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驅逐《華爾街日報》三名駐華記者,引發全球關注。《華盛頓郵報》發表評論文章認為,儘管驅逐的表面原因是北京對《華日》的一篇文章不滿,但還有一個更有可能的解釋。

《華盛頓郵報》全球輿論部份的專欄作家,亞洲協會美中關係高級研究員艾薩克・斯通・菲什(Isaac Stone Fish)2月20日發表評論文章,對中共驅逐《華爾街日報》三名記者的做法進行了進一步分析。

在2月19日的新聞會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宣佈,北京將驅逐三名《華日》記者,以報復該報發表的一篇有關中共體系脆弱性的評論文章。

這篇文章是美國巴德學院(Bard College)教授沃爾特・米德(Walter Mead)2月3日在《華日》發表的專欄文章。文章認為中國(中共)當局掩蓋真實的疫情規模,政府採取封城舉措也未能有效阻止病毒蔓延。文章同時認為疫情將嚴重衝擊中國經濟。

中共官方對《華日》刊出的這篇評論大為不滿,並要求《華日》道歉。但後者拒絕道歉。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說,對於發表「種族歧視言論、惡意抹黑攻擊中國的媒體,中國人民不歡迎」。

菲什在《華郵》所發表的文章分析認為,上述只是中共的敘事。中國共產黨的這一行動還有一個更可能的解釋,也就是,中共幾十年來採用的欺騙和誤導戰略。

中共外交部宣佈這一消息的前一天,美國國務院指定了在美國營運的五家中共官方媒體機構為「外國使團」,要求它們註冊並披露更多信息。

菲什稱,這五家公司的確是中共政府的武器。儘管中共更傾向於向美國受眾掩蓋這一事實。

一個例子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8年9月中央電視台成立六十周年紀念日時表示,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和全國廣大電視工作者要「堅持黨的領導」;深入宣傳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服務大局,宣傳黨的主張。

但菲什稱,通過攻擊美國媒體公司而不是美國國務院,中共巧妙地向中國人民傳達了「美國政府控制美國媒體」這一刻意誤導的訊息。中國人民一直是中共大力進行輿論導向的最重要目標。

針對美國將中共官媒定為中共對外的宣傳武器,針對《華日》披露的中共政府掩蓋疫情,無能應對新冠危機,菲什認為,北京對《華日》的這次攻擊的目的也是企圖轉移公眾的輿論導向。使人民的輿論從中共官媒是中共政府的宣傳機器,以及中共對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爆發的拙劣反應轉移到宣傳美國是在對中國進行「種族主義歧視」。

菲什稱,說到種族主義,值得提醒大家的是,北京自己在對中國的穆斯林群體實施歧視運動,大約有一百多萬人因他們的宗教和種族而被投入「集中營」,受盡苦難。

被驅逐的三名《華日》記者分別是,美國公民的北京分社副社長李肇華(Josh Chin)和記者鄧超,以及澳洲籍記者溫友正(Philip Wen)。他們已被勒令在五天內離開中國。

這三名記者為《華爾街日報》的新聞部門工作。《華爾街日報》嚴格區分新聞和觀點。而中共所批評的是《華日》的一篇評論文章。《華日》表示,被驅逐的三名記者中沒有一人與這篇文章有關。

菲什稱,北京瞄準這三名《華日》記者遵循了中國共產黨在針對外國人時經常採用的種族和性別特徵剖析模式 。三名《華日》記者被驅逐使得中共在過去十年來驅逐記者的案例達到約12宗。

諸如《華日》等白人主導的外國媒體中,北京選擇打擊的對象往往聚焦在婦女和少數族裔,其中很多人有中國血統。在過去的六年中,北京拒絕了法國女記者Ursula Gauthier,美國新聞網站Buzzfeed的中國分社社長李香梅(Megha Rajagopalan)和《華日》駐北京的新加坡籍記者王春翰(Chun Han Wong)的簽證續簽,也拒絕了本應加入法新社駐華記者的Bethany Allen-Ebrahimian的簽證申請。2012年,北京拒絕續簽半島電視台駐華記者陳嘉韻(Melissa Chan)的記者證和簽證。

菲什最後說,中共為甚麼這樣做?執政黨的不透明難以讓外界得出一個明確的答案。「但是我有一個理論。」菲什說,北京在讓人形成這樣一種感知,即它在監控著全世界的華人,無論其國籍或出生國,只要違反了北京的規則和規範,就會受到中共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