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武漢肺炎疫情在大陸蔓延,使嚴重惡化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說,美國對中共打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現在武漢疫情還沒有辦法可控,中國經濟金融局勢越來越不穩,遲早發生金融風暴,中共這個爛攤子是沒法救了,美國也在研究一旦中共垮台,「後中共時代的中國」要怎麼來應對。

吳嘉隆:中國發生金融風暴是遲早的事情

吳嘉隆受訪說,武漢肺炎疫情在大陸是真的失控,尤其中共安排WHO派來的專家只能考察北京、廣東、四川,不讓他們去疫情嚴重的湖北或武漢,可見武漢疫情比中共官方公佈的數據嚴重許多,而且聽台商傳出來的消息,武漢的死亡人數超過10萬人,現在屍體燒不完、來不及燒,只能派其他省火葬場的人去支援,還聽說發展出一種移動式的火化爐,可能運到別的地方燒。

對於中共決定兩會(全國人大會議與全國政協會議)延期,吳嘉隆表示,本來就不應該開會人群聚集,要等疫情消散才能恢復正常,兩會延期是當然的事情。他也指出,武漢疫情造成大陸製造業暫停,因為擔心人群聚集會感染,工人不能回工廠上班,但現在因為怕中國經濟崩潰,中共硬是強行要工人復工、恢復公共運輸等,這只會讓疫情擴大更嚴重而已。

他表示,中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外貿、投資、消費)幾乎全部熄火了,在失業潮、破產潮、違約潮的衝擊下,現在企業的營收整個斷掉了,企業也拿不到現金,本國債務、國外債務都要違約,中小企業、國營企業有債務要還,尤其3月是還債高峰期之一,大概就會爆出更多的債務違約案例,所以引發金融風暴是遲早的事情。

香港20日新增3例武漢肺炎確診個案,累計已有68例,其中有1名確診者為48歲的現役警員。吳嘉隆表示,香港因為一直都沒有封關,現在很多大陸人還是從深圳、珠海想辦法到香港,人一直進來肯定就是只能疫情大爆發,香港醫療體系會撐不住,現在香港雖然還沒有宣佈封城,但實質上已經很多飛機停飛香港,香港是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如果香港封城金融業停頓,中國經濟就離崩潰不遠了。

面臨亡黨亡國 中共局勢繼續崩壞

吳嘉隆表示,中共只想著要保政權,保權貴階層的既得利益,在權力不受制約的情況下,就只知道維穩,只會鎮壓,但中共領導班子在應對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運動、中華民國總統大選的介入等等,都出現一連串的誤判。他說,目前中共局勢還在往下走繼續崩壞,武漢疫情還沒有辦法可控,應該還會出現新一波的爆發。「現在這個爛攤子爛得很厲害,中共政權已面臨亡黨亡國」。

他說,中國未來走向變化性很多,中共垮台可能是「蘇聯模式」,也可能不是「蘇聯模式」;如果習近平走前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放棄了共產黨一黨專政,以和平的方式解體中共走向轉型,這是一個好出路,但恐怕他不會選擇,因為中共沒有能力在民主與法治的制度跟框架之下來運作。「中共在大陸已經執政這麼久,卻連縣市長這種完全不足以動搖政權的地方選舉都沒辦法開放直選。」

「中共一再強調黨的領導、一黨專政」,他指出,像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民權主義、地方自治、基層民主它們不懂;在推動民主化進程上,歷代中共領導人差蔣介石太遠了。他說,兩蔣時代當年全台灣各地都有出現非國民黨人當選縣市長的例子。反對勢力透過一次次地方選舉培養人才,蓄積能量發展壯大,一直到後來的正式組黨,「台灣從有作弊的民主一路走到正常的民主」。

吳嘉隆表示,如果用中國歷史朝代終結來比喻,中央承擔維穩的開銷,需要對人民掠奪、變相加稅,橫徵暴斂會變成通貨膨脹與民不聊生,最後亡於農民起義,那是「明朝模式」。反之,如果中央讓地方政府來分攤維穩的開銷,於是形成「弱中央,強地方」,最後亡於軍閥割據,那是「清朝模式」。

他認為,中共解體會走「明朝模式」、「清朝模式」都很難講,但目前像走「明朝模式」,習近平的領導遭遇很多困難,很多人都逼他給個說法,要他出來負責,包括有人不斷在背後捅他,像比如江派這些被他打倒的人在報復、要死一起死,中共的爛攤子是亡黨亡國的級別,所以習近平在《求是》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說在處理武漢疫情的工作有下達指示地方沒做好,為他自己進行辯解、企圖甩鍋。

