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瘟疫肆虐之際,雖然習特至少兩次通話(最近一次是2月7日),特朗普表示「(美國)正和中國緊密合作、共抗疫情」,但是,美方一而再、再而三提出的善意、合理要求——美國專家赴華抗擊瘟疫,中共就是拒不回應。

這不僅與2003年中美合作抗擊沙士的情形相反,也與20多年來中美在傳染病控制、癌症和其他非傳染性疾病領域的合作背道而馳。

中共如此反常的背後,是不是藏著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呢?答案是肯定的。

1月6日,美國首次向中共提出派CDC(美國疾控中心)醫療隊支援,之後又通過各種方式重申,但是,直到過了26天, 1月29日,據中共外交部發言人2月3日所稱,中國衛健委才通過官方渠道答覆美方,歡迎美國加入世衛組織聯合專家組(1月28日習近平會見世衛組織總幹事,同意接受國際專家團隊)。

又經2周,2月10日世衛先遣專家組(3名專家)抵達北京。12日,美國CDC表示,CDC仍未獲得中方邀請、派遣專家到中國協助世衛組織調查。

美國和世衛專家組赴華的意義重大。如美國喬治城大學公共衛生法律教授兼世衛組織國家與全球衛生法律合作中心主任Lawrence Gostin對美國之音說,「我會讓他們大規模進駐實地,這樣可以全面接觸所有信息並獨立核實信息,這樣中國就會有真正的國際合作夥伴,一道應對這次疫情。」

但是,也如一位駐日內瓦的西方高級外交官對路透社所說:「如果(專家)小組未被拖延就及時到達(中國),顯然會比現在好得多。」 「這非常令人擔憂和麻煩,我們現在還沒有看到我們期望的(扮演)一個實質性和獨立性的角色。」

中共之所以至今仍不允許美國專家赴華,就是擔心其是「一個實質性和獨立性的角色」,不能像國內專家一樣被「維穩」。

對瘟疫(中共肺炎)患者和憂慮被感染的世人而言,揭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起源和傳播途徑之真相,正是救命、保命之急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中共的排序卻是「政治第一、維穩第二、科學第三」,老百姓的命它從沒在乎過。

與中共相反,美國是「科學第一」。

自1月3日起,美方獲得中共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稱)。1月6日,美國首次向中共提出派CDC醫療隊支援。1月29日,特朗普宣佈成立「冠狀病毒工作組」,負責檢測、控制並減輕冠狀病毒的傳播,並及時向民眾提供最準確、最新的信息(2018年特朗普曾簽署《國家生物防禦戰略》)。

2月7日,就在特朗普習通電話不久,據美國ABC新聞網報道:白宮科學與技術政策辦公室(OSTP)主任致信美國國家學院院長,呼籲召開專家會議,特別是召集世界級遺傳學家、冠狀病毒專家和生物學家就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進行磋商,「儘快」調查本次病毒的起源,以明確目前的傳播路徑,並「為未來疫情爆發做好準備、更好地了解冠狀病毒在動物/人類與環境傳播等各個方面」。

美國為甚麼高度對中共肺炎瘟疫的科學調查、研究?

一些跡象表明,美國政府早就懷疑此次病毒是生化武器洩露,而非來自大自然。比如,美國最先宣佈撤僑,美國撤僑的飛機上有穿生化服的軍方人員,向公眾發出前往中國的最高旅行警告「切勿旅行」,美國禁止持中國護照者入境,特朗普每天會聽取有關新型病毒(中共病毒)的最新進展,等等。

這裏還要提到中共炮製的三個謊言。這三個謊言先在大陸民間流傳,令人驚奇的是,最後竟都端上桌面來,在正式場合從中共官員的口中講出來。

第一個謊言,美國流感氾濫,比中共肺炎嚴重得多。2月3日外交部的網上例行記者會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高調宣稱: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近日報告,美國2019-2020年流感季已經導致1900萬人感染,至少1萬人死亡。截至2月2日,中共官方確診感染中共病毒肺炎17205例,死亡361人,治癒475例。美國國內僅11例確診。這些數字對比發人深思。

