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走了。人們無不惋惜,因為他告訴了人們真相;吹哨人,帶著被污的靈魂走了,人們無不憤懣,因為他說的那些可以救人的真相,被稱作「謠言」而隱瞞。

歷史上的吹哨人

我要說,武漢肺炎,最早的吹哨人,似乎可以追溯到三千年前的姜子牙,他吹響了《乾坤萬年歌》;一千七百多年前的諸葛亮,他吹響了《馬前課》;唐朝的李淳風、袁天罡,共同吹響過《推背圖》;以及六百年前,劉伯溫,他吹響的《金陵塔碑記——救劫碑文》,可以讓今天的人面對疫情,看得目瞪口呆。這些古代文人方士,他們早已分別在不同朝代「遙言」了今天這場難以躲過的天災,以及如何自救的靈丹妙方。然而,由於國人飽受文革浩劫、「六四」清場,幾十年的政治洗腦,所有的中華正統文化,早已被人們當作封建迷信,掃進「歷史的垃圾堆」,而不被人記起,更少有信服。

我還想說,60年前,一場即將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飢荒(教科書稱「三年自然災害」,實為重大政策失誤的人禍)即將發生,彭德懷,犯顏直諫,為民請命 ,遭受批鬥整肅,直至冤死,醫院都不敢接收,為他治療。一批熱血志士,再也不敢說真話。

劉少奇,原國家主席,看到餓殍遍野的慘景,認定「三分天災,七分人禍」,說了真話,提議國家要開始經濟大調整,可最後逃不出毛澤東「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政治漩渦,一個國家主席,說打倒就打倒了,並被全國人民辱罵。

當代中國的吹哨人

30年前,當滿目瘡痍的中華大地,剛剛從噩夢般的文革中甦醒,步入改革開放的艱辛起步時,「民主先鋒」魏京生率先發現,這個紅色專權體制所無法破局的新一輪腐敗已經顯露端倪,在西單的民主牆上,他發出了第一聲民主的哨響,呼喊中國只有走入民主,才能不再重蹈覆轍。順勢而發的民主思潮迅速興起,而最終, 1989年的「六四」,被碾碎在中共軍隊的機槍和坦克之下。魏京生本人,在監牢中度過18年,九死一生,後逃亡海外。

二十多年前,前人大委員長、中央常委喬石,最早為法輪功說公道話的國家級高級官員。1998年,以喬石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詳細調查研究後,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調查報告。此舉惹惱江澤民,江一意孤行,悍然發動一場對法輪功的造謠誣陷、血腥殘酷迫害至今。

十幾年前的高智晟,被譽為「中國良心」 的中國十佳維權律師,他為當局眼中的敏感個案辯護,包括法輪功修煉者、地下基督教徒以及與官員發生糾紛的底層農民和私營企業家。2004年底,他多次上書政府高層,吹哨國家領導人,揭露慘不忍睹的司法黑暗,要求改變對法輪功等群體的非法殘酷處理手段。後被當局秘密綁架,並實施難以言表的酷刑折磨。在國際壓力下,2010年4月,他一度現身北京接受美聯社採訪,後再度與外界失聯至今。

汪志遠,一名老軍醫,自述用了30年時間,研究如何幫助他人擺脫疾病的痛苦,卻萬萬沒有想到,會用10年時間來調查、研究醫生是怎麼殺人的……他和他的「追查國際組織」,歷時十多年持續調查,成書《鐵證如山》。此書詳盡收集了有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群體滅絕罪」的主要證據,詳實介紹了調查背景和資料來源,包含278個錄音證據,763個資料證據,其中有直接指證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明確承認使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及活摘現場目擊者的舉證等,讓人們在最短的時間內,深度直觀了解這宗歷史大案的真相。

千百萬吹哨人的警報

2月10日,北京市街道因武漢疫情依舊空蕩蕩。 (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2月10日,北京市街道因武漢疫情依舊空蕩蕩。 (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如果沒有這些勇敢的吹哨人,「活摘」,普通老百姓誰敢相信呢?過去只聽說過「殺雞取卵」,誰都不相信現在有人會「殺人取腎」、「殺人取肝」……當真相被國際社會曝光之後,中共殺人動作有所收斂,但更加隱蔽,可是這種超越人類道德底線的殺人模式,卻讓高額暴利的犯罪鏈條不願意停止下來,大家會發現,近年網上頻頻爆出,一些年輕大學生、甚至小學生被失蹤、被拋屍的消息。活摘,已經蔓延到普通民眾之中,如果你每一次都相信官方「闢謠」,人們就隨時有生命之憂。

