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漢市中心醫院的職工中,已確診感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目前有230多人,多名科室主任與院領導均「中招」。然而,該院領導在疫情初期曾對傳播真相的醫務人員下達「封殺令」。此後,該醫院接收到的發熱患者越發增多。

武漢市中心醫院是當地27家三級甲等醫院之一,該院主要有後湖和南京路兩個院區,其中後湖院區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到兩公里,這也是武漢市中心醫院較早接觸到中共肺炎病例的重要原因。

《中國新聞周刊》2月18日報道,據該院急診科主任艾芬介紹,2019年12月18日,一名65歲的華南海鮮市場送貨員來看急診,該男子五天前出現發熱症狀。

12月27日,艾芬接診了第二例此類病人,看到化驗單上標註有「SARS冠狀病毒」字樣,艾芬感到「很可怕」。

這份檢測報告,於12月30日下午被該院眼科醫生李文亮發在同學微信群裏,並被大量轉發。艾芬稱,當時大學同學私下問她關於冠狀病毒的消息,她就把檢測報告發了過去,並特別用紅圈對「SARS冠狀病毒」進行了標註,但不知這份報告後來是怎樣流出去的。

12月29日,艾芬所在的急診科向醫院公共衛生科上報了這7例發熱病人中急診科收治的4例。艾芬當時就推斷,這個病可能「人傳人」。

武漢市衛健委於12月31日通報了27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相關情況,稱到目前為止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就在這天凌晨,李文亮受到了市衛健委和醫院的警告和批評。1月1日,武漢市公安局發佈通報,稱有8人因「發佈、轉發不實消息」而遭傳喚。

1月2日,艾芬到醫院監察科紀委接受談話,領導批評她「造謠生事」,指其行為將導致社會恐慌,影響武漢市發展。艾芬提及了這個病可以人傳人,但沒有獲得任何回應。醫方要求醫務人員之間不許公開談及病情,不得通過文字、圖片等可能留存證據的方式談論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時候口頭提及。

自1月1日之後,武漢市中心醫院接收到的發熱患者越發增多,像「火山噴發」一樣。到1月的第二周,隨著疫情發展病人越來越多。

據了解,武漢市中心醫院感染中共肺炎的醫護人員遍佈各個科室,其中不少是科室主任。此外,被感染的還有該醫的三位副院長,其中一位副院長病情較重。

武漢市中心醫院截至1周多前達到中共肺炎臨床確診標準的職工已達230多人,其中130人住院,100多人居家隔離。

根據中共軍方近期下發的一份通知顯示,中共高層尤其是軍方等重要部門早在去年就已知曉中共肺炎疫情了。

2月16日,網上流出兩份中共內部文件,一份來自中共海軍工程大學,另一份來自上海市復旦大學附屬公共衛生臨床中心。

其中一份文件顯示,中共海軍工程大學警通勤務連1月2日下發「關於實施防控不明原因肺炎、嚴控外來人員進校的通知」,中共海軍曾於去年就中共肺炎疫情出台了「2019」298號防控文件,而且中部戰區總醫院也已知情。顯然,中共高層早已知曉此次疫情具有傳染性,並開始在內部採取預防措施,而大多數民眾還被蒙在鼓裏。

武漢市長周先旺曾在1月27日接受中共央視採訪時稱,在輿情方面,各方面對武漢市信息的披露是不滿意的,他承認武漢市披露信息不及時。但他解釋稱,「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信息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

外媒普遍認為,周先旺的講話意在「甩鍋」,把隱瞞不報疫情的責任推給中共當局——不是武漢市隱匿疫情,而是中共中央不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