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中共防疫指揮部的大數據顯示,儘管當局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始發地武漢市實施了史無前例的封城措施,仍擋不住民眾外逃出走,僅2月15日一天至少有2.8萬人離開武漢市。

武漢市民在網上發佈的求救信息、醫院和火葬場的恐怖實景讓外界關注,武漢人民在重維穩、輕人命的中共體制下的生存狀況。

《大紀元》獲悉的內部文件顯示,湖北省通信管理局根據中共要求,聯合了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等相關單位,統計出從湖北以及武漢漫出的手機用戶大數據。大數據顯示,2月15日從武漢漫出的國內手機用戶共計2.79萬人次;15天內(2月1日至2月15日)從武漢漫出的手機用戶共計13.87萬人次。該大數據報告直接抄送中共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辦公室。

漫遊,是指手機用戶在離開本地區後,可以繼續使用手機服務。

湖北省通信管理局統計出的從湖北及武漢漫出的手機用戶大數據。(大紀元)
湖北省通信管理局統計出的從湖北及武漢漫出的手機用戶大數據。(大紀元)

封城後 想要離漢不容易

1月23日凌晨2點,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發佈1號通告,1月23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營運;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一夜間,武漢突變瘟疫孤島;懵懂中,千萬市民已無出路。

1月23日,中共交通運輸部就「做好進出武漢交通運輸工具管控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發佈緊急通知。通知要求,嚴格管控營運車船駛離武漢,嚴禁載客駛離武漢。同日,湖北省運輸廳高速公路管理局發佈最新交通管制信息,對共計39個收費站所入口(出城方向)實行交通管制。

1月23日,中共交通運輸部發佈緊急通知,要求嚴格管控營運車船駛離武漢,嚴禁載客駛離武漢。(網絡截圖)
1月23日,中共交通運輸部發佈緊急通知,要求嚴格管控營運車船駛離武漢,嚴禁載客駛離武漢。(網絡截圖)

這意味著,包括輪渡、飛機、火車、客運和高速公路在內的水陸空離漢通道全部被封鎖,市民只有「特殊原因」才能被放行、離城。

據黨媒新華社報道,自1月24日起,湖北省交通運輸廳對運送醫療救援物資、運送群眾生活物資、運送保障城市運行的水電氣等相關物資的三類車輛高速放行。

各交通大隊執勤民警現場查驗後,凡是進城為武漢市供應醫療器械、藥品類物資、生活必需品(活禽除外)、建築材料等的貨運車輛,一車一證,發放特別通行證並放行;出城貨運車輛,現場回收特別通行證,駕駛員及乘車人員無發熱症狀的,予以放行。特別通行證,全稱「疫情防控特別通行證」,由武漢市交通管理局簽發。

據陸媒報道,即使是運送醫療救援和群眾生活物資車輛,要想拿到一張「特別通行證」也並不容易,而且一張通行證也只能出城一次。但有運輸醫療物資的民眾稱,向紅十字會申請「專用通行證」,或者由醫院開具證明文件,貨車司機也可以出入武漢。

 圖為武漢市交通管理局簽發的「疫情防護特別通行證」。(網絡截圖)
圖為武漢市交通管理局簽發的「疫情防護特別通行證」。(網絡截圖)

對於普通民眾,若無與防疫相關的「特殊原因」,中共當局並未公佈任何可以離開武漢的政策或通道。

也就是說,普通人想要離開武漢,必須另尋他途,自謀逃生之路。根據社媒等網絡信息,熟悉當地交通的司機可以走小道(不經高速公路)離開武漢。

漫出武漢?逃出武漢?

不過,從武漢市漫遊離開的國內手機用戶數據可以看出,1月23日開始實施的武漢封城,未能阻斷受困民眾的出走之路。

這些從武漢漫出的手機用戶,去向如何?

2月15日當天,流入其它省只有2725人次,流入湖北省內其它地市有2.52萬人次。15天內(2月1日至2月15日),流入其它省份4.17萬人次,流入湖北省內其它地市9.70萬人次。

鑒於武漢市是湖北省內經濟最發達的中心城市,若是以復工為目的,外流人群多數應流向省外的經濟發達區域。但2月15日當天,逾九成是流入湖北省內其它地市。

這一數據反映出,從武漢漫出的手機用戶,大多數不是為了返工,而是在逃難、例如逃回家鄉或親朋處,逃離缺醫少藥、恐慌蔓延的武漢市。

事實上,在15天內,從武漢漫出、流入其它省份的人次在總漫出人次中,佔比也僅為30%,70%是流入省內其它地市。這種趨勢也表明,人們正在試圖逃離武漢。

從武漢漫出的國內手機用戶在湖北省內流向統計表(2月15日)

從武漢漫出的國內手機用戶國內流向統計表(2月15日)

封不住求生路 維穩反令疫情更難控

2月15日當天,自武漢離開,湖北省內流入最多的前4個地市分別是黃岡(佔38.97%)、孝感(佔32.77%)、咸寧(佔12.18%)、鄂州(佔10.16%)。

15天內,湖北省內流入最多的前4個地市分別是黃岡(佔33.57%)、孝感(佔32.67%)、鄂州(佔10.51%)、咸寧(佔9.51%)。

根據湖北衛健委發佈的「中共版」疫情數據,湖北省內,除了武漢市之外,疫情最嚴重的4個城市依次為:孝感市、黃岡市、荊州市、鄂州市。這4個城市正是與武漢來往最緊密的城市。

而電信部門的大數據顯示出,即使是在武漢封城之後,從武漢出來的民眾,絕大多數依然是流入這4個城市。

15天內(2月1日至2月15日)從武漢漫出國內手機號碼在湖北省內駐留情況

15天內(2月1日至2月15日)從武漢漫出的國內手機號碼在各省駐留情況

不願被困在武漢而大舉出走的武漢「難民」們,不但令流入地的防疫形勢變得更為複雜;同時,亦讓無法獲得有效醫治和真實資訊的當地民眾,變得更為惶恐。

也就是說,暫不提中共的封城封區甚至封戶封門的文革式防疫措施,能夠多大程度阻斷中共病毒的擴散或變異。中共自己的大數據就預兆了其防疫戰的前景。以武漢甚至湖北數千萬人命為代價的「維穩防疫」,在製造出全國、甚至全球恐慌的同時,也必定會迫使成千上萬的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竭力出逃。

這正是武漢封城三個多星期後,依然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逃出來的緣由。

附錄:湖北省通信管理局手機用戶大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