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貽誤防疫黃金時機之後,中共當局對爆發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採取各種極端的隔離措施。各地從封城、封村、封小區、封戶升級到「封床」。湖北某社區日前發出緊急通知:自17日起,一家人不能一起吃飯,不能一起睡覺,夫妻也必須「分床睡覺」。

湖北咸寧南大街社區2月17日發出「分床睡覺」的緊急通知,並要求社區居民除治病外無證一律不許出門,由政府統一5天配送一次物資。

近期,籠罩在中共肺炎疫情之下的中國大陸重現文革時期的場景。痞子混混一夜成為戴紅袖章的「防疫人員」,在街頭巷尾村口遊蕩,偶爾看到未戴口罩的人,不問青紅皂白,幾乎一律暴力對待,並且戴上手銬押走。

有的地區甚至出現「出門打斷腿,還嘴打掉牙」、「一人出門,全村卡嚓」等極端暴力的宣傳標語。

紐約時報的報道說,久違幾十年的毛澤東式基層大動員場面如今再現,流行病的防疫前線正在上演加強版的街道鄰里監控大戲。

網上此類影片廣泛流傳,有影片顯示,湖北孝感一家三口在飯桌上打麻將,突然衝進去一個氣勢洶洶的戴紅袖章的人,二話不說掀翻麻將桌。小夥子氣得拾起一枚麻將扔過去,結果衝進了更多紅袖章,把小夥子拖到外面狂扇耳光。小夥子最後氣憤地反問:一家人吃飯也要被隔離嗎?

重慶市合興街兩男兩女抬著麻將桌,在監押的警車怒罵下遊街。有網民感嘆說:「背桌子,戴高帽,掛牌子遊街,40多年不見的現象!」

有老人出門買菜,回不了家,被紅袖章攔在小區外。

一名騎單車的女子沒戴口罩,被幾個警察用手銬反銬雙手,痛得在大街上慘叫。

一個小女孩出門買東西,忘記戴口罩,被警察大聲斥責,女孩轉身要走,警察就要抓人。女孩說:「我沒犯法,你們憑甚麼要抓我……」警察:「站住,不許走……」女孩:「我沒犯法,憑甚麼抓我……」女孩被一衝上去的男警拉住衣領,伸腿絆倒,被壓住身體,被摁倒在地。

有開車的村民被禁止通過一處關卡,村民不滿地說了聲奇怪,就被警察摔倒在地,被警棍壓住脖子,警察還大聲喝斥,「你服不服」。

一名村幹部領著幾人在村口截住一位沒戴口罩的青年,把他綁在樹幹上示眾。這還不算,村幹部一邊罵罵咧咧,一邊進入一戶人家,把正在晾曬的女人乳罩取下來,猥瑣地放在自己的鼻子上左聞右聞,聞夠了,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套在綁在樹幹的年輕人的嘴上。

法廣評論稱:「自從疫情發生以來,一些基層社區完全變了樣,許多人一下掌握了管理他人的權力,開始自我膨脹。連以往畢恭畢敬的小區保安,對業主都開始態度踞傲了,一些平日和藹可親的大爺大媽們,戴上紅袖章之後,一下子也變得盛氣凌人起來。」

武漢居民崗毅對美國之音說,「那些人給了一些權力,比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還要那個(凶),(有市民)當場下跪的,侵犯人權的,政府完全失控,管不過來,就請那些(戴)紅袖章的人,這些紅袖章的人比紅衛兵還要過份。」

還有網友說:「一塊紅袖標,就代表特權,它僅服從於組織,可以踐踏一切法律和秩序,是中國存在很久的一種病毒。」

人權律師滕彪說:「中國警察,包括國保、610、城管這些執法機關和編外的執法隊伍,一直都是用特別野蠻的方法來進行執法,我們看到武漢疫情(中共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的隨便抓人、野蠻執法,進一步表明警權擴大,而且在執法方式上更加野蠻化。」

中共當局隱瞞疫情使全國民眾成為受害者,暴力防疫更加劇了社會矛盾。2月18日,《民生觀察》網站在推特轉發一段影片說,在北京昌平北七家鎮小區門口,支先生欲進小區看望父母,被身穿保安制服的警員攔住,支先生加大油門撞向一名保安,接著又撞倒了另一名保安,帳篷也被撞倒了。

目前,支先生被警方以涉嫌危險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刑事拘留。

近日,大陸微信圈傳出一段影片,網友貼文說,「在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又俗稱武漢肺炎)期間,村口值崗人員在值崗期間,村裏有人強行出村,被村口值崗人員攔住了,結果悲劇發生了,對方回家拿出菜刀,把村口值崗人員一刀砍到脖子上,值崗人員當場死亡」。有網友分析說是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目前事件具體地點不詳。

網友評論說:「互害模式開啟……」

「戴紅袖章的遇到個更狠的角兒。」

「報應!當代紅衛兵,拿著雞毛當令箭。」

「中共的惡就是要造成老百姓之間互相殘殺。」

有評論表示,全國各地都在封城封村,封閉時間越長,民眾越壓抑,對未來的悲觀預測,非常容易導致末日心態,體制內扮演狠角色的這些所謂公安、紅袖章們,他們類似文革紅衛兵的極端暴力手段,更容易激發民眾怒火。因此將首當其衝成為攻擊對象,這也是中共政府樂見的,底層互鬥,正好轉移民間對政府的民怨。#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