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惡化,病毒來源於武漢病毒所的消息不斷傳出。美國學者里昂斯維勒(James Lyons-Weiler)指出:「新型冠狀病毒有使用人造技術,確定來自於實驗室」。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失控,中共官方始終否認病毒來自武漢P4實驗室與人為製造的說法,不過,台灣《自由時報》17日報道,武漢肺炎的疫情源頭開始出現更多有力證據,美國生物基因分析專家里昂斯維勒日前接受採訪,他表示,新型冠狀病毒(又稱武漢肺炎)有使用「P-Shuttle SN Vector」的人造技術,基因組序列裏被插入奇怪的元素,他確定這個特別的病毒來自於實驗室。

里昂斯維勒指出,新型冠狀病毒被放入的元素,不可能存在於任何地方的野生動物體內,該元素是一個SARS的蛋白質,為了製造更具反應性的基因,以及更具免疫力的疫苗。

中國華南理工大學生物科學教授肖波濤,15日更於學術社交平台「Research Gate」,發表題為「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的可能來源」的報告,指出病毒洩漏的元兇應是負責收集與分辨病原體的「武漢疾病預防及控制中心」(武漢疾控中心)。

報告指出,武漢疾控中心擁有超過600隻蝙蝠,距離最初爆發疫情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僅300米。刊登於科學期刊《自然(Nature)》的兩組新型冠狀病毒基因序列,分別與菊頭蝙蝠的冠狀病毒(CoV ZC45)有96%、89%相似,但帶有CoV ZC45的蝙蝠棲息於雲南省與浙江省,距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超過900公里,市場附近又不適合蝙蝠生存,蝙蝠自己飛到市場的可能性相當低,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也沒有出售蝙蝠。

報告還指出,武漢疾控中心有發生實驗室意外的前科,2017年、2019年曾有研究員被蝙蝠血液與尿液濺到,該名研究員因此自主隔離14日。而武漢疾控中心不只距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相當近,首批確診武漢肺炎的醫生也來自於鄰近的協和醫院。綜合上述線索,肖波濤懷疑病原體恐為實驗室的實驗樣本與受污染垃圾。

此外,日前,一則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黃燕玲是新冠病毒肺炎零號病人」的消息在網絡流傳,影射病毒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流出。網傳消息指,黃燕玲於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實驗時被洩漏的病毒感染死亡,其屍體送往殯儀館火化時,又感染一名殯葬人員,令疫情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