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2017年發生的事了,我一直想寫,但一直找不到適合刊出的傳媒。想了又想,終於還是決定在《大紀元》刊登,看看究竟《大紀元》的容忍程度,和言論開放的忍耐力,究竟到達哪地步。

話說林鄭月娥在辭掉了政務司司長,又未選行政長官之時,一天的半夜,發現暫住的服務式住宅會景閣單位沒有廁紙,到了便利店,才知道便利店不賣廁紙。

這故事引來了很多人批評她離地,英國《每日郵報》的標題是﹕「香港政客搭的士去搵廁紙」,BBC則報道說:「用完廁紙了?我們大多人會迅速地去店舖解決這個問題。但在香港,政客林鄭月娥就乘坐的士到前官邸,以取得更多卷廁紙」「有人想知道,為何她不能簡單地問服務式住宅的工作人員借廁紙」,或是「當她發現便利店沒有廁紙,為甚麼她沒有購買包裝紙巾。」

事實上,林鄭月娥非但不懂買廁紙,連八達通也不懂得用,這也已被廣泛報道了。

我卻有另外的看法。

記得在很多年前,我認識一位女生,她說同她約會,一定要管接管送,皆因她坐巴士或地鐵,會頭暈。我心罵,TMD,妳住在公共屋村,家庭環境好不到哪裏去,怎會沒坐過巴士地鐵?這不是扮嘢是甚麼?

相反,如果你同何超蓮約會,她說沒坐過巴士地鐵,你完全可以接受呀。她在一個訪問說,連停車場都沒進過,皆因有司機車出車入,又怎有機會去停車場呢?

所以,林鄭月娥的問題,本質在於階級。如果是董建華、田北俊、唐英年,不知道便利店有沒有廁紙賣,又有甚麼出奇?我認識的很多貴族朋友,還強要裝作自己貼地,曉得超級市場的價格,其實當然也貼不到哪裏去。

然而,林鄭月娥的出身,「性非和順,地實寒微」,丈夫當教授,自己不過區區幾十萬元月薪,中環隨便執件古惑仔,都比她有錢。她就像那個住公屋的少女,又有甚麼資格去離地了?

我常常說,陳方安生是名門大族,葉劉淑儀也是系出名門,少女時窮過好些日子,但很快又嫁進了豪門大族。這兩人都是貴族,她們的看不起林鄭月娥,與其說是甚麼甚麼,倒不如說是階級歧視。

不錯,我是個古人,對於階級是很敏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