這裏且不說中共肺炎疫情的真相比外交部發言人所說高出多少倍。僅就科學角度講,如美國的流行病學家所說,把流感與中共肺炎相比,是把橘子和蘋果相比,是會誤導的,因為這是把已知和未知的領域相比。

中共肺炎病毒與季節性流感的最大不同是,科學家研究後者已有數十年歷史了,對於它的傳播、控制與治療有一定的了解,而且流感疫苗也已問市。相比之下,對中共肺炎病毒的了解微乎其微。這意味著,這個新病毒有可能是一匹脫韁的野馬,其傳播範圍及致死率或會超乎科學家想像。

而且,美國並沒有因為季節性流感採取封城等自我隔離措施,其它國家也沒有因為美國的季節性流感而對美國實施旅行限制。

此外,據一項由復旦大學、香港大學和中國國家疾控中心共同完成的研究,每年因流感而死亡的中國人更多:2011至2014-2015年流感季,全國平均每年有88,100例流感相關的超額呼吸死亡,佔所有呼吸死亡的8.2%(該研究發表於2019年9月《柳葉刀·公共衛生》雜誌,題為「Influenza-associated excess respiratory mortality in China, 2010-15: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第二個謊言,還是外交部那個發言人,先稱美國帶了一個很不好的頭,實在太不厚道(指第一個從武漢撤出其領館人員,第一個宣佈對中國公民入境採取全面限制措施等等),後又稱「美國政府迄今未向中方提供任何實質性幫助」。

這個謊言中國老百姓看不過去了,質問道:中共一邊批評美國「不給實質性援助」,為甚麼一邊接受了美國特效藥(美國最大生物製藥商吉列公司研發生產的針對中共肺炎病毒的藥物「瑞得西韋」,免費向中國開放特效藥分子結構)?更荒唐的是,1月21日,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生物安全大科學研究中心與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國家應急防控藥物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搶注了「瑞得西韋」在中國臨床使用的專利。

其實,美國已經向中國捐贈了近17.8噸的醫療用品,包括口罩、防護服、紗布及呼吸器等。2月4日,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發推文說,「拯救生命的個人防護裝備、醫療和人道主義救援物資」已發送到中國。2月7日,蓬佩奧宣佈,美國承諾提供1億美元,幫助中國和其它國家應對中共病毒疫情。

第三個謊言,中共肺炎病毒來自美國。2月9日,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採訪時提到,「有人說這些病毒是來自美方軍事實驗室而不是中國的」,儘管指這種言論不可信,但也變相的把這個謊言公諸於世了,只是急於撇清中共自身。

1月30日,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聽證會上,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表示,中共當局就中共病毒的起源誤導了社會大眾,他認為這種病毒可能來自於中共的生物安全等級4級(P4)的實驗室。科頓議員將中共肺炎疫情描述為「世界上最大和最重要的事件」,而且「比切爾諾貝利核事故更糟」。

儘管崔天凱明確指科頓的說辭是瘋狂的,但他在關鍵問題上的含糊其辭和迴避,卻讓美國對中共強硬的「鷹派」代表、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納瓦羅,表示「非常震驚」。2月11日,在接受霍士新聞網採訪時,他說:「讓我們逐漸揭開這件事的內幕,我認為重點是病毒是如何出現的,這是無論如何需要解答的,但現在不是追問這個的最佳時間,首要任務是對付病毒。不過,對於病毒來源,中共必須被追究責任。」

這就暗示,特朗普政府會對中共肺炎病毒來源這個核心問題緊張抓不放,而且,美國已經在採取行動了。

這樣,美國專家能否赴華獨立的進行實地調查、研究,就成為中美之間的一個重大博弈了。

固然,中共必定是捂蓋子、扼殺真相,但隨著中共肺炎瘟疫的擴張,疫情本身的壓力與中共內鬥的激化,卻很可能迫使習當局改變美專家不能赴華抗疫的政策。為甚麼這麼講?請看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