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山東任城監獄在內的多家監獄爆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這讓李文足非常擔心關押在山東臨沂監獄的丈夫王全璋的安全。

2月20日,李文足在其推特上說:「幾個監獄確診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我們這些政治犯家屬備受煎熬,心急如焚!今天又給臨沂監獄電話,要求跟王全璋通個電話。接電話的女警不耐煩地大聲告訴我:『一個月只能打一個電話,王全璋給父母打了,為甚麼不打給你我不知道。沒別的事我掛了』。」

臨沂監獄不讓李文足給丈夫打電話

李文足2月21日接受了《大紀元》記者採訪,透露了獄方這個月不讓她會見丈夫王全璋,也不讓他們互相通話。

本來這個月是2月13日她要去會見王全璋,但是臨沂監獄說因為疫情給取消了,她一直給監獄打電話溝通:因為疫情可以配合,但是能否通過影片會見,獄方說做不到。

「我說至少讓我跟王全璋通個電話吧,獄方說一個月只能打一個電話,王全璋給父母打過了。」李文足說,「我說會見的時候都可以三個人,那你們就因為疫情取消了,我們的權益也得保證啊,那也可以打三個電話啊。」

王全璋2月初跟七十多歲父母通了電話,他們耳朵都不好使,用的還是舊手機。「監獄就耍流氓,從來就沒讓他給我打過電話,那是王全璋不打嗎?肯定是監獄不允許,就是這個原因。」

尤其看到現在好多監獄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肺炎,其中就包括山東任城監獄就有207例確診病例,其中獄警7例,服刑人員200例,這讓李文足非常恐懼。

李文足心急如焚

「這太恐怖了,這個病毒傳染性特別強,心急如焚啊。」李文足說,「但我給監獄打電話,他們就說兩句話,就掛斷電話。」

讓李文足氣憤的是,20日那個接電話的女警,還在挑撥離間他們夫妻間的關係說甚麼「王全璋為甚麼不給你打我就不知道了」。李文足說:「你們今天耍了流氓還在這裝無辜。」

更讓李文足很著急的是:「這個疫情大家現在都很恐懼,中共很壞,甚麼都幹得出來,這也是我們這些政治犯家屬最擔心的。」

陳光誠:疫情是官方數字再乘以10倍

現旅居美國的維權律師陳光誠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任城監獄報出來207名確診病例,但實際數字是多少,含有水份量有多大?最起碼是共產黨報出來的數字再乘以10倍以上。

曾在臨沂監獄服刑的陳光誠說,監獄裏一個房間裏住好幾十個人,如果一個人感染,後果不堪設想。

「而上述這200名服刑人員分散在那麼多密集的監獄房間裏,尤其是早上幹活的時候,大的監區400多人,大家都聚集在一塊,人挨著人,人擠人,點完名去車間幹活,車間裏又有很多人,想想得有多少人感染。」

陳光誠說:「所以我的感覺,如果監獄裏傳出這樣的信息,基本上就是全軍覆沒。」

病毒在監獄裏傳播途徑

陳光誠還介紹了監獄裏傳染的四個可怕傳播途徑:

一是,監獄之間把這些犯人賣來賣去的,非常有可能導致傳染。

監獄之間會把犯人以每人多少錢「賣給」別的監獄做工,比如臨沂監獄賣給棗莊監獄、微山湖監獄等(挖煤)。還有轉監,從別的監獄轉到這個監獄服刑,最令人恐怖的是,這樣的事情完全都是黑箱操作,外界根本就沒法知道裏面發生了甚麼事情。

好多人即使在監獄裏死亡了,外面的人也永遠別想搞清楚死亡的真相。「我在臨沂監獄的時候,就曾經看到一天死了兩人,換上乾淨的囚服,就扔在醫務室門口,家人沒辦法了解究竟發生了甚麼。」陳光誠說。

二是,用品。監獄裏的包括所有的囚服,都是來自於其它監獄在押人員做的,如果那個監獄裏出現了疫情,又不知道,所做的這些產品又轉移到其它的監獄,犯人就穿上了。

三是,監獄和看守所之間,每個月最少有一次犯人之間的交換。每個月看守所都會把已判決生效的人送到監獄裏,有時也會有已經在監獄被押的人員,又重新帶回看守所,這就導致了如果在監獄裏發生了疫情而被掩蓋,大量的人員在流動,這種後果是很恐怖的。

還有一個情況也是非常可怕的,監獄裏面強制地做工,很密集地勞工,牽扯在外面的人往監獄裏面送貨,犯人在監獄裏生產,完成後再銷到市場上去,這也是一種非常可怕的傳染途徑。

比如:一次性的筷子,每人每天要求包出五千雙,一天下來很大的量,這些筷子都被送到了餐館等,這有多危險!還有玩具、棒棒糖等產品。

「所以我認為,監獄爆出來消息之前的(傳染)過程,有多少人感染了我們不知道,在這期間,有多少產品流入了市場中,這有多可怕。」陳光誠說。

陳光誠:提防中共對良心犯使壞

對於政治犯和良心犯,陳光誠認為,中共是甚麼都能做得出來。「一方面共產黨利用殺人犯折磨這些人;另一方面共產黨會利用疫情謀殺良心犯,比如說前幾天在武漢揭露中共黑幕的方斌先生,現在就失蹤了。」

「對於政治犯和良心犯不單純是環境和交叉感染的問題,有一些人為的因素在背後使壞。」陳光誠說,「中共故意讓人傳染上病,再不給治療,藉口讓人消失。」

現年44歲的王全璋,是大陸著名的維權律師。曾代理過包括法輪功、土地維權案等大量敏感案件。他在2015年發生709律師大抓捕事件後失蹤,超過一千天杳無音信,直至2018年2月,被當局以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同年12月在天津二中院秘密庭審,2019年1月28日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半。

王全璋應該4月要出獄。王全璋被抓後,李文足曾四處奔波救夫,並遭遇了警察的各種威脅、騷擾、跟蹤、脫衣「檢查」、逼遷、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也遭遇死亡威脅等。

陳光誠提醒說:「王全璋的情況要密切關注,很快他就要出獄了,家屬要不斷地打電話追問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