煉法輪功後的蔡忠華開始變化,他開始有耐心與包容,加上脾氣也改善了很多,和大家相處得比以前更好。後來有兩位同房獄友主動向他借法輪功書,他欣然答應並教他動作。

就這樣時光飛逝,兩年後蔡忠華終於獲准假釋出獄,便到嘉義找法輪功煉功點煉功學法。

出獄後,蔡忠華曾有兩次幾乎要發生嚴重的致命車禍,不是因為車速很快幾乎剎不住,就是行駛間機油不足電單車頓時停下,蔡忠華回想只要稍微角度一偏,後面車子肯定撞上,蔡忠華心底明白,是師父保護了他。

出獄後的六、七年間,蔡忠華生活不太穩定,工作一直更換,最近幾年開始好轉。他表示,修煉後心性變化很大,以前為了名利,會不擇手段想辦法得到;得法後把名利看淡,朋友叫他用不道德的方式去賺錢,他會反過來勸善,並且誠懇向對方表示,自己也不可能再去賺取那樣的錢財了。

「這輩子唯一作對的事」

此外,修煉後,蔡忠華的身體健康也改善很大,在監獄中的14年,身體變得很差:心絞痛、腸胃炎、胰臟炎、脊椎不適等毛病很多,修煉法輪功後無病一身輕。以前運動時,跑幾步就會很虛,現在運動時感覺到身心輕鬆自在,中氣十足精神好。

出獄後,蔡忠華和弟弟同住,看到弟弟每餐吃七八顆抗憂鬱的藥,便鼓勵他一起修煉,一開始弟弟不相信,蔡忠華說:「親兄弟,沒理由騙你!」

三個多月後,弟弟跟著一起煉,「沒想到,不但不藥而癒,現在比我還精進!」他說。

「這輩子甚麼事情都做錯,唯一做對的事情就是煉法輪功學大法。」蔡忠華說,「很感謝師父度我、幫我,如果沒有師父,我現在就不會坐在這邊。」「我有機緣當師父的弟子,這輩子很榮幸!我會克制自己,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

現在的蔡忠華認為,此生能得大法已心滿意足,沒有遺憾。

孿生兄弟蔡忠華和蔡忠民。(明慧網)
孿生兄弟蔡忠華和蔡忠民。(明慧網)

弟弟修煉大法憂鬱症不藥而癒

和哥哥同樣是更生人(指曾犯罪,但已接受法律處罰、悔過更新的人)的弟弟蔡忠民二零零九年得法,得法前他在監獄被關將近十年多,期間經過母親過世、與妻子離婚等家庭變故,讓他心情很壓抑,後來罹患憂鬱、躁鬱症。

蔡忠民未修煉大法前,吃喝嫖賭樣樣來,生活糜爛讓已走入修煉的哥哥蔡忠華很著急。蔡忠華時常關心弟弟,提醒他去買一本《轉法輪》來看。不過當時蔡忠民對哥哥的苦口婆心不在乎。

半年後的某一天,天將亮,蔡忠民剛從外面打牌回來,在家門口遇到哥哥去晨煉,兄弟倆相遇,看著哥哥,蔡忠民內心湧出歉意,隔天便主動找哥哥帶他去買《轉法輪》。

但是,沒看幾頁就犯睏,一個多月仍沒看完一遍。有一天哥哥說:「煉功點同修鼓勵你去煉功,順便帶《轉法輪》去學法。」

在煉功點上,蔡忠民和同修一起學法時,隨手翻開書本的頁數,竟然是他先前停頓的那一頁,他很震驚,當下清醒過來,如此巧合那是幾百分之一的機會。加上哥哥的鼓勵,蔡忠民學完功,也順利上完法輪功九天學習班。

修煉大法前,蔡忠民罹患憂鬱、躁鬱症,在監獄時,服用醫生開的藥,出獄後仍然繼續服藥,雖然曾經私自停藥,但是撐不過五、六天,身體狀況會恍惚、不安穩及胡思亂想。

修煉後,明白身體與業力的關係,不想服藥,沒想到日子一天天過去,至今十年,一直沒再吃過精神科醫師開的藥。「當心性提高,身體的不健康因素也獲得改善,真是奇妙又超常的事。」他說。

以前,蔡忠民在黑社會打混,吸毒販毒走私毒品,做盡壞事,周遭的朋友多是不正派的人,因此未進監獄服刑前,家人手足對同是重刑犯的兄弟倆早已死心,在兄弟倆服刑期間家人都未曾探望過他們。

哥哥當時被判無期徒刑,蔡忠民則被判30多年刑期。後來,哥哥於服刑十三年半左右獲假釋;蔡忠民則是十年半後獲假釋。

「修煉讓我從本性上徹底改變」

「如果我沒有得法,沒有深入了解大法及師父的法理,可能我今天會繼續待在監獄或死在監獄,修煉讓我從本性上徹底改變,把根深蒂固的偏差觀念一點點去掉,自己也感覺到心性在提高。」

修大法後的蔡忠民,遵循「真、善、忍」的法理,從一個逞兇鬥狠的人變得平和,他說:「越深入學煉大法,心胸會越寬大,去容納很多事情,而且會因為越修煉,心情越愉悅。」

現在的蔡忠民不再和人爭鬥,覺得內心有說不出的「平靜,以及從未有過的喜悅。」因此,他說,能修煉法輪功是一件很慶幸的事情。雖然曾有過寂寞或想放棄的念頭,想到人生苦短,曾自問:如此好的機會為何不好好把握?

「修煉後,內心更明白做人該有的態度,加上同修之間互相鼓勵交流,讓我一路走來更加堅定。」

蔡忠民說:「自己是更生人,比一般同修造的業還要多、還要大,如果一般弟子是從地獄被師父撈起來,那我和哥哥應該是在第十八層最底層被撈起來的。我這樣做盡壞事的人師父都肯救度,師父多麼慈悲,我很感恩!」#

孿生兄弟蔡忠華和蔡忠民。(明慧網)
孿生兄弟蔡忠華和蔡忠民。(明慧網)

(文章來源: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