豈止李文亮?千百萬吹哨人,早已向武漢人,向全體中國人,從高官、領袖,到高資巨賈,從遠鄉老少到城市男女,他們用一張嘴、兩條腿,一家家,一個個,向人們傳達著天降大災如何自救的消息,他們就靠一顆慈悲的心懷,向人們拉響過無數聲震耳的警報,可是,那麼多人,聽不見,不願聽,不相信,反將他們視為異類,等同罪犯。誰在阻擋?誰是在生與死的抉擇中阻擋全中國人自救的惡魔?正是那個製造了萬萬千千冤情假案的罪惡之源——中共。這些人的遭遇,比李文亮更加慘烈,真相仍然被掩埋在更強大的謊言之中。

2015年1月17日,法輪功學員在香港舉辦的反迫害遊行。(宋祥龍/大紀元)
2015年1月17日,法輪功學員在香港舉辦的反迫害遊行。(宋祥龍/大紀元)

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因修煉而祛病健身,因修煉而絕處逢生,因修煉而得知生命真相。他們一直在苦口婆心,冒著被抓、被酷刑、被活摘器官的風險,告訴人們,一場對人類作惡者的大審判、大淘汰要來。他們還告訴大家,這是天滅中共的大劫!這難道不是吹哨麼?不是救命的靈丹?逃生的妙藥,得救的方舟嗎?

修煉人,因其純善純淨的心境,可以到達凡人所不及的方外中天,他們可以知曉前世今生的因果輪迴,可以預見即將發生的未來,它不是迷信,是人類還遠遠未企及的更高的科學。他們知來因,曉後果;能洞見凡人愚矇之中被邪靈所欺所騙的惡毒,能明鑒世間善惡真偽。修煉人,更具大慈大悲,憐天下被塗炭之生靈,悲紅塵桎梏之英魂。

最可貴的吹哨人

血雨腥風的1999年,上億法輪功弟子的正信被鎮壓,百萬計的人被無辜非法抓捕、關押,打傷、打殘,甚至被打死!而就在此邪惡捲起狂濤惡浪之時,仍然有千千萬萬修煉人,不屈不撓,不說假話、持守真理。

君不見,千里迢迢踏破九雙鞋上京城的老漢,只為說句公道話,感動天安門武警!君不見,雪地裏被惡警單衣拖至生命最後一息,血痕一路,傳遞的是天地正氣,比照了窮兇極惡。

你聽到過嗎?七尺男兒武警戰士的悲哀控訴:女教師被活生生開腸破肚取臟器,窮兇極惡天不容。你是否耳聞,被非法逮捕的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所承受的大掛、傲鷹、死人床,極盡惡毒的百種酷刑。

十惡不赦罪纍纍,人不知情天有眼,善惡不報天有私,澂清冤情定有時。

即使經歷著種種折磨,種種世人的白眼與惡警的欺凌,法輪功弟子仍然只是為了別人好,只是要把共產黨的邪惡真面目告訴大家,它的邪惡會招致天譴,我們趕緊遠離它,逃過天災。僅僅,就是這樣一個善良的願望。

直言,其實是人的本性,是天賦人權,一個正直的好人,就會具備這種特性。然而,是誰將那麼多的好人,都變成了畏首畏尾、小心翼翼、自私自利的猥瑣小人呢?這個政權,這個信奉鬥爭哲學的中共組織,共產邪靈,就是它,經過70年的馴化、欺壓,完全扭曲了中國人最美好的人性,淪喪了世人的道德,用金錢收買良心,用暴力屠殺靈魂。

請相信,信仰「真、善、忍」的修煉者,告訴你的是千真萬確的真理,絕不會哄騙你!珍視他們,就是珍愛自己的良知,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醒來吧,看看《九評》,看看《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聽聽法輪功學員講「三退」。

豈止李文亮,千百萬被封殺的吹哨人,仍然無時無刻不在向你吹響起——得救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