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武漢女作家方方在一篇「封城日記」中,記錄了一個護士一家4口和她的一個中學同學病逝的消息。她寫道:「一向為盛世而高歌的同學們,這次卻說:不槍斃一批害人精不足以平民憤!」

越來越多的人在絕望中死去

進入2020年,一場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突如其來,將中共製造的「盛世」美景擊得粉碎。在中共封城、封區、封樓、封戶、封口、封網、封死訊的嚴密封鎖下,一幕幕家破人亡的慘劇,在武漢,在湖北,在全國頻繁上演。

其中,最讓人肝腸寸斷的是,越來越多的人在絕望、無助、悲泣中走向死亡。

方方在一則日記中寫道:「這幾天,死亡者似乎離自己越來越近。鄰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媽和老婆都死了,然後他自己也死了。人們哭都哭不過來……但這一次災難,對於早期的感染者,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絕望:是呼救無用,求醫無門,尋藥無著的絕望……他們死前的痛苦和絕望感,比深淵更深。今天跟朋友說,天天聽到這樣的信息,心情怎麼可能不壓抑不難過?『人不傳人,可控可防』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辛酸。」

2020年1月1日,武漢警方「依法查處」了8名講真話的醫生之後,中共的媒體開始持續造謠說,「沒發現人傳人」,「沒發現醫護人員被傳染」,「可防可控可治」。就在這一片謊言聲中,人傳人越來越厲害,醫護人員被傳染的越來越多,疫情從武漢傳遍湖北全省,傳到中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甚至傳播到海外幾十個國家和地區。

死亡人數越來越多。殯儀館的人手不夠,拖屍體的車不夠,火化爐不夠,收屍袋不夠,不得不從外省調集殯葬人員,增加車輛,緊急趕製100萬個收屍袋。

武漢到底死了多少人?湖北到底死了多少人?中國到底死了多少人?沒有人能知道確切數字,因為中共一直在造假。可以肯定的是,實際死亡人數遠高於中共的統計數字。

中共製造的又一場特大人禍

中共肺炎大爆發,是中共迫害法輪功20年後,禍害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乃至於世界各國人的又一場特大人禍。

1999年7月20日,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發動對敬天信神,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的瘋狂大迫害。這場迫害已持續20年,製造了21世紀全世界最大的人權災難。湖北省、武漢市的一些「人權惡棍」,為陞官發財,追隨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把湖北省、武漢市變成了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

突出表現在:拍攝誣衊、攻擊、抹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電視片,在全國無數遍地播放,直接責任人是時任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參與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主要責任單位有武漢同濟醫院等;為中共迫害法輪功製造理論根據,主要責任單位是武漢大學;廣設洗腦班摧殘法輪功學員,主要責任單位是湖北省610辦公室、武漢市610辦公室;將許多法輪功學員迫害致傷、致殘、致瘋、致死,主要責任單位是湖北省、武漢市的公、檢、法、司。

此次武漢中共肺炎大爆發,已經嚴重危及14億中國人民的生命安全,對世界各國人民的健康也構成威脅。

從美國方面來說,從一開始,事實上,是把它當成一次生化武器洩露導致的災難來對待的。1月29日,載有201名美國公民的撤僑包機,從武漢機場起飛。機上只有兩名全副武裝、身穿生化防護服的美國疾控中心檢疫官員。美國總統特朗普已下令美國科學家查清病毒源頭。白宮成立了應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特別小組,特朗普總統經常聽取匯報。

武漢病毒研究所是中國最大的研究全球最危險病毒的中心。美國等一些國家的專家認為,這個研究所也是中共生物戰、病毒戰的研究中心和實驗基地。美國《生物武器反恐法》起草人Francis Boyle認為,中共病毒具有潛在的致命性、攻擊性,具足生物武器的所有特徵,它就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的。

現在,國內外越來越多學者認為,中共病毒是「人工合成」的。美國生物基因分析專家里昂斯維勒表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有使用「P-Shuttle SN Vector」的人造技術,基因組序列被插入奇怪的元素,該元素不可能存在於任何地方的野生動物體內,它肯定來自實驗室。2月3日,俄羅斯聯邦衛生部長在官網發佈的文件《預防 診斷 治療新型冠狀病毒》中認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是一種合成病毒。在中國,在武漢,「人工合成」病毒並外洩的最大嫌疑者,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

據《燕銘時評》2月7日播報,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披露,武漢病毒研究所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的親信舒紅兵實際掌控的。舒紅兵是中國科學院院士、武漢大學教授、副校長、醫學研究院院長。比他小14歲的妻子王延軼,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

今年1月底,習近平派軍隊首席生化專家陳薇少將接管了武漢病毒研究所。2月14日,習近平在中央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上講話時,首次提到「生物安全」,並5次強調「生物安全」。

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在Twitter上表示,據習近平的講話推測,有關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來源,北京應已有內部調查的初步結論,武漢病毒研究所恐怕「難逃其咎」。

習近平不想背黑鍋只有一條路可走

2月16日,「求是網」發表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應對中共肺炎疫情工作時的講話。習近平特別談到:「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共肺炎)疫情發生後,1月7日,我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共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習近平之所以發表這個講話,一個重要原因是,下面的人對他陽奉陰違。習近平1月7日關於防控肺炎疫情的要求,新華社當天的報道隻字未提。誰幹的這個事?只能是江澤民的親信、主管宣傳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

習近平為了保黨,在中共十九大前,與江澤民妥協,反腐打虎打到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止步,沒有抓捕江澤民。擒賊不擒王,必然遭禍殃。中共十九大以後,江澤民安插在習近平身邊的親信王滬寧等,經常對習「高級黑」、「低級紅」,把習捧上天,摔下地,同時,在內政外交上,不斷給習製造麻煩。

中美貿易協議,王滬寧等一再想把它攪黃了,但是,沒有成功。2020年1月15日,中美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香港問題上,江澤民親信、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一再激化矛盾,想迫使習出兵鎮壓,然後把習趕下台,這一招也沒有成功。2020年,中共肺炎疫情爆發,王滬寧等又開始使勁禍亂,目的是想將中共過去幾十年作惡的黑鍋,讓習一個人背,最後一次跟習算總帳。

但是,這次中共肺炎疫情大爆發,死的人太多了,習近平背不起這個黑鍋。

立即抓捕江澤民,徹底解體中共,習近平可絕處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