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蘋果社群資訊網行政總裁、財經專欄作家李兆富(筆名利世民)表示,經過這次疫情香港可能發生一個非常誇張的失業潮,留一些錢在身邊是必要的,因為不知道未來的收入是否穩定。(大紀元)
前蘋果社群資訊網行政總裁、財經專欄作家李兆富(筆名利世民)表示,經過這次疫情香港可能發生一個非常誇張的失業潮,留一些錢在身邊是必要的,因為不知道未來的收入是否穩定。(大紀元)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陰影籠罩香港,疫情之下,對香港經濟造成相當大的衝擊,很多商家尤其旅遊業、酒店業和餐飲業首當其衝,這個經濟急轉直下的過程是從何時開始的,值得追溯。近日前蘋果社群資訊網行政總裁、財經專欄作家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他表示,香港經濟是在2019年第一季度就已經開始下滑,經過了去年大半年的反送中抗爭運動,以及今年不期而遇的中共肺炎,香港經濟遭受重創,其程度之深難以預估。

李兆富還表示,經過這次疫情香港的失業率會很動態,一向以刺激經濟為主導的港府,從未在疫情時期成功過,因此這次有可能發生一個非常誇張的失業潮。

對於目前市場疲弱,很多人選擇在樓市低迷時期買進,李兆富認為,自從香港出現一些苛刻條款以後,樓市成交少了很多,因此一些成交價錢不如預期,最關鍵的因素在於人民幣的匯率。

另外李兆富還表示,由於中國疫情嚴重,人民幣貶值速度自匯改以來沒有見過如此誇張的。

另外他還談到,在各種天災人禍面前談「放水」(輸入資金),如果不到位,救市不救人,會使社會更加動盪。

評估香港經濟衰退至少兩年

記者: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對香港經濟造成相當大的影響,你的看法?

李兆富:我想最差的情況大家還沒見到,現在才剛剛開始。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確加劇了經濟問題,但是其實從去年2019年的第一季度之後,香港經濟已經開始衰退了,不論香港的旅客訪港人數、貿易的數據等其實都不好。那有人就說是不是關係到反送中?其實反送中之前就已經衰退了,經濟開始走下坡,政府又沒有處理好反送中這個問題,再加上大家沒有預期到的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之下,我覺得就算疫情完結了都不能設想經濟會反彈,更何況疫情還不知道甚麼時候結束。所以我覺得現在才剛剛開始,可以壞到甚麼程度,都不敢說。

但是我想首當其衝的,應該就是最依賴旅客的行業:酒店業、旅遊業、飲食零售。金融、股市目前還沒有見到影響,但覺得最壞的打算可以拿沙士去對比,甚至回頭看看,1997年很顛簸的,98年曾經差過一次,99年有個小陽春,之後科網股爆破,2000年連續最差的日子超過三年時間。我想這次的情況用那個類比就對了,至少持續超過兩年的衰退。

香港失業率會很動態 政府刺激經濟未成功過

記者:一般人就看看股市、樓市作為一個標準,現在股市好像沒有甚麼反應。

李兆富:還沒開始呢,我憑良心說,今時今日有人說「那我是不是要買股票啊?我是不是趁樓房便宜了,現在二手樓便宜了一些是不是現在入市啊?」我都會說:如果你錢不等用就沒有關係,但是如果你真是有各種考慮,其實現在留一些錢在身邊是必要的。因為你不知道未來的收入還穩定,當年我經歷過97年那一次,最慘不是股市和樓市跌呀,是你沒有現金收入的時候怎麼辦呢?我相信未來的日子可能是,無論各行各業都會接受一個收入下跌,甚至很低收入只能維持營運這樣的狀態。

記者:現在很多企業開始放無薪假期,包括公務員都要大家儘量在家裏上班,你覺得如果生計出了問題的話,這個社會的穩定會是怎樣呢?

李兆富:財政預算案公佈了,政府派發錢給每人,問題是那筆錢可能不夠用兩三個月的呀?那你能派發多少次呢?派發多長時間呢?雖然說現在好像失業的人數不是很多,但是這個數字可以很動態的,可以升得很快的數字。香港沒有經歷過很誇張的失業潮,但這次絕對有可能發生。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個影響是有幾波的,首先失業的人就會勒緊褲頭。

減少開支啦,這樣是會造成一個惡性循環的。雖然很多人說:政府是不是可以做一些事呢?刺激消費啊,歷史證明是沒有試過成功,所以我是看得很悲觀的。

樓市價格下跌是否急促 關鍵因素人民幣匯率

記者:那你覺得樓市會怎樣跌法呢?

