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持續肆虐,但中共高層已放棄人群隔離計劃,要求復工。不過,各地基層官員擔心疫情失控被追責,仍繼續封城封路,或阻止復工。而民眾則擔心:「如果被傳染,人就沒了。」

中共國務院在本周二(18日)舉行的有關中共病毒疫情的新聞發佈會上,提出全面復工計劃。據稱,國家電網全面復工;復工一批規模超過人民幣700億元的建設項目,以帶動上下游配套產業復工;國資委監管央企所屬的2萬多家生產型子企業開工率已超過80%,石油石化、通訊、電網(電力)、交通運輸等行業的開工率已超過95%,有些已達100%。

另外,中共周一(17日)宣佈,即時起全國實施公路免收費,一直到疫情結束,欲以此促進各地復工。

江西促復工 一律取消隔離要求

江西省中共病毒疫情防控應急指揮部2月16日發佈了第14號令,要求江西復工復產改為報備制,返崗員工無需提供健康證明;除來自湖北等重疫區人員外,對其它地區的務工人員在進行必要的健康監測後,一律取消隔離要求。

當地一位姓任的女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些指令實際上在基層官員處都無法執行,「老闆通知2月17號開工,前幾天又突然說街道辦又不讓復工。」因為誰也不願意承擔復工後出事的責任,作為基層官員,他們可能會因出現新的感染者而被追責。

而來自河南的消息顯示,一位家在邊遠山區的女子試圖返回蘇州復工,但在耗時多天,找了7個部門蓋章審批之後,依然沒能出村。

一些公司和專家表示,許多已開工的工廠仍在以遠低於產能的狀態運行。隔離措施、道路封鎖,以及各地設置的檢查站使數百萬工人無法重返工作崗位。供應線已被切斷。

「這種恐懼和停產可能會持續下去」,牛津大學中國中心研究員喬治·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對《紐約時報》說,「我真的看不到甚麼好結果。」

上海大數據中心主任朱宗堯說,上海正在從僱主那裏收集每位員工的回滬日期和旅行歷史數據。電腦將根據每個工人最近的旅行歷史,自動計算和評估他們接觸病毒的可能性和風險。

民眾反對復工 擔心「人沒了」

在湖北黃岡,被稱為中共病毒疫情「吹哨人」之一的高飛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目前最關鍵的應該是控制疫情,而非企業復工:「這完全是冒著生命的風險、來維持經濟的態度。這是非常愚蠢的政策。因為疫情一旦沒控制得住,將面臨再一次的疫情擴散,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將化為烏有。」

黃岡一位民間志願者周女士也說:「一出事不是又要爆發嗎?而這種爆發不是一個點。那麼復工之後,各個點像爆炸似的疫情又開始蔓延,所以這件事黃奇帆(重慶市前市長)說過疫情沒了,工廠沒了,可是沒人了(死亡),工廠也不可能復工。一大片的人感染了,你說怎麼辦,而且潛伏期又那麼長。」

除了疫情潛伏期長,有專家表示,出現患者出院後再發燒的病例,所以出院病例也要居家隔離14天。

專家:有患者康復後再發燒

武漢醫療救治組組長、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任趙建平2月18日受訪時表示,有患者出院後再發燒,而且核酸檢測又呈陽性。

趙建平說,「有病人好轉出院,兩次核酸檢測呈陰性,但數天後又開始發燒,再做核酸檢測又呈陽性,所以出院病例也要居家隔離14天。」

至於出院標準應如何考慮,趙建平認為,判斷病人病情時,病程很重要,「如果病人從發病到出院只有半個月,是有一定風險的,因為病毒的清除需要機體產生抗體,半個月之內病人可能產生抗體,但滴度(用來衡量某種抗體識別特定抗原決定部位所需的最低濃度)還不是很高,不容易清除病毒」。

他表示,「一般病程3至4周後,抗體滴度變高,病人機體的抵抗力已經建立,病毒被清除的可能性就很高了,再結合檢測為陰性,這樣的病人更加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