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被中共稱之為建政以來最嚴重公共衛生事件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瘟疫,《大紀元》獲得的湖北政府內部文件顯示,中共當局應對疫情的防控工作,真正目的並非防疫和救治中國人,而是為了維穩、控制民眾。

事實上,中共在1月25日成立的中央抗疫領導小組,除了組長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以及一名組員是出身統戰部的副總理孫春蘭外,其他組員不是中宣部,就是公安部出身,整個領導小組未包含衛健委等主管機關,也無任何防疫專家。因此中共的「抗疫小組」也被外界稱為「維穩小組」。

而《大紀元》得到的中共內部文件,證實了外界對中共的判斷,即面對這場由其專制體制催生出的瘟疫人禍,中共「防疫」工作的首要任務依然不是防控疫情和救治民眾,而是防控疫情衝擊其政權,以及借防疫之名來加強對中國民眾的控制。

中共「防疫」 只管人 不管命

中共各級政府的防疫文件都披露了一個共同點,暴露了中共「防疫」的重心是控制,而非救治。

例如,湖北省防疫指揮部2月19日的《督查日報》披露說,孝感市安陸市府城街解放社區「居民劉毅反映,其母親患急性腎結石,需緊急送醫院治療,撥打96120電話,工作人員讓他去找社區,社區要他去打96120,兩邊相互推諉」。

「安陸市府城街洪廟村居民反映,該村用鐵絲網隔離後,6天以來,再無工作人員跟他們聯繫過,存在『一隔了之』的現象」。

圖為湖北省防疫指揮部2月19日「督查日報」文件截圖。(大紀元)
圖為湖北省防疫指揮部2月19日「督查日報」文件截圖。(大紀元)

湖北省防疫指揮部2月22日的《督查日報》還披露了,「5名來自陝西省白河縣、襄陽市谷城縣、鄖陽區等地的年輕人,中國新年前在十堰市城區打工,封城後無法返回老家,因沒有固定住所,一直在市人民醫院大廳休息區等地方暫居,偶爾在醫院食堂就餐,有時被醫院保安發現驅逐只能外出流浪」。

外省民眾被困湖北、流落街頭,甚至只能在感染風險極高的醫院內棲身,但政府的防疫《督查日報》沒提如何救助百姓,卻將此匯報為「滯留人員需加強管理」。

《大紀元》獲得的孝感、十堰、仙桃等湖北省內各地政法委的「社會面管控工作匯報」文件中,也都提到了「隨著疫情發展,管控措施逐步升級,全面停工停產停運停學停業」,「群眾現實困難增多」,尤其是「隔離後,大部份群眾收入來源斷層」,「悲憤、恐慌、焦慮、質疑等負面情緒增加,社會戾氣增大」。

圖為2月16日湖北省十堰市政法委向省委政法委匯報社會面管控工作的文件截圖(大紀元)
圖為2月16日湖北省十堰市政法委向省委政法委匯報社會面管控工作的文件截圖(大紀元)

然而,中共各級防疫指揮部都從未切實回應如何解決民眾的生存難題,而都只強調加強「社會面管控」和「輿情管控」;例如「緊盯信訪重點人員和重大利益受損群體」,「嚴防重點人員及重點利益群體在疫情防控期間聚集滋事」,「市委宣傳部、市公安局進一步加大輿情管控,對涉疫不當言論、造謠傳言人員堅決從快從重打擊」。

圖為2月16日湖北省十堰市政法委向省委政法委匯報社會面管控工作的文件截圖。(大紀元)
圖為2月16日湖北省十堰市政法委向省委政法委匯報社會面管控工作的文件截圖。(大紀元)

公安「防疫」文件洩露工作重點

湖北省公安廳在2月21日第30期、2月22日第31期的「疫情防控工作簡報」中,披露了公安部門是中共「疫情防控阻擊戰的主力軍、生力軍」,其主要任務是「做好社會面穩控、重點部位安保」。

第30期簡報稱,湖北公安主要工作之一是「重點維護方艙醫院治安秩序」。包括督促落實20個方艙醫院「一院一專班」,明確「三包一」工作機制,常態部署警力970人、保安882人,處置精神障礙患者鬧事、患者不配合收治等突發問題六十餘起。

不過,中共公安部門最重要的工作還是所謂的「維穩」。

例如第31期簡報在「網絡輿情導控情況」部份提到,「本時段,網上報道持續增多,主要報道疫情發展、監獄疫情防控情況等,個別敵媒繼續炒作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病毒係人造病毒等。共封堵刪除各類敏感有害信息3295條,組織發佈正面引導貼文20萬餘條;發現並查處謠言信息637宗,批評教育628人。」

圖為湖北省公安廳2月22日第31期「疫情防控工作簡報」文件截圖。(大紀元)
圖為湖北省公安廳2月22日第31期「疫情防控工作簡報」文件截圖。(大紀元)

圖為湖北省公安廳2月21日第30期「疫情防控工作簡報」文件截圖。(大紀元)
圖為湖北省公安廳2月21日第30期「疫情防控工作簡報」文件截圖。(大紀元)

值得一提的是,湖北公安部門的「防疫」成績,包括了2020年1月3日,向率先在微信群向外界披露疫情的李文亮醫生提出警示和訓誡,查處了李文亮等吹哨人發佈的本可挽救無數生命的「謠言」。

