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持續肆虐。有醫生表示,重症病人死亡率非常高,現在都是安慰治療,病人全程清醒,漸進式窒息,伴隨著劇烈的掙扎、呼救,直到呼出最後一口氣。

醫生:全程清醒 本質和淹死一樣

近日,微博流傳「一線醫生的話」,揭示目前仍沒有針對新冠肺炎的特效藥,重症病人死亡前極痛苦,「本質和淹死一樣」,其情景讓人毛骨悚然。

該醫生一開始就描述了病人去世前的感受:「一直呼吸困難,直到最後幾分鐘,病人全程清醒,病人會呼救,會哭著喊著說醫生你救救我……伴隨著劇烈的掙扎,直到呼出最後一口氣」。

該醫生解析,「死因本質上和淹死一個道理」,「大量的水,進到了肺裏面之後,氧進不去,肺被病毒導致的果凍狀的分泌物給佔滿了,換氣功能完全喪失,再濃的氧也進不去血裏面;而吸痰也沒用,靠氣管鏡到達不了那個終末端的地方」。「沒有特效藥。」

這同中共國家衛健委專家組組長鍾南山的說法比較一致。

鍾南山在18日廣東省政府的記者會上透露,解剖武漢肺炎死者遺體的發現,新冠疫情肺的表現和SARS嚴重纖維化的表現不同,肺內有一部份肺泡存在,炎症很厲害,有大量的黏液。

「現在都是安慰治療」

上述醫生還總結了,患者治療分為4個步驟,「包括高流氧治療、無創呼吸機、上無創呼吸機2個小時後無效,就要氣管插管、最後就上ECMO(人工心肺機)」。

該醫生還說明了在「硬件裝置」跟不上的情況下,「給危重病人氣管插管」帶來的危害:「我們所有的醫生、護士都會中槍。」

因為「吸痰過程中病人受到刺激,一咳嗽氣溶膠就直接噴出來了」,「插管之後,就是24小時不間斷地噴新冠病毒氣溶膠,整個房間的空氣會被污染。」

醫生表示:「重症之後再住院搶救,醫院的治療呼吸機已經沒有大的幫助。」「能救活的,只有10%。」

醫生最後提醒,新冠肺炎的厲害,「一是高傳染性,二是容易成為重症。」「現在所有的治療,就是安慰性治療。」

微博傳出一線醫生對武漢肺炎患者臨床症狀的描述,令人毛骨悚然。(網絡截圖)
微博傳出一線醫生對武漢肺炎患者臨床症狀的描述,令人毛骨悚然。(網絡截圖)

另外,首批支援武漢的醫生李珊(化名)2月19日也對陸媒表示,重症病人的死亡率非常高,病人的情況比想像中還要差,生命體徵難以維持,多數病人病情惡化迅速。

支援武漢的醫生:重症病人死亡率非常高

作為第一批進入武漢的醫療救援隊隊長,李珊已經在武漢度過了3周時間。1月26日,她帶領14名支援人員抵達武漢,在某定點收治醫院負責重症監護室病人的救治。

作為一名重症醫學科的醫生,李珊每天都與死神交鋒。但在武漢,她還是被眼前的狀況震驚了:醫院內人滿為患,許多重症病人情況十分糟糕,一些病人病情惡化迅速,每次有患者死亡騰出床位,馬上就有新的病人住進來。

「從病人的數量判斷,疫情暫時沒有甚麼變化,尤其是重症病人。大家現在都想知道有沒有出現拐點,目前這種形勢還不太明朗。」李珊說。

「同事間感染防不勝防」

2月17日,中共國家疾控中心公佈的報告顯示,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中,醫護人員感染超過3000名。另有陸媒「上游新聞」報道,新冠肺炎已致14名醫護工作者離世。

但外界認為,由於中共對疫情的掩蓋,實際醫護人員感染、死亡人數遠遠超過官方數字。

不少醫護人員幾乎在無有效防護地接觸病人,導致感染大增。

李珊表示,每當聽到同事或同行發燒、核酸檢測成陽性或被隔離,難免會對醫護人員造成負面的心理影響。在這種環境下,危險無處不在,更難以防範。

「我們只能做好個人防護,戴好口罩,單獨行動,減少內部醫護人員之間感染的可能性。能做的也就是這些了。」李珊說。

據了解,大多數一線醫護人員24小時在崗,連續作戰超過1個月,身體和心理承受著極大壓力。有的醫護人員甚至崩潰大哭……

影片:受不了了,武漢醫護人員放聲哭嚎!

一段醫護人員「生離死別」的影片顯示:河南大學一附院泌尿外科徐國良醫生,在送妻子(主管護師王月華)奔赴武漢時,哭著大喊「我愛你」。

值得一提的是,2月17日,《中國新聞周刊》發表了《武漢中心醫院醫護人員感染始末》的文章,裏面採訪了多位武漢中心醫院的員工,整理出整個肺炎疫情的爆發過程以及醫院領導掩蓋疫情的經過。

由於醫院下令醫務人員不得公開談論疫情,也不能告訴病人這件事,結果最後導致醫院有超過230名醫護人員確診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其中,包括日前感染病毒過世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