「如果中央財政告急發不出錢來,不能給地方政府預算補助,也發不出薪水給軍隊工資。」他表示,中央要砍軍隊的工資與經費,那麼地方政府就有機會介入,拿出資源來拉幫結派了。各地方政府著眼於將來的政局安排,它們想要有發言權,肯定會主動與軍方聯手,於是形成「弱中央,強地方」,最後亡於軍閥割據,那就是「清朝模式」。

2月10日,北京、上海同時宣佈封閉管理,自此加上天津、重慶四大直轄市皆被疫情攻陷。同日中共的中央軍委政治部、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中央軍委紀檢聯合印發了《關於嚴格軍地交往有關紀律規定的通知》,明確軍地交往「13個嚴禁」紀律規定。

包括嚴禁接受地方單位、企業和個人以錢款、有價證券及其它支付憑證等方式開展的慰問、捐贈;嚴禁以軍民共建、工作需要、服務官兵等名義要錢要物;嚴禁以軍隊單位名義和軍人身份為企業拉項目、搞宣傳、做代言;嚴禁在地方單位兼職的黨員領導幹部領取除國家、軍隊明確規定外的薪酬、獎金、津貼等。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向大紀元分析,這13條規定大多是和軍隊腐敗相關的,應該是中共當局害怕軍隊到地方以後,和地方政府形成某種形式的勾結,做出不利於中央的舉動。

反共是世界潮流 世界局勢發展是以普世價值來展開

吳嘉隆表示,特朗普上台後先推減稅,然後界定中共是美國國家利益的首要威脅,開始打貿易戰,還有科技戰、金融戰。當然也有地緣政治的戰略調整,推出「印太戰略」,聯合日本、澳洲、印度,還有台灣,來形成對中共的聯合圍堵,還把中國納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要防範的對象。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了之後,中共想用武漢疫情來解套。」他說,中共搬出「例外條款」,要求與美方重新磋商,但美國不會接受。美國對中共處理武漢疫情很不滿意、很失望,要中共對病毒來源負責,最後結果是美中關係將急轉直下,中共內部封城、封省,在外部會被斷航、被封國,中國沉重的債務壓力及供給過剩的房地產市場將遭遇更沉重考驗,對中國經濟帶來嚴峻風險。

吳嘉隆說,美國早就在研究如何去面對一個「後中共時代的中國」,就是一旦中共垮台,美國對中國要怎麼來應對。根據美國經驗,美國把納粹德國打垮,然後用馬歇爾計劃把德國救起來;美國把軍國主義日本打垮,然後再用貿易政策優惠,把日本的產業重新扶起來,「本來德日反美跟美國開戰,一旦他們被打垮出現親美政府,美國再把親美政府拉拔起來,所以德日的重建全是靠美國」。

他表示,美國用對待德日的同樣邏輯對中共,美國一定是把中共一黨專政的體制拔掉後,讓中國大陸出現親美路線的政權,美國再重新把中國救起來。現在世界局勢的發展是以規則為基礎,以民主、法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來展開,由美國來領導的國際秩序,對中共發動新冷戰,反共是世界潮流,這當中不會有中共的角色了。

他也提醒中國國民黨不能走親共路線一定要反共,「國民黨裏的親共派以為中共完成大國崛起,給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前景,所以基於民族主義情感,開始由反共轉而親共」。但他們不明白的是,中國經濟崛起基本上是美國給予支持。美國給中國最惠國待遇,提供出口市場,幫助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讓中國派遣大量留學生來美國,於是中國經濟才能取得重大的動能。

「現在美國不再支持中共的一黨專政體制」,他說,在美國的強力圍堵之下,中國經濟要怎麼能不崩潰呢?說到底,中共根本不是美國的對手,請國民黨人想一想,如果世界超強的美國要認真來對付一黨專政體制的中共,國民黨還相信中共真的能帶來大國崛起嗎?在2020大選,國民黨輸在沒了骨氣,因為民主台灣不能對共產大陸卑躬屈膝!國民黨如果繼續走親共路線,那就繼續沒落吧。

他呼籲國民黨醒醒吧,中共的一黨專制與權貴資本主義,絕對不可能帶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要重新出發,在台灣親共是完全沒有市場的。國民黨要重新贏得選民的信任與支持,就是回到蔣經國時代的堅決反共。孫中山建立中國國民黨,不是要你們去反台獨,而是要你們去推動中國的現代化與民主化,建立「民主中國」,才是國民黨人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