儘管第30期防控簡報在「社情民意和風險預判」部份中提到,「當前以下問題較為突出:一是群眾生活物資匱乏,部份居民家中罐裝煤氣用盡,嬰兒奶粉、尿片短缺。二是群眾出省返崗意願越發強烈,反映基層設置障礙無法辦理通行證件,易引發不穩定因素。」

但公安廳顯然是把民眾遭受的這些苦難視為無需搭理的風險,因此公安廳全力以赴「戰疫情、護穩定」的工作打算,具體包括:

「一是繼續加強社會面巡邏防控」;

「二是繼續強化黨政機關、醫療機構、集中收治點、援鄂人員駐地等重點部位安保」;

「三是繼續強化網上巡查和重點人管控,密切關注造謠煽動、攻擊抹黑、搗亂破壞等動向,嚴防現實危害。」

「四是深入研判涉穩風險,提前謀劃應對疫情中後期可能發生的涉穩事件」;

「五是完善工作機制,彙集多方數據,建立研判模型」;

「六是深入細緻開展流調工作,千方百計切斷傳染源」;

「七是督導各地做好外省支援警力後勤保障、工作安排等相關準備。」

「八是加快『湖北省疫情防控車輛通行證信息管理平台』建設進度」。

圖為湖北省公安廳2月21日第30期「疫情防控工作簡報」文件截圖。(大紀元)
圖為湖北省公安廳2月21日第30期「疫情防控工作簡報」文件截圖。(大紀元)

細數湖北省公安廳的這八大任務可知,除了重點保護黨政領導和醫療、集中隔離點的安全外,公安部門的工作主要就是一件事——控制包括染病和健康人群在內的所有民眾。

但對於如何解決民眾被封城封門後的生活、甚至生存困難,湖北省公安廳的防疫報告隻字未提。

湖北之外的中國各地公安部門的防疫工作大同小異,重心都是維穩和加強控制。

例如天津市寧河區防控指揮部社會維穩組在2月17日第23號、2月18日第24號「工作專報」中,匯報了公安部門的「防疫」成績,包括「2月17日,網安支隊累計發現涉我市疫情網上負面輿情45條,涉及境內外網上負面輿情21條」,「 2月18日,網安支隊累計發現涉我市疫情網上負面輿情28條,涉及境內外網上負面輿情19條」。

文件顯示中共「防疫」宣傳 本性未改

宣傳,是中共維持統治的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中共各級防疫指揮部的文件,披露了政府在宣傳上的「成績」,那就是每天推送成千上萬條「正面信息」,對民眾實施轟炸式宣傳。

如湖北省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宣傳組在第29期「工作專報」中,列舉了該省宣傳部門的工作「成績」,包括2月20日當天「湖北日報官方客戶端發稿215條,微信25條,抖音快手號39條,今日頭條號72條,微博42條,總瀏覽量過5000萬」;截至當天,「推出新媒體產品共65,686個,閱讀量總計超過201.3億」, 「長江雲平台全網總閱讀量78.4億,抖音短影片話題『心繫湖北抗疫情』總播放量6.4億次」,「長江日報全媒體報道1701條,閱讀量超1.12億」。

不過,中共的宣傳工作除了炮製、灌輸宣傳中共的「正面信息」之外,還包括封鎖與黨不同調的異議聲音,以及消滅民眾表達不滿的聲音。中共稱之為引導、處置「輿情」。

例如湖北省政府在「關於《重點任務交辦通知(2月7日)》的回告」文件中披露,2月1日至8日期間,湖北省各級政府處置了4431條可能引發重大輿情的「不良信息」。

湖北省政府「關於《重點任務交辦通知(2月7日)》的回告」文件截圖。(大紀元)
湖北省政府「關於《重點任務交辦通知(2月7日)》的回告」文件截圖。(大紀元)

湖北省政府在該文件中稱「妥善處理重大敏感輿情」,具體措施包括:

1. 成立輿情工作小組。在省委宣傳部負責的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宣傳外事組下設立輿情核實回應組、輿論引導管控組,第一時間掌握、核實輿情信息,指導市州強化涉疫可疑信息監測排查,做好輿情應對化解工作。

2. 提升輿情發現力。組織全省網信系統24小時全網全覆蓋監測輿情,市州網信辦每日報告屬地輿情動態,荊楚網、長江雲等主流媒體,武漢大學等輿情基地,基層核心信息員以及58同鎮等商網所屬鄉鎮信息員,結合自身特點、各自優勢,每日從不同角度報送輿情。

3. 提升輿情引導力。及時甄別可能引發重大輿情的不良信息,交辦涉事地方和單位限時核實、妥善處置,指導在相關平台及時回應。

4. 提升輿情處置力。協調管控新浪微博、微信公號、今日頭條等網絡平台各類攻擊、炒作等負面言論和有害信息樣本共3066個。

簡單點說,李文亮等吹哨人的遭遇,以及如此慘烈、完全失控的中共肺炎疫情,都未能令中共做出絲毫的改變,封鎖真相、控制言論依然是中共防疫宣傳工作唯一的中心。

附錄:上文中提到的湖北省內部公文(Z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