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鑽石公主號遊輪已有數百名乘客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中共官方卻宣佈徵用七艘遊輪安排援漢的醫護人員入駐。

中共官方媒體周六(2月22日)報道說,隨著各地支援武漢的醫護人員的到來,武漢市內酒店趨近飽和、住宿緊張,當局調度7艘閒置的長江三峽內河遊輪,作為「水上酒店」為援漢醫療隊提供後勤保障服務。

據悉,這七艘遊輪可以提供1,469個床位,其中六艘來自湖北,一艘來自重慶。

長航集團重慶公司旗下「藍鯨」遊輪,當地時間周五(2月21日)中午已經停靠武漢王家巷碼頭。除了「藍鯨」號之外,宜昌江騰遊輪有限公司的四艘遊輪,宜昌降基旅運有限公司的「長江孚泰」,「長江孚泰2號」等六艘三峽遊輪,也將陸續抵達武漢。

當局報道說,因為新冠疫情,不僅母港的海洋遊輪全部暫停營運,長江三峽的內河遊輪也全部暫停營運,何時恢復還需待以時日。

據悉,這些遊輪將分別停靠武漢港相關碼頭。

鑽石公主遊輪已經成為新冠疫情交叉感染的重災區,迄今已有634人感染中共病毒,成為中國大陸以外最大的疫區,引發外界對遊輪是防疫薄弱點的討論。但是中共官方卻徵用閒置遊輪安置「高危」的醫護人員集體入駐,也引發了新一輪「群聚感染」的擔憂。

武漢一醫院門口貼出的告示。(網絡圖片)
武漢一醫院門口貼出的告示。(網絡圖片)

前線醫護人員易發生交叉感染

因武漢是疫情中心,目前已有數以萬計的醫務人員從中國各地被送入湖北省中部及其省會武漢,以幫助當地遏制中共病毒爆發。

作為接觸疫情的第一線,他們面臨的感染風險比普通人更高。

2月14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首次對外承認有大量醫護人員在疫情中受到感染。中共官員表示,截至11日全國醫護人員感染武漢肺炎3,019人,其中6人死亡。

這一數字仍被質疑低報。已有醫生私下表示,他們被下了封口令,不能向外說。

目前各方傳出的消息顯示,前線醫護人員除了缺少口罩、手套和防護服等基本物資外,還因工作量繁重而承受身心的極限挑戰。

香港中文大學呼吸科講座教授許樹昌曾表示,在茶室和會議區,醫護人員之間也容易發生交叉感染。

《紐約時報》採訪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高本恩(Benjamin Cowling)時,他也表示擔憂武漢醫護人員會被感染。

「在武漢,醫護人員面臨著照顧大量患者的挑戰。令人擔憂的是發現了其中很多醫療人員已被感染。」高說。

醫務人員感染病例數字2月3日首度曝光,當時顯示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感染人數194人。(網絡圖片)
醫務人員感染病例數字2月3日首度曝光,當時顯示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感染人數194人。(網絡圖片)

武漢醫護人員死亡案例增多

目前傳出的醫護人員死亡案例包括:武漢市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因感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於2月17日去世,終年51歲。武昌醫院是這次疫情中武漢市的首批定點醫院之一,劉智明是主任醫生、神經外科專家,也是第一個死於中共肺炎疫情前線的醫院院長。

在2月14日,武昌醫院的59歲護士柳帆也因感染中共肺炎去世。柳帆大年初二(1月26日)還上班,當時沒有防護衣,結果全家感染,父母過世、柳帆本人及其弟弟在14日辭世。

10日上午,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科教授林正斌也因感染中共肺炎去世。

2月20日晚,武漢市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協和江南醫院發佈公告:該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醫生彭銀華,因感染中共肺炎去世,年僅29歲。

圖為停靠日本的鑽石公主號郵輪。(Getty Images)
圖為停靠日本的鑽石公主號郵輪。(Getty Images)

鑽石公主號教訓仍在 船上感染者超六百人

對比自2月3日以來,在日本橫濱進行隔離檢疫的「鑽石公主」遊輪,到目前為止,已報告了630多例新冠感染病例、並有3例死亡,成為中國境外最高密度的疫區。

一些國家已經從鑽石號上撤離了本國乘客,而日本當局的「讓所有旅客與工作人員留置船上」決定也遭到批評,認為此舉「反令群聚感染惡化」。

鑽石公主號從1月20日啟航、共搭乘約3,700乘客,到2月19日船上旅客陸續下船,這艘遊輪被迫延長近1個月的意外航程終告落幕。

最早的感染源是一名男性香港旅客。該男子在1月17日搭機抵達日本東京,然後1月20日登船、1月25日抵達香港下船。

這名男性在登船前一天1月19日已有咳嗽症狀,1月30日在香港時發燒,經過檢查在2月1日確診。

鑽石公主號於2月3日晚抵達橫濱港後,日本相關人員對船上所有人進行檢疫,先問診後再分多批實施病毒檢查。

結果發現首批10人確診、第2批再新增10例、第3批新增41例,到2月10日還有工作人員被確診,最多時每日新增案例99人,引發全球關注船上疫情,最後連遊輪公司都決定全額退費給旅客以及給工作人員放假、外加發雙倍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