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涉嫌試圖在澳洲聯邦議會安插中共代理人的間諜嫌疑人,在機場接受訊問後就輕鬆離境,凸顯了澳洲國家安全法律方面的漏洞。安全機構說,缺乏強制性的審訊權正在妨礙他們維護國家安全的能力。

去年3月,墨爾本華商陳春生(英文名布萊恩・陳,Brian Chen,譯音) 在墨爾本機場被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官員攔下。之前,情報局已掌握了他試圖在澳洲議會安插中共代理人,並導致另一名華裔豪華汽車經銷商離奇死亡的情報。

但在機場否認自己是間諜後,陳被放行。情報局沒有對陳採取任何正式行動,包括對陳提出刑事指控。國家安全官員認為,這是一個嚴重的法律漏洞——情報局不能強制性地盤問間諜嫌疑人。

陳春生被指企圖讓32歲的自由黨成員、墨爾本豪華車經銷商趙波(Bo 「Nick」  Zhao,譯音)贏得聯邦議會席位。趙將此事報告了安全情報局,並指證陳向他提供了100萬澳元,讓他參加奇澤姆(Chisholm)選區的競選。

去年3月,趙被發現離奇地死在了墨爾本一家汽車旅館的房間裏。這使得趙向安全情報局提供的情況陷入了「死無對證」的境地。

陳在香港接受時代報採訪時說,當時他在機場向調查人員強調,他只是一個商人。消息人士說,陳否認認識趙波,儘管電話記錄顯示兩人有聯繫,然後他就被放行離境。

陳曾表示他將於今年1月25日返回澳洲過年,並「渴望」澄清自己。但他沒有回返,熟悉此案的消息人士也不指望他能回來。兩周前,《時代報》幾次打電話給陳,之後,他的本地手機就不工作了。

調查官員對陳的通訊設備、旅行和移民記錄進行的分析顯示,他使用過多重身份,包括油漆刷製造經理、軍車製造商和香港記者;他還和中國軍事製造商——北方工業公司(Norinco)的子公司一起成立了一家合資企業。

陳顯然已經放棄了返回澳洲的計劃,因為有關他涉嫌為中共做事的新信息浮出了水面,包括他假扮合格記者,獲准參加2018年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北韓的金正恩在新加坡舉行的歷史性峰會。

前澳洲安全情報局局長劉易斯(Duncan Lewis)最近警告說,外國干涉和間諜活動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正在損害澳洲的主權。

內務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已對澳洲的國家安全環境進行了全面檢查,並委任了兩位比其前任更為進取的新的安全機構負責人——國家安全情報局新局長伯傑斯(Mike Burgess)和澳洲聯邦警察(AFP)新總長克肖(Reece Kershaw)。這兩家機構都被告知,政府希望看到對外國干預的起訴。這表明這兩個機構有希望獲得更大的權力。

新的權力將使安全情報局能夠向涉嫌參與間諜活動的人發出傳票,要求他們出席聽證會,在聽證會上必須如實回答問題,否則他們將面臨刑事指控。但除非嫌疑人撒謊,否則在他們聽證會上所說的任何話都不能用來對他們進行起訴。

目前,安全情報局已有權對恐怖主義嫌疑人進行強制性質詢,多個州和聯邦機構可以利用這種權力調查有組織犯罪和腐敗案件,在某些情況下,當嫌疑人試圖逃離澳洲時,還可以發出質詢逮捕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