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3日,湖北官場突發變動:上海市長應勇接替蔣超良,出任湖北省委書記,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馬國強,出任武漢市委書記。

就在2月12日晚,蔣超良還主持了新冠肺炎工作會議,學習了習近平當日在政治局常委會上有關防控疫情的講話精神,而馬國強也在2月10日與記者見面,介紹入戶排查的「高比率」,並宣佈要在11日完成所有疑似病例的檢測。兩人賣力定目標、喊口號,自責、道歉,但沒能保住烏紗帽。

替罪羊早晚下台

武漢官場人事更迭,事發突然,但不出外界所料。本次疫情在全國和世界蔓延,對人民生命安全造成重大損害,並重創經濟,中共當局隱瞞情況,誤導公眾,民憤極大,武漢、湖北和中央三級都難辭其咎。幾周前,武漢市長周先旺受訪時,明顯把責任推給中央,不甘心「背鍋」,此公開「對抗」極其罕見,透露中共內鬥激烈。

2月8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副主任王賀勝被調任湖北省常委,10日接手掌管湖北省衛健委,兼任黨組書記和主任二職;同一天,中共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以中央指導組副組長的身份南下,坐鎮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顯然,蔣超良的省委指揮系統已經被架空,欽差大臣出馬,被視為整肅湖北官場的序幕。

2月12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就疫情防控召開會議,並研究了其它事項。次日,官方即宣佈湖北兩名高官任免的訊息,想必人事調整,就是此次政治局常委會的「其它事項」。那麼,接下來輪到誰?湖北省長、武漢市長、副市長?

接任者的來歷透端倪

值得注意的是,應勇、王忠林和陳一新都具有政法系統的背景。應勇是二級大法官,曾擔任浙江省監察廳廳長、浙江省高級法院黨組書記、代院長、院長、上海市高級法院黨組書記。

王忠林一直在山東工作,從棗莊市公安局起步,後升任當地檢察院副檢察長,之後在山東多個地方任職,官至濟南市長、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

山東知名打黑記者齊崇懷曾披露,他因得罪地方官員蒙冤入獄,在滕州監獄服刑快期滿時,2011年,時任滕州市委書記王忠林專程到監獄和他談話,談了一天,其後公檢法聯手炮製材料、構陷齊崇懷,給他加刑8年,「從公安局、檢察院到法院,24小時材料就出來了,就把起訴書送到我手裏了。」

陳一新曾任武漢市委書記,2018年3月,他被調任中共政法委員會秘書長。當年9月4日,陳一新在政法高層工作會議上強調,政法委將培養政法網紅大V,研究網絡鬥爭新戰略、新戰場、新戰法。

目前,這3人接管武漢,凸顯中共力求維穩。只要政權的穩定被置於首位,人民的各項權利就不可能得到切實保障,生命安全將繼續受到威脅。迄今,武漢十萬或數十萬病毒感染者,以及上萬死者,已經用健康和性命做出了悲慘的證明。

換人能真正解決問題嗎?

2018年3月,《長江日報》在報道陳一新調職的文章裏稱,「武漢已成為國內外高度關注的投資風口城市、科研機構落戶的首選城市、科研成果轉化的熱點城市、最關愛大學生的友好城市。」文章還提到,陳一新常說,武漢是可幹大事、能幹成大事的地方。

不到兩年後,武漢成了全中國、全世界最恐怖的城市,市內交通被切斷,近千萬居民被困在家中,許多人病無所醫,坐以待斃。傳播疫情真相的醫生被打壓,醫療用品頻頻告急,紅會連爆醜聞,27億元慈善捐款上繳市財政,進武漢支援的,不僅有上萬名醫護,還有鄰省的殯葬人員,荒誕悲情,破世界紀錄。

武漢疫情成為2020年最驚悚的頭號新聞,此乃中共之治所致。其實,中共內部人人心知肚明:出了天大的災禍,責任並不在一個或幾個官員,這個紅色機制以謊言和暴力治國,它怎麼可能關愛人民,尊重生命?

1976年唐山大地震之前,中共當局為了穩定隱而不報;2002到2003年,SARS爆發,中共隱瞞信息長達3個月;此次新冠病毒事件,中共重演惡劣手法,照樣推出人民當炮灰。執政黨的邪惡本性一成不變,單憑替換幾個官員,就想扭轉局面?!

當下,中共被病毒燒得焦頭爛額,國內失民心,國外失信任。許多對「政治」不感興趣,或不明中共本質的人,包括中國民眾和外國政要、商家,今次都有了切膚之痛。誰再相信中共的謊言,可能就會帶來性命之憂。目前湖北官場的震盪,無非是出於平民憤、推責或追責的政治需要,它的結果已明:換湯不換藥,沒用。◇