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傅毅《舞賦》 

於是歡洽宴夜,命遣諸客[69]。擾攘就駕,僕夫正策[70]。車騎並狎,巃嵸逼迫。良駿逸足,蹌捍凌越[71]。龍驤橫舉,揚鑣飛沫[72]。馬材不同,各相傾奪[73]。或有逾埃赴轍,霆駭電滅,蹠地遠群,暗跳獨絕[74]。或有宛足鬱怒,般桓不發,後往先至,遂為逐末[75]。或有矜容愛儀,洋洋習習,遲速承意,控御緩急[76]。車音若雷,騖驟相及。駱漠而歸,雲散城邑[77]。天王燕胥,樂而不泆。娛神遺老,永年之術。優哉游哉,聊以永日。[78]

之後賓客們繼續飲酒作樂,不覺已到深夜,君王傳令,歡送賓客。賓客爭先登車上馬,車夫趕緊整理鞭具。車馬奔騰而走,並駕齊驅。馬頭高舉,飛沫四射。馬的資質不同,相互競速有的跑得極快,超過飛塵及車輪之前,如驚雷和閃電一樣迅疾,蹄剛踏地面便一馬當先,神速無比;也有的馬緩步而行,蓄氣於胸,遲留不發,一旦跑起來反而後發先至,所以暫時殿後;有的馬舉止沉穩、從容,重視外在,隨意快慢,順著主人之意。眾車的聲音猶如響雷,駿馬奔馳彼此相連。眾賓客在深夜絡繹而歸,雲散於城市中,滿城寂然無聲。君王的飲宴,歡樂而不逾越禮,使眾人心神愉悅,忘記老之將至,這是長生之道,閒適自得,聊以消磨時光,度過漫漫長日。

東漢‧盤鼓舞畫像磚(公有領域)
東漢‧盤鼓舞畫像磚(公有領域)

作者傅毅(約西元四十五年~??),東漢文學家。字武仲,扶風茂陵(今陝西興平市)人,漢章帝時期封為蘭台令史,與《漢書》作者班固同朝為官。傅毅學問淵博為當世所稱道,尤其辭賦以筆觸細膩、形象生動著稱,魏文帝曹丕的《典論論文》,劉勰的《文心雕龍》都對其文采大嘉讚譽,傅毅留存下來的作品約有二十八篇,大多收錄在《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

漢代《建鼓舞》(公有領域)
漢代《建鼓舞》(公有領域)

《舞賦》後世學者多認為是傅毅托古之作,以楚王與宋玉的對話作為序言,分為六個部分(序言、開場、聲樂、第一段舞蹈、第二段舞蹈、曲終人散)詳述如後:

明‧黃宗羲:嘗誦傅毅《舞賦》,遣辭洵美,寫態畢妍。其後平子梁王之儔,抽毫並作,咸不逮茲。

明‧王世貞:傅武仲有《舞賦》,皆托宋玉為襄王問對,及閱《古文苑》宋玉《舞賦》,所少十分之七,而中間精語,如「華袿飛髾而雜纖羅」,大是麗語。至於形容舞態,如「羅衣從風,長袖交橫。駱驛飛散,颯遝合併。綽約閑靡,機迅體輕」;又「回身還入,迫於急節。紆形赴遠,漼以摧折。纖縠蛾飛,繽焱若絕」,此外亦不多得也。

[69]歡洽:歡樂融洽。宴夜:飲酒作樂到深夜。遣:送走。

[70]擾攘:紛爭,爭先恐後的樣子。就駕:登上馬車。正策:整理馬鞭。

[71]並狎:馬車彼此接近擁擠的狀態,並駕齊驅之意。巃嵸:聚集的樣子。逼迫:靠得很進。良駿:好馬。逸足:猶疾足,迅速狀態。蹌捍:指馬快速奔跑的樣子。凌越:形容馬車彼此互相超越狀態。李善注:蹌捍,馬走疾之貌。言馬駿逸奔突而走相凌越也。

[72]龍驤:馬像龍那樣抬起頭奔跑。橫舉:橫走。揚鑣:馬口勒鐵。飛沫:馬口之沫。

[73]傾奪:互相奔馳爭速。

[74]逾埃:超過塵埃。赴轍:追前面的車輪。霆駭電滅:形容馬車奔馳如驚雷閃電,忽驚忽滅。李善注:言馬踰越於塵埃之前以赴,車轍如雷霆之聲,忽驚忽滅也。蹠地:踏地。遠群:遠超於眾馬之前,一馬當先之意。暗跳:行疾的意思。獨絕:無可比擬。

[75]宛足:馬緩步的樣子,此指落後的馬匹緩步不前。鬱怒:怒氣蘊藏於胸中。般桓:逗留。逐末:在最後追趕。

[76]矜容愛儀:此指主人愛護自己的馬,捨不得讓自己的馬過度疲勞。洋洋:舒緩搖尾的樣子。習習:平和之貌。承意:順承主人的意願。控御緩急:控制馬車速度別太快。

[77]騖驟:疾馳。相及:相接。駱漠:連絡不斷的樣子。雲散城邑:車馬賓客皆歸去,城中寂然而空,有如雲散。

[78]天王:此指國君。燕胥:宴樂。泆:放縱。此意為快樂而不放縱淫亂。娛神:使精神愉悅。遺老:忘老,忘記自己了自己已經年老。永年:長壽。優哉遊哉:閒適自得的樣子。聊以:姑且。永日:度過長日。

(未完,下周三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