李兆富:過去幾年樓市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一般人把樓市視作資產,要來儲錢的,但是樓市在香港有個特點,就是自從出現些辣招(苛刻條款)以後,基本上成交少了很多,那些成交的價錢是不是反映真正的價值呢?有些人說:樓市的買賣扭曲得很利害,現在租金的回報很低;以往買樓回來,收租大致上可以抵銷利息、成本,但將來可能是不行。樓價會不會跌得很急呢?這個就要取決於一個很關鍵的因素,就是人民幣的匯率。

記者:為甚麼這樣說呢?

李兆富:背後有幾個假設:第一個假設就是有很多人買香港樓其實是要來儲蓄作用的,又假設很多資金同大陸有關,以前人民幣強勢的時候,買香港的資產感覺就好像有個折扣,9折、8.5折那樣;但當人民幣開始弱勢,就開始出現這裏的人虧一成、虧一成半都願意賣了香港的資產換人民幣資產。

另外一個我想要考慮的因素就是:大家都預期大陸政府會放水,大陸政府放水會有兩個效果,第一就是由2015年到現在死氣沉沉的大陸股市,有人覺得這些水(錢)可能落到去大陸的A股;第二就是放水一定會使人民幣的幣值受影響,印多了錢匯率一定會跌的,兌美元兌港元的匯率跌,就會觸發一連串的效應了。很多人說人民幣放水是不是香港得救了呢?不一定的,人民幣放水可能只是搞活國內的資產市場,香港不一定有好處。

記者:受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的影響,中國的經濟將惡劣到怎樣的程度?凡是經濟出問題時都會限制資金的出入,要賣了香港的樓房匯回大陸會不會有些困難呢?

李兆富:這個就是(中共)最好的理由:你們肯將資金返回來國家,支持國家的資產市場我就既往不咎,我給你一次機會,未來三個月你賣了香港的資產賣了海外的資產,將資金調回來我就當沒有事發生過。它可以絕對做得出來的。

記者:如果這樣,香港的樓市就是危險的時候?

李兆富:(中共視香港為它的)豬仔錢甖(存錢筒),且未必是我們的住宅,有很多是那些商業投資啊、大一些的項目啊,整棟大廈一個很大的項目去賣,會有這樣的情況,甚至早些時候都說:海航在香港的資產可能會被接管,怎樣處理呢?是不是會將它標售,賣了錢然後再拿回去給海南省政府,會不會是這樣呢?如果這樣的話就定了一個先例了。總之海外一些與國家有關係的企業,大方向就是要將資金收回來。

傳統企業重要項目 將資金交給中共國企

記者:所以這個香港就出現一個中資的退讓潮?你覺得?

李兆富:我想他們不會放棄在香港那個存在,北京是想慢慢控制香港不同的範疇。

記者:反送中早期的時候都說央企來替代那些港企?

李兆富:我想策略地投資具體的一些項目他們不會放過;還有,哪一些央企是可以在香港運作,可能以後都會有一個清單列表,不是說你們(港企)自己隨便可以走出去就走出去。

記者:會不會進一步加大共產黨控制這個央企變成黨企呢?

李兆富:這個是習近平上台之後一個很明顯的轉變。我記得幾年前,還在講混合股份制的時候,有很多人以為黨企、央企可以變得民營些,其實現在看到就是調回頭的,所有我們以為的民企,不需要這麼多國家指示的,結果都變相將最重要的一些項目或者營運要交還給國家了。拿香港做例子的就是,我們香港有幾個大的財團,他們營運著一些項目,比如碼頭,香港做了一陣都沒得做了,類似這些關乎發展、關乎經濟的運作整個產業鏈,會慢慢交回給國家。前兩年董建華家族將他們的貨運公司,東方海外都賣回給國家。那些是整個大趨勢,一步一步在發展的情況。

香港可以買到其它地區買不到的大陸業務

記者:以前就說香港對中國很重要,因為他是一個可以幫他們集資、走資的一個通道,他們不想權貴在這裏集資的地方消失了。但是這次他們要將錢搬走的話,香港這個角色是不是有所減退呢?

李兆富:反而要調回頭來,香港好像提款機一樣,(中共)要錢的時候就在香港拿錢。但是香港的錢不是樹長出來、不是天掉下來的,都是因為有全世界各地的資金,相信香港的制度,在其它地方買不到大陸的股票,買不到大陸的業務,唯獨是在香港這個公開市場,還有渠道可以買得到。所以一直以來所謂集資,其實就是將一些權益透過香港賣出去,買部份,但買不到控制權的,換取資金,其實和變相借錢沒有甚麼區別,因為香港都是做借貸的。

這個就影響到兩個因素,為甚麼香港作為一個借錢的地方這麼方便,很多人其實一直都沒有留意到的就是,香港作為金融中心其中一個特點就是,因為香港是掛鉤美元這個特點,掛鉤美元變相就是在香港做的任何融資,你和美金是對等掛鉤的,我用美金的標準去做融資、去做借貸。那麼港元和美金這個聯繫匯率就幫了香港很大的忙。但是問題現在多了一個因素就是人民幣,人民幣如果是匯率貶值,影響就是,如果我的企業在大陸運作,我賺的是人民幣,但我現在還錢給人家是還美金、還港幣,人民幣貶值了,其實我還錢是難了,是辛苦了。這個其實變相衝擊著香港。

匯改以來 人民幣貶值規模未見如此誇張

記者:短期之內你估計人民幣會跌多少?

李兆富:今年之內,幅度我不敢講,因為牽涉大陸放水的需求有多大。但是現在看那個資金鏈、供應鏈這樣斷法的話,我估計規模應該是自從匯改以來沒有見過的這麼誇張。雖然有人說09年那次都很誇張的,08、09年那次4萬億救市,現在看回那個比率就不是太誇張,這次絕對會遠超那一次的規模。

「放水」不到位 救市不救人 社會狀態會更亂

記者:最近都1.2萬億了,都沒有甚麼反映出來。

李兆富:每一輪都說已經過萬億的數字,其實我相信北京都難管理的。因為第一,我要有效;第二,我不要有副作用。如果放水是沒有副作用的話,就應該天天都放,天天都印鈔票。他最怕的反效果就是,一是通脹,尤其是2019年副食品價格已經升了很多了,加上豬瘟,加上其它糧食供應都短缺;現在再出現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各樣的問題混合,在這個時候放水,但是放不到位,變成救市不救人的話,社會狀態會更加亂的。

對外又會影響到香港,會有債務負擔的問題。所以我想一個簡單的總結就是,有很多問題沒有辦法很直接地解決,因為他深層次,中國大陸的經濟本來就沒有一個很穩固的基礎。它自從加入世貿之後,最初那八年十年賺了很多外匯,但是不是有效地投放回增加國家的生產力,是不是有效地投放回做國家經濟多元化,是不是真的可以使人民的生活過得好了?很多大城市的人都說,過去十幾年的生活水平是提高了。但是整體經濟的競爭力(沒有提升)。如果經濟是具競爭力的話,為甚麼不敢開放市場,金融業、服務業到現在都不肯開放,原因是甚麼,真的純粹是為了要控制社會。其實還有很多環節,一旦開放是不夠別人競爭的。

對香港經濟前景悲觀 仍留守最後

記者:我想問多一個問題。其實香港人都是很精明的,很多香港投資各方面都表現得很出色,在現在面臨這麼多挑戰或者動盪的時候,你身邊的朋友都做了些甚麼?

李兆富:移民,走,個個都是。由去年開始,要走了。這次疫症剛剛在那些旅遊限制出台之前,一個、兩個都走去馬來西亞、去新加坡,能走的都走。當然有人笑,新加坡很好嗎,如果你真的在地新加坡看,至少沒甚麼恐慌,是有幾天買不到東西,但是他們很快又恢復正常了,整體的氣氛沒有香港這麼緊張。

記者:他們是短期走,還是真的將香港的家搬走?

李兆富:我想在現在這個環境,短期下去先住著,住30天,住60天,有時候就新加坡、馬來西亞到處走,但是住慣了,可能就會發覺挺好住的。現在他們開始討論馬來西亞便宜,新加坡挺舒服,泰國都舒服,開始討論不同的選項了。當然有些人如果他本來就是已經移了民去澳洲、加拿大、英國,那些就回去自己老家了。我身邊很多朋友,就是黃曆年前後走,可以走的都走了。

記者:你自己怎麼打算?

李兆富:我對香港經濟前景是悲觀的,但是未到最後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